分类:write.as

  • 冻冻爱乖崽 — Write.as

    时间:2022/7/7 12:10:04

    2021年11月14日 白痴 02. 力欢/力风 高风比无欢小三岁左右,打从他记事起,妈妈就告诉他无欢是他的姐姐。他懂事之后偶尔会疑问姐姐怎么也有喉结,和自己都上男厕,还有其他奇奇怪怪的小细节,但姐姐声音比他纤细,总对橱窗里的长纱白裙更有兴趣,他也就不疑有他,乖巧地叫姐姐叫到了十四岁。 他们家不算富裕,养两个孩子精打细算,惟愿他们努力,长大后好自食其力。高风是乖乖牌,从小对音乐有兴趣,摸着学校练习室里的钢琴都爱不释手,手指不断按下不同音调的黑白键,眼睛就会闪闪发亮。被带去试课时也真有点天赋,父母连他本人

  • 宋雀 — Write.as

    时间:2022/7/7 12:10:04

    2020年3月24日 【信白愚人24h/08:00】R/壹玖肆零的咏叹。 *阅前须知:飞衡/白龙x李白的爱情三人行,腿交/dt/强制,民国au,非真实一九四零相关,无任何政治立场,be预警 “我会听话,也会恨你。”* 一。 一至清明,沪上的雨便格外多情,一场接一场下个不停。穿着板正三件套男人们的皮鞋跟,裹着苏绣旗袍女人们的细长鞋跟,踏在弄堂里高低不平的水泥路面上,踩出毫无美感的泥水花,若是不小心溅在了一旁过路行人的裤边,总能惹得人停下脚步撑着阳伞开始长达半天的争论——拖长的沪音和空气中下雨时独有的潮腥味

  • 【嘎龙/pwp】发情猫咪的饲养指南。 — 宋雀 Write.as

    时间:2022/7/7 12:10:04

    2020年3月25日 【嘎龙/pwp】发情猫咪的饲养指南。 *霜杏/产R/发Q/轻微猫塑/泥/生子提及,陈总陈太间的不做人日常,我流pwp 印象里的春天是个多情的季节。 与似乎怎么下都不见停的春雨一起到来的除了开得热烈的春桃,自然还有猫咪的发情期。发情的猫把从嗓子眼里挤出的呻吟放得尖长,听起来像极了人类幼儿恼人的啼哭,但又是绵缠的,含着十成十的情——当然,这时候的猫咪是最乖的,丢下平日里见谁都爱理不理的样,甩着毛茸茸的尾巴蹭在人的手边,甚至躺下来露出滚圆的肚皮求着人去摸一摸——一旦得到了抚摸便叫唤得更欢了,身下也一股一股地流水,真和春雨

  • 【嘎龙/pwp】等一下这能播吗? — 宋雀 Write.as

    时间:2022/7/7 12:10:04

    2020年4月9日 【嘎龙/pwp】等一下这能播吗? *雪糕抹穴霜杏舔穴,师从泥塑大师ayg,我不做人了 郑绒,吃须尽欢不可以这么涩情!!! 郑云龙没想到他完整地看自己拍的须尽欢雪糕广告是和阿云嘎一起,而且是在床上。 拍这则广告的时候他没觉得有什么不对,顶多被铺满的粉晃得眼花。可现在阿云嘎从后边抱着他,蓄起来的胡子扎着他肩颈细嫩的皮肉,听他说扎得疼不仅没松开而且收紧了力道,抓住他的手不许他退出视频的播放界面——郑云龙有那么亿点心慌。 他只好再去看一眼视频里的自己,捏着粉色雪糕的木签子一脸陶醉。这有什么问题吗?吃雪糕不都是

  • 【嘎龙/pwp】醉后不知天在水。 — 宋雀 Write.as

    时间:2022/7/7 12:10:04

    2020年4月24日 【嘎龙/pwp】醉后不知天在水。 *结合时事,帝君和狐狸,OEOE,今天我必要举起个大喇叭播报亿遍爹的颜!!! “你会对我动心吗?” “你会记得我吗?” 要细说来,不管是这四海八荒的凡人妖怪,还是住在桂殿兰宫里头高高在上的神仙,不说都认得,大抵也该是无人没有听过青丘狐族族长的名儿。 这当然不是什么好名。狐族的差名声可是能追溯到殷商时候那只长了九条尾巴溜去人间的白狐狸妲己,虽说是受了女娲娘娘的指示去魅惑凡人帝王,奈何妲己和她的狐狸姐妹们作恶太多,没少干伤害无辜百姓的事,还做出酒池肉林这般神仙们接受不了

  • 【嘎龙】艳骨。 — 宋雀 Write.as

    时间:2022/7/7 12:10:04

    2020年5月8日 【嘎龙】艳骨。 / “一抷净土掩风流。” 今年的梅雨季格外漫长 。 陈妈的抱怨声和落下的雨一样细碎。天是放不晴的,大团的云是陈年的松烟墨,乌糟糟地在天边晕开。不停歇的雨滋润了门边青苔,也给这所有了年头的老宅蒙上水汽,连粉墙上都沁着一层薄薄的水雾,摸着又黏又腻,叫人浑身不舒坦,就像要见到扭着腰跨过门槛问她话的人儿一样。 连上了年纪的陈妈都能不回头就从脚步声听出来那是谁。 这深宅里总踩着高跟鞋,细尖的跟儿敲着青石砖上盛着雨的凹坑,溅起几朵带泥的脏水花的除了少爷犟着脾气新纳的郑姨太,还会有谁

  • 【嘎龙/pwp】夏从今日长。 — 宋雀 Write.as

    时间:2022/7/7 12:10:04

    2020年5月15日 【嘎龙/pwp】夏从今日长。 *班长和有点狂的小孩,高中生/有未成年x暗示,但本文没有真枪实弹/主要是涉及一点x幻想的夏日碎片 阿云嘎不太喜欢夏天。这和他对数学题的不喜欢不一样,和他对高考前漫长焦虑的不喜欢也不一样——具体是哪种不喜欢呢?他也说不明白。 可郑云龙喜欢夏天。他喜欢淋上焦糖的海盐甜筒,喜欢吹着风啜辣炒蛤蜊,他喜欢夏天的一切。 郑云龙…阿云嘎一边拍着脑门不理解自己怎么又想到他了,一边在身侧瞎子摸象似的找寻三分钟前刚被丢开的手机。遗憾的是手机一点没有传染上他的情绪,一点动静也没有,简直比宿舍

  • 【嘎龙/pwp】八十八夜。 — 宋雀 Write.as

    时间:2022/7/7 12:10:04

    2020年5月17日 【嘎龙/pwp】八十八夜。 *双性/孕期/寡妇/泥,第一人称 他点上了一支女士烟,暖橙色的光煌煌地亮起,像是给黑沉沉的寒夜刮了道突兀的伤。烟从指缝间透出来,不缓不慢地升降,掺进了浓白的月光,与之融为了不和谐的一体。 谁都没有说话,夜色下涌动的荒唐不适合由苍白的言辞挑破。我越过他去看天,今晚的天是死的,密密的黑,像结冰的深色湖面。他不理解我的行为,实在不觉得连一颗星星都没有的孤单的天比他更有挽留我目光的本事。 只烧了小半根的烟被丢去了墙边的花盆,把月季可怜的花瓣烫得蔫黄。他今日刻意擦了口红,嫣红饱满的

  • 【信白/pwp】三流情人。 — 宋雀 Write.as

    时间:2022/7/7 12:10:04

    2020年7月13日 【信白/pwp】三流情人。 *白龙/街霸x李白,419/小妈 *区别起见白龙叫韩重言街霸叫韩信 *早上好,小妈。 /切齿痛恨又切肤痛惜的才是情人。/ 韩信头一回见到李白,好巧不巧,正是他二十岁生日的后一天,还在念大学。 这让韩信自然而然地在回忆时想到了三流小说的情节。酒吧狂欢的人群陷入了难得的沉默,连灯光都和他们一样沉默,单调地变换着蓝紫色的光,随着渐低的乐声滞涩地流淌,恍惚间叫人生出一种置身海底的错觉。 和家里闹了矛盾终于得以自己找房子住的年轻人喝多了,摇摇晃晃地撞上了正从自己座位起身的人,还把剩

  • 【嘎龙/海欲】倒春寒。 — 宋雀 Write.as

    时间:2022/7/7 12:10:04

    2020年7月14日 【嘎龙/海欲】倒春寒。 *纳木海x工欲善,知青文学/霜杏 ———————————— “他像一丛被烟点燃的月季,一路摧拉枯朽地烧着,烧开了蔓延的春色,把浓黑的寒夜都灼痛。” 当工欲善真正躺在纳木海身下时,他却又怕了。 天色渐渐地淡了,伶仃几只他叫不出名字的飞鸟像黑越越的天上突兀的伤口,扑腾着翅膀飞过夜的背面。他记得他走进纳木海的蒙古包前抬头看了好几眼,但连月亮都没见着——今夜的天皱得暗沉沉的,像他攥在掌心的羊毛毯。 他的手指紧张得痉挛,死死捏着羊毛毯发灰的边缘,掌心沁出一层薄薄的汗。纳木海压在他身上,

  • 【嘎龙|12:00】不是爱人。 — 宋雀 Write.as

    时间:2022/7/7 12:10:04

    2020年7月16日 【嘎龙|12:00】不是爱人。 预警:霜杏/开苞/疼/小段网红姿势/腿交/金主和money boy 联动with:微博@你们知道苍茫的海蛎子吗 01 不爱你是真的,想忘了你是假的。 02 接到王晰电话时阿云嘎正准备叫人重做桌上的策划案。那份策划案写得一团糟,不仅完全离他强调过的竞标要求差了十万八千里,而且让对方觉得他们是真心实意不想要这次合作,只是去陪跑。 电话另一头的王晰像是听出了他正用半哑声音压低努力怒火,难得拿不正经的口气叫他过去一起玩,说是今天的孩子很不一样,也许会对他胃口。

  • 【奥利奥】老板好(短小列车) — 七个隆咚锵 Write.as

    时间:2022/7/7 12:10:04

    2020年9月12日 【奥利奥】老板好(短小列车) *脑洞产物,短小列车 袁帅第一眼就看中了舞台上弹吉他的歌手。 他坐在卡座,身旁是好友杜明给他物色的男孩儿女孩儿们。袁帅左手揽着一个年轻的男孩,那男孩正往他怀里钻,乖巧的蹭着袁帅的大腿。他抿着酒杯里的鸡尾酒,也不拒绝男孩,但在男孩大着胆子凑上他的唇时,捏着男孩的下巴撇开了头。 这不能怪他,袁帅一向不喜欢扭捏姿态的对象,容着男孩不过是因为他在今晚这些个莺莺燕燕里,长的最和他审美,深邃的眉眼搭配不太锋利的鼻梁。不过全酒吧还有个更和他胃口的,正在台上哼唱着歌,可

  • 【F566+奥利奥】Restarted 1 — 七个隆咚锵 Write.as

    时间:2022/7/7 12:10:04

    2020年9月12日 【F566+奥利奥】Restarted 1 *F566 PY/分手再见,3066室友 七月的成都,空气有些闷热,大街上各色装扮的年轻男女为城市平添了活跃轻松的因子。林庚鑫坐在咖啡馆无聊的望着窗外来往的行人,等着同事介绍的相亲对象。 一群打闹的年轻人闯入他的视线。罗昀西穿着他最喜欢的宽松T恤,旁边的男孩子笑着揉他的发,揽着他往咖啡馆走来。就在这时,罗昀西也发现了他,他们隔着玻璃对视了2秒。 “不好意思,有点堵。”女孩坐在了他的对面。 栗色卷发,穿着清淡梨花花色吊带裙的相亲对象,按理说是

  • 【奥利奥+F566】祝前程似锦 — 七个隆咚锵 Write.as

    时间:2022/7/7 12:10:04

    2020年9月15日 【奥利奥+F566】祝前程似锦 *没有修罗场/主奥利奥/意难平F566 1 《祝仓加先生前程似锦》——“我无意置喙仓加先生的选择,只是想起同窗的时光——为一句翻译争吵,又因为得到满意的译句拥抱彼此。今日一别,再见未必有时,望先生保护好自己。” 罗云熙看着自己上台要朗读的信,努力的调整状态。他没有见过林更新手里的那封回信。不禁带入笔者周煜的心情。 一方面,日本朋友仓加执意留在中国致力翻译新闻时评,周煜明知他会遭遇冷眼,甚至这些译稿能否传回日本都成问题;另一方面,周煜作为土生土长的北京人

  • 【F566】当你有个学酥妹妹会怎样 — 七个隆咚锵 Write.as

    时间:2022/7/7 12:10:04

    2020年9月26日 【F566】当你有个学酥妹妹会怎样 *平行世界AU,4500字短打 *网红和大学老师 *喜大普奔,我终于写出了HE的F566 “朋友们,我们今天来做葱油拌面!” 弹幕一条接一条划过,不外乎“死亡视角”、“众筹给小梦买支架”…… 罗云熙一边嗦面一边看主播九亿梦的录播视频。他最喜欢在吃饭的时候看这位的直播或者录播,大学食堂的饭菜太难吃了,员工卡上的就餐补助不用又可惜,于是就着“九亿梦”吃饭成了罗老师的每日必修。 九亿梦作为下饭菜,除了菜真的是菜,人也是菜。这位主播的卖点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