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带着丈母娘去相亲

王慧一走了之,丈母娘孤身一人也无处可去,只得继续帮我照看儿子,同时帮着料理家务,而我有空就去寻点零工做,以维持全家生计。那时我们农村没有电话,刚出去的头几个月,王慧一个月会往家里寄几封信,偶尔也会寄一点钱。第二年,村里有了公用电话,王慧却不愿打,连信也寄得少了,钱更是一分都没有。我按着原来的地址写信给王慧,告诉她不要担心家里,她能不能挣到钱我不过问,只要她在外面平平安安、没病没痛,就是我最大的愿望。

本来这是一个和美的四口之家,小夫妻有了儿子,丈母娘赶来照顾外孙。可妻子在外出打工时有了外遇,事情曝光后,她离家出走,杳无音信,扔下一老一小。丈夫申请了离婚,却依旧像儿子一样赡养着丈母娘,许多人都无法理解他,也影响了他再度追求自己的幸福———

A、扔下母亲和幼子 她外出打工了

1992年,我认识了我的妻子王慧(化名)。那时我们还都在四川老家,两个人都不过才二十出头,但最纯真的爱情忽然间就发生了。1995年,我们在恋爱三年后,终成眷属。

婚后,我们很恩爱,就算有了什么摩擦,也是我主动认错,将矛盾化解。这和我的家庭有关,我父母性格不合,经常为点小事就大吵大闹,我在家里得不到一点关爱。很小,我就自己独立生活,发誓将来要好好经营自己的婚姻。

1997年,我们的小宝宝出生了,是个儿子。因为我们年轻不懂照顾,孩子渐渐有些营养不良,发育也比别的孩子慢。丈母娘听说后,主动从山区老家出来,帮我们带孩子。王慧父亲很早就不在了,丈母娘含辛茹苦把她一个独生女儿养大,女儿出嫁后还没享清福,又要帮我们照顾孩子,我心里充满了感激。

1999年的一天,王慧突然告诉我,有个老乡在拉萨做生意,好像挺有赚头,她也想去。我一听就反对。儿子才两岁,刚开口叫爸妈,长得又那么瘦小,正是需要精心抚养的时候,怎么能离开妈妈呢?等过几年孩子大了,再出去打工也不迟。可王慧根本不听我的劝,竟然丢下我们父子和她自己的妈妈,偷偷收拾行李走了。

B、回家后言行冷漠 夫妻如同陌路

王慧一走了之,丈母娘孤身一人也无处可去,只得继续帮我照看儿子,同时帮着料理家务,而我有空就去寻点零工做,以维持全家生计。那时我们农村没有电话,刚出去的头几个月,王慧一个月会往家里寄几封信,偶尔也会寄一点钱。第二年,村里有了公用电话,王慧却不愿打,连信也寄得少了,钱更是一分都没有。我按着原来的地址写信给王慧,告诉她不要担心家里,她能不能挣到钱我不过问,只要她在外面平平安安、没病没痛,就是我最大的愿望。

2000年10月,王慧在离家一年多后,第一次回了趟家。

那时我们正在吃晚饭,她的突然出现让我们惊呆了。丈母娘爱怜地摸着王慧的手,说她瘦了,而儿子则睁大眼睛,好奇地看着她。我让儿子喊妈妈,他也不认生,大声地喊了一声。王慧开心地把儿子搂在怀里,亲了又亲。

到了晚间,丈母娘早早睡下了。王慧默默把带给儿子的小玩具放在床头,抱着儿子睡在床上。看到我进屋,她急忙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让我不要吵醒儿子,并示意我睡到阁楼去。一连两个多星期,王慧都没有让我进屋,她独自抱着儿子睡。

在家住了不到二十天,王慧又提出要去拉萨。这时不只是我,连丈母娘也站出来反对了,说她这一年不但没赚到钱,做母亲的责任也没尽到,还不如在家找点零活干。可王慧就是不听,我们越反对,她闹得越厉害。无奈,我只好放她走了。连去拉萨的路费,都是从我口袋里拿的。

2001年,王慧回家过春节。这次还是和上次一样,她带着儿子睡,不让我进屋,连我稍微亲密一点的动作她都抗拒。我不愿勉强她。到后来,我也对她有了心理上的排斥,开始自觉远离她住的房间。

过完年,王慧还想回拉萨,这次我强烈反对,直觉告诉我,王慧的表现和她在拉萨的经历有关,那边一定有事!丈母娘也坚定地站在我一边,她说如果王慧要走,就连她也一起带走。反对声中,王慧再也不提拉萨这两个字,却从此变得心事重重。

C、我想原谅她出轨 她却人间蒸发

貌似平静的日子过了一年多。这一年里,王慧在家只是吃吃玩玩,偶尔去打个公用电话跟外地的小姐妹聊天,所有家务依旧是丈母娘包揽。丈母娘总说,只要看到我们两个和睦,外孙健康,她就放心了。

2002年春天,王慧告诉我,她想去宁波打工。有了上次的经历,我有了防备,把儿子托给丈母娘照顾,跟王慧一起到了宁波。

我们在宁波租了一间小屋安顿下来,很快就各自找到了工作。然而,王慧总是早出晚归,有时竟借口加班,一晚上不见踪影。我不知道她在干什么,和什么人在一起。心里的怀疑像是暴风雨来临前的乌云,越来越浓厚。

有天我上夜班,突然胃痛起来,只得请假回家。碰巧的是,我在下班路上远远看到了王慧。我知道她这时出去一定有问题,决定跟踪她一次。跟着王慧,我走到了一处城郊居住区,看她走进一间屋子。我原来设想自己知道真相后,会像暴怒的狮子,冲过去砸开房门,拖出那对狗男女暴打一顿。可我没有,心里异样的平静,只想着怎么把这件事处理好。

第二天下班,我直接去了那间屋子。开门的是一个男人。我知道,这就是王慧的那个他。那个男人用一种戒备的目光打量我,我一时不知如何开口。直到我看到房中的饭桌上,竟放着花纹熟悉的碗筷,心里的火气才冒了出来:王慧竟把自家的碗筷拿过来伺候别的男人了。我冷冷地看着他,问他知不知道昨天来的女人是谁。那个男人说了一大堆,我才知道王慧在拉萨时就跟他好上了,而且还对他编了许多假信息,连名字都是假的。当我把王慧真实的信息和我们结婚的事实说出来时,那男人一脸惊愕。最后,我说了句“你自己看着办”,就摔门出来了。

当晚回到家,我没找王慧吵,只是拿起电话,把在宁波发生的一切告诉了丈母娘。她安慰我几句后,让我把电话交给王慧。她们说了些什么我不知道,我只看见王慧脸上的泪水一直没干过。

D、赡养她母亲8年 我一点不后悔

这事过后没几天,王慧突然说,她想回老家看看。我想,王慧还没从那件事中解脱出来,回家呆几天冷静一下也好,顺便还可以看看儿子,就答应了。那天,我亲自送王慧到南站去坐车,谁知,她这一去,从此杳无音信。

几天后,我给丈母娘打电话,才知道王慧根本没有回家。这下,我感到事情很不对劲了。我联系了所有认识王慧的朋友、亲戚,都没有她的消息。王慧在我的世界里消失了,连一封信、一个电话都没有,她把我们老少三人彻底抛弃了。

王慧出走后不久,我怕丈母娘伤心,当即回四川把她和儿子接到了宁波,直到现在,我都像儿子一样赡养着她。

这些年,王慧依旧是音信全无。我对她仅有的一点期待,也渐渐破灭。我对王慧已没有一点留恋。一个女人,抛弃丈夫不说,连幼小的儿子和年迈的母亲都不要,其心狠已无法形容。丈母娘一直对我心存愧疚,说王慧对不起我,现在她又拖累着我,心里很过意不去。我一次次安慰她,说她没有了女儿,却多了个儿子,我会养她一辈子。

去年我回老家单方面申请离婚后,给我介绍对象的人多了起来。我渴望重新得到爱情的温暖,可当听说我还养着以前的丈母娘时,每个来相亲的女人都头也不回地走了。有几个女人则不停地奚落我,说我是个傻子,老婆跟人跑了,我还不明不白地帮她养老娘。有一些朋友也劝我早点把老人送回老家去,以便再找一个老婆。

可我真觉得自己没做错。丈母娘毕竟是孩子的外婆,这么大年纪没人照顾,我这个曾经的女婿担起赡养的责任,有错吗?我确实恨王慧,将近八年都没有一点音信,可这错在她,丈母娘是无辜的啊。我觉得自己这么做,对得起老人,对得起孩子,也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可为什么这么多人不能理解呢?

●编辑发言

宽容一点说,出轨没什么,出走也没什么,但一走八年杳无音讯,抛下幼子不闻不问,甚至连同亲生老娘也扔掉,八年不管死活,这个王慧就不配叫“人”了。

是什么让你如此失去人性?爱情吗?可是,你对那个男人几乎没有一句真话,名字是假的,有夫有子的事实也隐瞒。对于爱,你起码的真诚在哪里?金钱吗?可难得回家一次,却囊中羞涩到连往返的路费都掏不出。一个人,混到六亲不认的地步,岂止“悲哀”两个字可以言之。

孙坪是个好男人,以德报怨,这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得到的。这样的好人,一定会赢得好女人的爱情的。不用着急,那些认为你赡养前妻母亲是傻子行为的女人,品格与你还有距离。有一天,当那个能够接受你的孩子、并且连同老人也一起接受的女人出现时,属于你的幸福,就真正地到来了。

上一篇:她不是处女却骗我六年?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