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痛!婆婆嫌弃我生了个女儿 老公出轨找情人

就读师范初定情缘

1995年,成绩优异的我顺利考进县城某师范学校。当时师范生包工作分配,因此,对于世代务农的我们家来说,这无异于鲤鱼跃龙门,山沟出凤凰。老实巴交的父母笑逐颜开地把我送进学校。

中师生活丰富多彩,我游弋其中,如鱼得水。一年时间倏忽而过,一切按部就班地进行着。第二学年开学时,从别栋楼里调来一位50多岁的宿管员赵阿姨,与我相当投缘,渐渐地我喜欢去找赵阿姨聊天。熟稔后,赵阿姨常邀请我到她家作客。因此我认识了她儿子陆为。

陆为长得白白净净,斯斯文文,是典型的书生形象,在县城某单位工作。他对我热情有加,常跟我海侃,直到上班迟到。我能感觉出,陆为对模样清秀的我心有所动。赵阿姨也三番五次地暗示我跟他多加接触,培养感情,但我却无所适从。因为,此时我正遭遇着另一份特别的感情。

这来自我的书法老师陈风。陈风年长我七岁,来这里教书已三年了。他留着长发,一派落拓不羁的样子;脸上棱角分明,彰显刚毅果敢;举止潇洒,溢散着成熟之味。不光如此,他还写得一手行云流水的好字,让众多女生仰慕不已。但不知从哪天起,我发现他上课时总有意无意地瞟向我,下课后,常无缘无故地对我嘘寒问暖。我那颗敏感的少女芳心,很快读懂了他飘忽的眼神里所蕴藏的东西。我受宠若惊,怎么会眷顾于我?

本来我下定决心以学业为重,对儿女私情置之不理,但后来发生的事却让我难守初衷。那天赵阿姨给我打了壶水上来,见宿舍里别无他人,便装作漫不经心地问我:“最近那个陈风老师好像经常来找你,他是不是对你……”在她的再三追问下,我只好据实相告。赵阿姨听了,突然将嘴凑在我耳边,神秘兮兮地说:“那陈老师可不单纯……你不要掉以轻心了……”我听了有点生气,陈风是我们崇拜的老师,赵阿姨怎么能随便非议他呢?多半是她看到我最近没跟陆为在一块,就来搬弄是非。我提高嗓门道:“他怎么就不单纯了?”赵阿姨看着面露愠色的我,刚要开口,这时几个舍友推门进来,她只好悻悻地走了。

此后,赵阿姨几次试图跟我谈这些,但我都躲开了,我心里认定这是她为了让我跟陆为在一起而玩弄的把戏。面对她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我有点赌气地靠近了陈风。

共筑爱巢烦恼渐生

刚开始跟陈风在一起,我是为了做给赵阿姨看的,中二下学期时,我们才确立恋爱关系。那天,陈风邀请我去他宿舍吃饭,他做了一桌好菜,让我吃得津津有味。谈笑间,陈风起身拿出几幅画,摆在我面前。我一看,里面全是我,极目远眺的,翩翩起舞的……看着惊讶的我,陈风扶扶眼镜,风趣地说:“静静,你可把我害苦啦!让我躲在镜片后花痴一样地研究你!”我差点笑喷了饭,在他温柔的目光下,脸上泛起阵阵红晕。陈风一把捏住我的手,深情款款地说:“做我的女朋友好吗?”我心跳如鹿撞,羞赧地点了点头。

甜蜜时光匆匆而过,转眼到了我中三毕业。我在县城没有任何人事关系,便去找陈风商量,陈风也一筹莫展,无计可施。因为,他也跟我一样来自农村,他父亲在他读大学时不幸病逝,自姐姐远嫁他乡后,家里只有母亲一人独自生活。自顾不暇的他又怎能顾及到我呢?无奈之下,我只好服从安排,回到家乡的小学教书。

工作后,我身边不乏追求者,但我从未动心。父母知道我和陈风的恋情后,尽管没有加以干涉,但我能感觉到,他们并不是很满意。一则我们相距太远,二则我的父母总觉得陈风不够稳重。但此时才华横溢的陈风已完全占据了我的心房。不久后,我们走进了婚姻殿堂。

婚后,各种烦恼接踵而来。首先是夫妻分居两地,难以相见。为解决这个难题,父母建议我们在县城买房,方便彼此团聚。父母认为陈风工作多年,按理应该有些积蓄,但我去跟他商谈时,他却面露难色地说钱都拿去还债了。我将信将疑,陈风就生气地说:“既然你爸妈这么替你着急,就让他们想办法去啊!”我气愤极了?最后,还是我的父母心疼我,四处去跟亲戚借钱给我们交了购房首期。办理按揭后,陈风勉为其难地借来钱装修房子。我松了口气。

但随之而来的问题,又让我烦恼不已。房子弄好后,陈风把他母亲也接来了。婆婆长年呆在农村,许多生活习惯令我难以接受,比如不爱干净,房子弄得邋邋遢遢的也熟视无睹;盲目节俭,上卫生间后总是冲洗不净等等。我有时忍不住说她几句,她就满脸不悦,跑去向陈风告状。陈风在这方面跟她如出一辙,自然是和她站在同一战线,指责我过于苛刻。他对婆婆心存敬畏,却将我的感受置之脑后。有次他们老家来了亲戚,进门时,我提着拖鞋给他换,婆婆却一把将他拉进来说:“换什么鞋啊,农村人讲究那个干啥?”我忍无可忍地说:“这是城里,谁家不换鞋?打扫卫生累得半死的可是我!”婆婆立即拉下脸,近乎咆哮地说:“别以为你父母出了点钱这房子就全归你了,换不换鞋也不是全由你说了算!”陈风听到后,也从书房里奔出来,附和着婆婆数落我。

我满心委屈,能有什么辙呢?

丈夫出轨心生无奈

不久后,我有了身孕。婆婆重男轻女,眼巴巴地盼着我能生个大胖小子,并四处去烧香祈福。看着她那虔诚的模样,我真怕不能让她如愿以偿,增大婆媳间的罅隙。结局果真不遂她愿,怀胎十月,我生下个女儿。婆婆满腔的希望化成乌有,便把一切都归罪到我头上,对我和女儿,没有一点好脸色。陈风是个软弱惧母的人,又丝毫不懂照料之道,因此,坐满月子后,我便匆匆回到学校,把女儿交由我的父母带。

在父母的精心照料下,女儿日渐成长。我很是欣慰。但好景不长,不久,远在外地工作的哥哥来电说,嫂子生了小孩,要接父母去照料。我只好极不情愿地把女儿送回家里,让婆婆和陈风带。婆婆不喜欢这个孙女,有些心不在焉。我放心不下,每次返校时,都叮嘱她和陈风要随时注意孩子的冷暖,不要掉以轻心。

但我担忧的事还是发生了。那天我打电话回去问孩子的情况,听见话筒里传来女儿的阵阵哭声,便问婆婆怎么回事,她漫不经心地说:“好像是有点发烧。”我忙打陈风的电话,却总是占线。我只好心急如焚地请假回家,带女儿去求医。

在医院里等了半天,陈风才匆匆赶来。我问他刚才的去向,他支吾着说开会去了。我心系女儿,信以为真。可是不一会,陈风的手机就接二连三地响个不停,每次他都避开我跑到门外去接听。我疑窦顿生?又想起刚才陈风自称去开会,可我打他手机时却一直占线啊!我有种不祥的预感,抢过他的手机一看,发现全都是一个叫“莹”的人打的,我拨过去,传来一个女孩的嗔怪声:“喂,怎么这么久才打回来?你老婆走了?”在我冷峻目光的逼视下,陈风的头低了下去。

我心痛如刀绞,没想到陈风身边竟然有了其他女人。我远在学校,心里牵挂着女儿,根本没有察觉他的感情出轨。我一再逼问,陈风却轻描淡写地解释说,对方只是他的一个女学生,因为仰慕他而死皮赖脸地缠着他,但他并没有跨越雷池。凭女人的直觉,我知道陈风在撒谎。我想起以前自己不就是因为仰慕他才堕入他的温柔陷阱的吗?看来当年赵阿姨讳莫如深的劝诫并非瞎编乱造,或许在我之前,风流倜傥的陈风就跟其他女人有过广为人知的感情瓜葛了。我心如刀割,但木已成舟,且陈风信誓旦旦地保证不再跟那个女生来往,我还能如何呢?

邂逅婆姨堕入迷惘

我以为陈风会信守诺言,可事实并非如此。那天下午,我依依不舍地告别女儿,准备乘车返校,到了车站才想起,给学生买的资料书忘了拿,便匆匆赶回家。刚走到门口,就听见女儿的哭声。开门一看,女儿摔倒在地哭喊不已。陈风刚刚还在客厅,这会跑哪去了?女儿被我抱起后,很快停止了哭泣。这时卧室里传来陈风的说笑声,细听之下,全是肉麻的甜言蜜语。没想到陈风趁我一出门,就急不可待地跟他的小情人聊起了电话,对女儿的哭喊置若罔闻。我气愤地推开门,一把抢过他的手机,举起来就要往下摔,陈风气急败坏地捏住我的手,我痛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手机“啪”地一声掉在地上。

那“啪”的一声,仿佛一记重拳敲打在我心上,将我和陈风之间的感情击得支离破碎。我抱着女儿夺门而出,伤心欲绝地回到学校。尽管一边教书一边照顾女儿让人疲累不堪,但我再也不愿把女儿孤零零地扔在家中,那里给不了她应该享有的爱。几天后,陈风大概是心有不安,不停地拨我的电话,我对他的背信弃义愤懑难当,没有理他。第二天,陈风跑到我学校里,一个劲地请求我原谅他。面对不谙世事的女儿见到爸爸后的欢天喜地,我冰封的心一点一点地被融化。对陈风喋喋不休的承诺,我已不抱任何希望。但女儿不能没有父亲,我不能草率行事而让父母担忧。

我答应原谅陈风。但我们之间的感情,只是局限于维持家庭的完整而已。我们貌合神离地生活在一起,难以找回曾经温馨的感觉。在最彷徨苦闷的时候,我邂逅了真正能读懂我那颗柔弱敏感之心的人――小学教师许可。

许可是我在一次培训课上认识的。那时学校委派我去进修计算机课程,身为“电脑盲”的我无从下手,幸好同镇别校的许可热情相帮。后来我们有了联系,交谈的话题渐渐涉及到家庭婚姻,许可说,半年前他跟感情不合的妻子离了婚,还没来得及为人父,就再次投进了单身洪流。他略带忧郁的眼神,饱含沧桑的脸庞,磁性十足的嗓音,那么不可抗拒地把我吸引过去。他是个善解人意的人,他说第一次见到我时,就从我的眼睛里读到了幽怨。对我所面临的境地,许可没有唏嘘不已,他只是以他的方式,默默地倾听我的烦恼,分担我的忧愁。

我们渐渐从电话中走向现实生活。那天,身体欠安多月的我想去医院检查,却又害怕不敢独自面对可能出现的不测,我想叫陈风陪我去,但他总是声称没空。许可获悉后,毫不犹豫地陪我走进了医院,鼓励我勇敢去面对。当平安无事的检查结果摆在面前时,我们不禁紧紧握住对方的手,喜极而泣。

我不知道,我们是否已经深深爱上了对方。许可说,他不会介意我带着女儿,他会比陈风更爱她。我茫然无策。我和陈风虽已同床异梦,但毕竟还有“夫妻”的名义。女儿是否能够接受一份陌生的爱?我是否能够摆脱世俗偏见的指戮?我和陈风,是否真的到了无可挽救的地步?我不知道。在感情的漩涡中,我的爱仿佛一片树叶,随波旋转,找不到方向,没有归期……

上一篇:趁我住院 老婆说空虚寂寞和4个男人轮流开房
下一篇:老公只顾追求事业 总是委屈我和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