瘫痪丈夫给我设计红杏出墙的道路

一场车祸,打破了一个家庭的平静。丈夫的腰椎被撞成粉碎性骨折,瘫痪了。水萌无怨无悔地照顾着他,丈夫却变得暴躁多疑。水萌心里委屈不已。忽有一日,丈夫上电台讲述了自己的故事,报社记者也赶来采访,从侧面报道出一个年轻妻子面对困境的坚强善良……然而,这一切都是丈夫设计的,为的是给妻子压力,不给她背叛他的机会……1.我无法承诺和你在一起

2003年12月23日,对我和林小平来说是一个灾难日。

林小平在上班的路上被汽车撞了,那时我怀着八个月的身孕,突然听到这个消息一下晕倒在地上,醒来时我已经躺在医院里,女儿提前来到了人间。

林小平也正在这家医院抢救,直到第三天才从重症监护室转到普通病房,我硬撑着去了他的病房,他看着我,手动了动,我把女儿小心地放在他的身边,他一句话也不说,眼泪无休无止……他的腰椎被撞成粉碎性骨折,瘫痪了。

一个月后,我推着轮椅去接他出院。回家了,他沉默得像雕塑,哪怕女儿就在他身边哭,他也不做声。有时候他看着女儿也会笑一笑,但他的笑容总是突然僵在脸上,然后就是深深的叹息。

有一天,他忍不住爆发了。他失声痛哭,说为什么不撞死他,让他活受罪?我对他说,有你,我和女儿才是完整的。我告诉他,再苦再累我都愿意,但我不想你沉默着,不想听你叹息。

三个月产假休完之后我上班了,只好请保姆来照顾他和女儿,我的工作辛苦,可是回到家的第一件事是抱着女儿坐在他身边,一边给女儿喂奶一边跟他说话,喂完了女儿,我就揉一揉他的双腿,期盼着奇迹出现……

我们结婚两周年纪念日在忙碌中到来了。

那天夜里,他回忆了我们相爱以来许多美好的片断,突然紧紧地抱着我说,我现在是个废人,你还能照顾我多久?

我一下愣在那里。这一愣,他马上觉察到了,他不要我回答了,他说他不会拖累我。

我没有勇气说我要照顾他一辈子,我不会说谎。我知道他希望我能给他一个承诺,而我无法承诺,可我会一如既往地照顾他,爱惜他。

2.电台播出我们的故事

我想林小平会生气的,可那几天他的脾气出奇的好,但这样的日子并没有过多久,他又爆发了。起因是我那天晚上参加同学聚会回来晚了。他说我红扑扑的脸蛋似乎要告诉他刚和男人鬼混过,说要是我外面有了人,他不怪我,只求别让绿帽子把他压死了。

我吃惊地看着他,我们可是相爱了三年才结婚的,我从来没有想过他会说这样的话。

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惟一能做的就是打自己耳光。他吃惊地看着我,他想要阻止我,结果从轮椅上栽了下来,我扶他,我们抱在一起,哭了,他说,对不起,他说他不能左右自己的情绪。

我原谅了他。

那天,我突然接到电台的电话,要我晚上十点打开收音机,听一个和我有关的故事。

那档节日叫今夜无眠。我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林小平的声音,在节目里他回忆了他瘫痪以来,我关照他的许多细节,那些很平常的琐碎的事他一句一句说出来,就像电影画面一样,我以为他无动于衷,可他分明是感激的。

原来他昨天打进了热线电话,电台的人被感动了,就录成了节目。

因为这档节目,报社的记者也来采访我和林小平,从侧面展现一个年轻妻子面对困境的坚强善良。我一下成了我所在居民区的“名人”,老是有不认识的人跟我打招呼。我回家跟林小平说了,他说,这叫群众监督。

我当时没明白他的意思,也就放下了。

他接着说:“每每夜半醒来,我抱着你温暖的身体我都想哭,作为你的丈夫,我现在只是名义上的,但我还是紧紧地搂着你,我爱你。”一刹那,我仿佛回到了我们的初恋时光,我又听到了初恋时他那些细腻的情话。

那一刹那,我为自己常常在夜里涌起的欲望感到羞愧。也许真的有一种爱情可以纯粹到没有一丝欲念吧。

3.我终于有了“婚外恋”

2005年3月的一天,一个看上去挺稳重的男子到我办公室来找我。他自我介绍说他叫杨钧,听过也看过我的故事,觉得报纸上的那些话不是我想说的。

他说他有一个奇怪的想法,他无意打探任何隐私,可是感觉林小平别有用心。

我打断了他的话。我说谢谢你关心我,但我的生活与你无关。

杨钧轻轻地说了一声对不起,递给我一张名片就告辞了。临出门时,我和他握了下手,他的手很温和,我的心颤颤地动了一下……

是的,我的心动了一下,但我一定得让我的心平静下来。我是妻子,同时也是母亲,我不能感情出轨,让林小平和女儿蒙羞。我在心里一遍一遍跟自己说,但我不能阻止自己在暗地里偷偷哭泣,我做不到心止如水。

但事情总会发生改变。起因是我从街上买回一本杂志,封面是我喜欢的明星,而且还有一份小礼品赠送。谁知让林小平羞辱一番。

那天夜里,他突然抓住我的胸使劲地拧,我忍不住了,气得问他,你是人还是动物?他喘着粗气说他的大脑还没瘫。我问他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让我自己看那本杂志。

原来杂志里有一篇文章讲了一个丈夫瘫痪之后,不想拖累妻子,多次要和妻子离婚,妻子不肯离婚,最后丈夫请朋友给妻子做红娘,找到了一位如意的人……

我说我并没有这样的想法,我会一如既往地照顾你,绝不会辜负你。但请你不要伤害我,要体贴我,心痛我,而不是虐待我。他答应了我,他说他有些自私,要我别放在心里,他说那个男人做到的,他同样也能做到,只是请我多给他一点时间。

没想到,我偶然在他的抽屉里发现了一篇“文章”,就好奇地拿出来看,上面竟然写的是我和他的“夫妻生活”,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这些臆想出来的细节看上去太恶心了!我撕碎了稿纸,夺门而出。

我给杨钧打电话约他出来,我在心里已经当他是朋友了。那次见面之后,他给我写过一封短信,说他原来是一个教师,妻子嫌他穷跟着一个有钱人走了,他一气之下辞了职办了公司,钱是赚了一些,可再也找不回站在讲台上那种意气风发的心情。他说,是我让他明白这世界上还有女人在坚守着情感,真心实意的坚守。

杨钧一会儿就赶到了,我们去了咖啡店,我们都默默地用小匙喝着咖啡都不说话。许久,我抬起头看见杨钧脉脉含情地看着我,目光里有关心也有探询,他问我遇到什么烦心的事了,我说也没什么。他说如果当他是朋友,他愿意听我倾诉,“别憋在心里,说出来就会轻松一些。”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像是打开了话匣子,结婚这几年的酸甜苦辣我全都说了出来,我告诉他我很矛盾,我希望能一辈子照顾林小平,可他老在动摇我的决心,他多疑,甚至有点变态。

杨钧握着我的手,他说如果他是林小平的话,他会选择离开的。他说,对不起,他又批评林小平了。他说:“我喜欢你很久了。”

我什么话也没有说就走了,他说他喜欢我,而我竟然心跳加速。莫非,我不可免俗地遭遇了婚外恋?

不,那是不能的。

4.对不起,我也很自私

虽然我厌恶林小平写了那样的“文章”,但我还是精心地护理他。

一晃就到了夏天。那天晚上他问我是不是和一个叫杨钧的勾搭上了?我很诧异他知道,说你怎么知道杨钧这个人?他得意地说,你以为我瘫了就没有朋友了?在外面我有朋友做你的义务监护人,你别动邪念,一动就有人告诉我。

就在那一刻我决定了,我要离婚!

他慢条斯理地说,离婚?没那么简单!我知道你迟早要抛弃我的,你上了报纸上了电台,我以为你会安分的,你还是出墙了。现在你说离婚,我不同意,因为有第三者插足!

刹那间,我的心被他划得四分五裂,这就是林小平吗?近两年来我所有的辛劳所有的委屈,因为他的这些话变得一文不值。是什么让他变得如此老谋深算?

也许离婚真的不是那样简单,离了谁来照顾他?这是最大的问题,动了的念头我放下了,我依然尽心尽力照顾他。

日子就这样过着,这期间我和杨钧见过几次面,我说了我想离婚的事,杨钧有时叹一口气有时安慰我几句,他说他尊重我所有的决定。

2005年10月,报上登了林小平写的“我给妻子当红娘”一文。文章里说:我瘫痪以后,妻子要照顾我又要带小孩又要工作,她的任劳任怨让我深感不安,当婚姻成为一种形式而没有内容时,结束它是人性的。这么好的一个女人应该托付一个好男人。这时,一个人出现了,他是一家公司的老板,他对爱情很执着,可他的前妻跟人跑了……于是,我撮合他们……可妻子不同意,她说你记得吗,我们相爱时说过的话,不弃不离,白头偕老。

这篇明里是赞扬我的文章,暗地告诉别人我有“外遇”。可是这并不是事实啊。杨钧马上也知道了这事,他问我是不是把他的经历告诉了林小平,我说是的。他叹了一口气说,你总是不相信我的话,我说过他别有用心的。杨钧说:我只问你一句话,事已至此,你会离婚吗?你能冲破世俗的眼光吗?我坚定地说:我能!杨钧说,那好,我们不去申辩这是假的,就按林小平设计的故事走下去……

我忍受着人们对我指指点点,忍受着人们的七嘴八舌,比如我红杏出墙了,比如我道德败坏,水性杨花……

我没有跟林小平吵闹。有天他说,那篇文章……我说我看了,感谢你给我做红娘,现在我同意了你的想法:离婚,你不用担心孩子,我会让她健康成长。

林小平抱着头哭了,其实这是他内疚了忏悔了。他说,如果说以前我做错了什么,但这一次我是真心的,这是我的心里话。

一个星期之后,他的父母和弟弟从乡下来了,当着他们的面他说离婚吧,离婚之后,他回老家住,不管怎样,他都是女儿的父亲,他会尽父亲的责任……

这一刻来临时,我心如刀绞。

2006年夏天的一个星期天,我推着他去民政局办离婚手续。办完手续,我送他回家。我对他说:“多保重……”两行眼泪再次缓缓从我脸上流下,我走出这个生活了五年的家时,他说:“对不起,原谅我的自私。”我明白,这迟到的道歉是真诚的。我说:“对不起,其实我也很自私……”

点评:自私一点没什么不好

很多女人婚姻的不幸,就是因为她太不自私了。自私一点没什么不好,对自己好点没什么不好,学会多爱自己一点,没什么不好。

传统意义上,更多女人忠于一种观念,觉得越可怜越会赢得舆论的支持。于是在一种心理的暗示下,她形成了一种习惯,一种让自己可怜的习惯。她的确赢得了舆论,赢得了某一方面的荣誉,但她付出的代价是将永远可怜下去,不断可怜下去。甚至她偶尔一高兴得失态,内心马上提醒自己,我是可怜的,不能这么笑!

没有谁能阻止我们奔向光明———我们可以陪伴残疾的身体,但不可纵容残疾的心灵。

上一篇:一夜白了头!老公前妻让我生不如死
下一篇:酒后遭他侵犯我做了小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