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恋,来自一个一夫多妻的国度

林芬是一个高挑的美女。却到26岁,才开始自己的初恋,还是和一个外国人,一个有家室的外国人,一个在他们国家允许一夫多妻的外国人……(文中人物均为化名)林芬给我发短信,想说说她和一个外国博士的故事。

我们约好了时间,头天半夜她却给我又追了一条短信过来:夜深人静的时候更想说说心里话。后来一问才知道,那个时候,她刚刚下班回家,倒了两趟车回家,人累得要死,心里觉得更加地孤独无助。

灰姑娘接到意外的邀请

三年前,我在一个双语网站打工,虽然不是正式职员,但那已经是我迄今为止最好的一份工作了。同事们个个都毕业于名校,好多都是外语系的高材生。和这些人在一起,我小小的虚荣心得到了满足,回到家里,家里人对我的态度也温和许多。

我的家庭是个组合家庭。从小我妈妈就去世了,弟弟是从小爸爸去世了。我爸爸娶了弟弟的妈妈之后,就算又有了一个完整的家。我的爸爸和后来的妈妈都是知识分子,对我们要求严格。有一段时间,我曾是爸爸的骄傲,因为我长得可爱学习成绩又好。

林芬是一个高挑的美女。却到26岁,才开始自己的初恋,还是和一个外国人,一个有家室的外国人,一个在他们国家允许一夫多妻的外国人……(文中人物均为化名)林芬给我发短信,想说说她和一个外国博士的故事。

我们约好了时间,头天半夜她却给我又追了一条短信过来:夜深人静的时候更想说说心里话。后来一问才知道,那个时候,她刚刚下班回家,倒了两趟车回家,人累得要死,心里觉得更加地孤独无助。

灰姑娘接到意外的邀请

三年前,我在一个双语网站打工,虽然不是正式职员,但那已经是我迄今为止最好的一份工作了。同事们个个都毕业于名校,好多都是外语系的高材生。和这些人在一起,我小小的虚荣心得到了满足,回到家里,家里人对我的态度也温和许多。

我的家庭是个组合家庭。从小我妈妈就去世了,弟弟是从小爸爸去世了。我爸爸娶了弟弟的妈妈之后,就算又有了一个完整的家。我的爸爸和后来的妈妈都是知识分子,对我们要求严格。有一段时间,我曾是爸爸的骄傲,因为我长得可爱学习成绩又好。

后来,弟弟的学习成绩比我更好,大家都把注意力投到他身上,再后来,在这种漠视中,我的学习成绩一点点下滑,最后到了我自己都没有信心的地步,他们见了我也总是唉声叹气。

大学没有考上,只有参加工作。没有学历工作也难找,便参加自修,自修好难啊,也读不下去了。而此时,弟弟已经从名校毕业到一家外企工作了。在家里,我只有抹桌子扫地,让他们对我的脸色好看一些。一个偶然的机会,去了双语网站,大家对我的态度好多了,连弟弟也一声连一声喊我姐。

我有一个好同事,她在学法语。圣诞节的时候,同事过生日,邀请了一帮说法语的老外,她把我也拉了去。那是我第一次去酒吧参加派对,好兴奋啊。我放开身心和大家一起唱啊跳啊闹啊,一扫往日的忧郁。

春节过完之后,我就接到一个电话,欧洲国家的访问学者聚餐,一个老外邀请我做他的女伴。他叫马丁,来自欧洲一个说法语的小国家,是医学院的博士。我对这个人,一点印象都没有。我在犹豫,去不去呢?不去,好像没有礼貌吧。

带着一颗好奇的心,我去见了马丁,他黑黑的,高高的,看不出他的年龄,说不上帅与不帅。没想到他的中国话说得很溜,他说他本科是在中国读的,中国北京。

过马路的时候,他试图来拉我的手,我有意回避了。

不知不觉恋上已婚的他

在那天的聚会上,那些老外都夸我漂亮,很尊重我,马丁对我也非常照顾,我在这群不同肤色不同语言的人群里,一点也不觉得紧张,甚至有点众星捧月的感觉。这在我20多年的人生中,是从未有过的体验。

转眼到了元宵节,我想总不能白吃人家的,是不是应该回请一下马丁呢?就请他去吃元宵。

和一个黑人老外面对面品尝着甜糯的元宵,很多人都朝我们这边望。我有些不好意思,又不得不找一些话来说,以免冷场。马丁问我,知道不知道今天是中国情人节?就这一句话,让我的脸刷地红了。他用眼睛深深地看着我,我的心跳不觉加速。

后来,我们经常见面,有时是两个人,有时是一帮人。自从认识了马丁他们,我变得活泼开朗,在家里人面前说话的底气也足了。

有一天马丁请我帮他一个忙,说要打论文,打成中文,他说论文要得急,希望我能去他家里帮忙打字。说是家,不过是他在学校附近租的一个房子。看到他放在电脑桌上的那些照片,我才知道,他比我大十几岁,太太是个北京姑娘,他们有三个孩子,最小的一个孩子还是他亲自接生的呢。

莫名地,我觉得心里很乱。我怎么能和一个有妇之夫走得这么近?还是一个老外?我什么也没有说,埋着头开始在电脑上打字。马丁打开音响,里面流淌出浪漫的法国歌。他又给我递过来一杯红酒。我接过他的酒杯,却不敢抬头说谢谢,生怕眼泪会砸在键盘上。

他问我知不知道里面正在唱的这句是什么意思?我摇摇头。他说,是“带我走”。

马丁说他喜欢我。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他,又激动,又高兴,又觉得前途未可知。糊里糊涂地被他吻了,被他紧紧地搂在怀里。我突然想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把他用力推开,我说,我必须告诉你,我可不像你想象的那样,我不是大学生,只是高中毕业,工作也不稳定。马丁哈哈大笑,他说他不在意我是什么学历和工作,他只在意和我在一起很开心,他只是很想一直和我在一起。

从来没有一个男子像他那样明确地向我示爱,从来没有一个人像他那样连我的缺点也包容。我接受了他,哪怕也许我们的爱没有未来。

和马丁恋爱之后,我有一种强烈的自责感。传统的教育和我的家庭都不允许我做第三者,更何况是做跨国婚姻的第三者。

马丁向我求欢。我很害怕,总是以各种理由推掉。他说如果我爱他,就应该接受他的身体。我说我害怕染上艾滋病。马丁以医生的身份给我上课,向我保证,绝对不会有问题的。半推半就,我还是答应了他。之后的一个星期,我一直提心吊胆,浑身不舒服,特意到医院里去查血,看看有没有危险。好在,检查结果没有问题。我舒了一口气。同时我也意识到,我和他,终究还是隔着一层。我并没有发自己内心地接受他。

但是他是我平淡生活中的一扇窗户啊,有了他,我的生活充满了阳光,看到了希望。我不止一次幻想,这个男人真的把我带到另一个国度,开始另一种生活。虽然我从照片上看到他的家乡就和我们的农村差不多,但是还是对我产生了致命的吸引。

马丁不止一次向我暗示,我们不是没有未来的。因为他的国家是允许一夫多妻的。他的哥哥,也有几个老婆。他的中国妻子当初也没有反对他再娶。

我对他的中国太太深感好奇,那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呢?马丁给我看了照片,无论按东方或者西方的审美观来看,她看上去都不漂亮。她遇到他时,是个十九岁的大学生,学美术。为了和他在一起,她放弃了所有。那时,她也不懂法文。嫁给他之后,就住在他的老家,过着并不宽裕的生活。但是现在,十几年过去,她已经在他们国家驻中国的大使馆工作。

 

上一篇:终身难忘!大四那年,我的第一夜
下一篇:爱情PK现实,我败下阵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