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恋闪婚闪崩 80后的爱情太任性

倾诉人:向宏亮 男

24岁 自营店面

向宏亮的故事,细细想来,有不少“80后”的特点。虽然给一代人贴这样那样的标签,往往难逃简单粗暴之嫌,但我们不得不承认,不同年龄的人确有不同的表达方式。

在我和向宏亮通了半个小时的电话之后,他说讲不清楚,强烈要求上QQ聊:“电话里我说不出来,上网的话我比较能说。”典型的网络社交能力大过现实社交能力。

至于向宏亮与妻子管琳的相识、相恋、结婚乃至现在分居的过程,更是充满了这个时代特有的桥段。

网恋

我是2009年春节期间认识管琳的,那时,我辞了原来的工作回老家过年,没事的时候就喜欢在网吧里泡着。管琳加了我,很快我们就在QQ上聊开了。

聊了一个月,正月都过了,同乡的伙伴们纷纷出去打工,父母也有些着急,问我打算怎么办。刚好管琳在武汉打工,叫我和她见面,我顺势到了武汉,准备在这边找工作。

第一次见面,我们约在管琳上班的工厂附近碰头。远远地,我看见一个身材不高的女孩站在那里,长得并不漂亮,略有些显胖。当时我走过去,一下子从后面抱着她,亲了她一口。她有些惊讶,但也没有反抗,只是递给我一瓶水。

说心里话,第一次见面,我对管琳并没有什么好感,也没想过会长久在一起,只是觉得很好玩,想和她发生亲密关系,所以才继续和她来往。

慢慢地,我发现了管琳的好。我刚到武汉,一开始没找到固定工作,后来上了一个多月班才领到工资,都是管琳给我零花钱、帮我买衣服、请我吃饭。

成婚

谈了两个月的恋爱后,我领着管琳回老家见父母,顺便也想订婚。

可是父母坚决反对,他们说:“她只比你小一岁,绝对不行!”

“为什么?”我不理解。

“算命先生说了,你得娶个属羊的,比你小四岁的。她和你八字不合,不行!”父母不知听了谁的糊涂话,居然也信。

“那我就一辈子不结婚!”我撂下这句话,父母也怕了,不得不帮我们办了订婚仪式。

还记得订婚时,我和管琳私底下发了誓,能够在一起不容易,这辈子一定要好好过。可话是这么说,真正开始锅碗瓢盆过日子,才发现远远没那么简单。

2009年夏天,我和管琳再次来到武汉打工。也许是有了成家的意识之后,她的很多想法就变了吧。过去都是管琳给我钱花,同居之后,她对钱变得敏感起来,常常抱怨说:“我们这样打工,什么时候才能有房有车啊?很可能以后连孩子都养不起。别人都那么有本事,我们也要奋斗才行啊。”

这样的时候,我总是很烦躁。我也很想有一份成功的事业,可这哪是说说就能来的?她越说我,我就越着急,有一种深深的无奈感。

抱怨归抱怨,2009年11月,管琳还是成为了我的新娘。

出走

结婚后,父母帮我们在老家开了一家服装店。将近一年了,生意不是很好。管琳不喜欢守店,去了就在里面看电视,让我招呼生意;平时在家,我都是自己洗衣服,有时候还要帮她洗。

两个人都曾是家里的娇宝贝,结了婚,我们争吵不断,有一次,她拿衣服当抹布拖地,我口气很冲骂了她一句,两个人就打了起来。一年来,她已经负气回娘家三次了,每次都说要离婚,我总是好言好语把她劝回来。这次也是这样,她已经回娘家一个星期了,不接我的电话,也不回短信,我想请记者帮我联系一下,告诉她我心里是有她的。

直到这时,对于妻子这次出走的原因,向宏亮仍然含糊其词不肯明说,只说是因为家庭琐事。在记者的追问下,他才道出原委。

记者:你得把你们吵架的真正原因告诉我,不然我贸然参与调解,恐怕效果会适得其反。

向宏亮:好吧,我告诉你。前段时间我玩老虎机输了,她知道后很生气,和我吵了一架才回娘家的。

记者:输了多少钱?

向宏亮:5000元。

记者:那你们一年挣多少钱呢?

向宏亮:原来打工的时候一年可以挣4万多,今年开店子,把钱都投进去了,还没有回本。

记者:那也难怪她会生气呀。

向宏亮:我知道。我只是想请你帮我问她一声,到底是回来还是离婚,给我一个答复。

记者试图和管琳取得联系,未果。第二天,向宏亮给记者发来短信:“她还是说要离婚。谢谢记者。”

80后的婚姻,会这样匆匆落幕吗?

上一篇:怀孕后 老公和充气娃娃夜夜销魂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