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她的身体如此滚烫!

那一夜,她纵体扑进我的怀里,我却没有占有她那青春美丽的娇躯,其实我一点也不后悔,我不是一个随便也不愿做一个虚伪的人!

春天,梅子约我去岳阳旅行。去登岳阳楼,迎潇湘雨,赏洞庭湖,见证湘水女神和柳毅传书的神话。

我们分头从各自城市来到岳阳。三天里,在操着地道湘北口音的巴陵胜地,我们从市区到君山,来了个全景密集游。

离别前夜,本来春和景明的气侯突然变脸,晰晰沥沥的春雨中,北风陡起,寒潮骤降,天气变的格外寒冷。我们都只穿了夹层外套,没法御寒,只有早早吃完晚饭就回到旅社,偎进被窝守着电视。

梅子是我多次结伴出行的驴友,一名来自贵州都匀、大学毕业不久的女生。那天在哎呀呀门口邂逅了她,由于长期的彼此信任,特别是她屡次的再三要求,每次出行,我们都是白天一起外出,晚上同住一家旅社一个标间。

开始我是一定不同意的。尽管白天驴行从来都只有我们两人相处,可孤男寡女,我又年长她那么多,仅是驴友而已,夜晚再呆在一间房中,于情于理都不为妥当。但她一直以分开单住感到害怕和物品保管不安全为由,反复要求,我只有随她。

再说,在多次驴行中,我都是尽最大可能不在野外露宿,但事情往往难以每次遂愿。我们也有过两次回不了旅社,在野外住我们帐蓬的经历,也算在一顶“屋檐”下住过。当然,这两次都是在各自的睡袋里没有悬念的入睡。

开始住一个标间以后,梅子又得寸进尺,每次都一定要把床并到很拢,她的理由是相挨近些她才真的不怕,也方便说话。

这次我们住一个标间,两张床自然也并到很近位置。

我们就这样在各自被窝里,看着电视,听着窗外的风雨声,诉说分开时各自的事情和心灵点滴。

岳阳是湖南唯一濒临长江的城市,又直面洞庭,风高浪急,其气候历来善变。在这早春,本来料峭加上一场突然的寒流,真正让我们在被窝里也分明感受到寒意的凄厉、尖刻。

已是22点,我有些疲惫,倦意渐浓,就告诉梅子,关掉电视,熄掉房灯,进入梦乡。

也许是转钟以后,我沉睡之中蓦然被梅子摇醒。原来窗外划过道道明晃的闪电,响起阵阵春雷。梅子惊醒后,既怕又冷,坚持不了,要求钻进我的被窝,要我抱着她睡。

以前几乎每次的出行中,梅子都少不了要我搂她、抱她,累了休息也一定是要坐到我的腿上或者怀里。但这些都在光天化日之下,她一柔弱女孩,喜欢撒娇任性,在特殊环境里又需要格外照顾,情理上大致还讲的过去。

可此刻正值夜半时分,更深露重,春宵帐暖,她冰肌玉骨,轻衣薄纱,要我拥她入怀,我委实不能答应,连忙劝她回到自己床上。

可她主意已决,见我醒来,不由分说,掀开我的被子就钻了进来。

我顿感悚然,也觉眩晕,一时乱了念头,不知如何应对。

梅子不管不顾,纵体扑进我的怀中,紧紧搂住我的腰身。

倾然间温香暖玉在抱,男女肌肤相亲的真实体验蓦然上演。梅子的手脚虽稍有冰凉,身体在微微颤栗,但她的到来如同在被窝点起一把火,加上她的整个身子和我贴的那么有力,头脸都埋在我的肩窝处,所有少女完美的特征:柔若无骨、滑嫩酥软、体香如缕、温情似水、媚态千般、风情万种,瞬间横陈。

我半是清醒半是迷朦中,胸口陡然冒出一团火来,血脉恣肆贲张。顾不上多想,一种心灵深处的男人原始冲动让我一把也抱紧她,让两人身体隔着轻薄的内衣缠在一起。我把她的双手捂进我的内衣胸口处,把她的两腿紧紧夹住,脚板也把她的双脚捂着,让她充分感受我身子的炙热。

外面的风雨雷电仍在肆虐。月黑风高之中,我们仿佛大海深处孤独的一对,一直就这么紧紧相抱。

渐渐,梅子不再寒冷,也没有了害怕,她的身体开始发热、滚烫,一双小手开始在我胸前抚弄,又慢慢移到我的背后,卷起我的上衣,在我裸背摩莎,并不时稍稍拉我,让我和她上身贴的更近。

春宵漏迟,时间似乎凝固。在她渐生的娇喘里,我顿时意乱情迷,情不自禁地也给她回应,一双魔手伸进她的后背内衣。

闪电明灭间,我发现她的眼睛一直都没睁开,始终媚眼如丝,一副陶醉神情。此刻,她更耸动上身,把丰润的双唇悄悄吻住我的脖颈,整个身体也开始蠕动。

我再也没有了任何顾忌,所有平时的理性全部灰飞烟灭,情感有如浪尖的小船,一路狂颠。

我使尽全身力气抱紧她,恨不能把她揉进我的身体。唇吻象毒蛇一样牢牢吸住她那性感的双唇。她也忘情地给我配合,发出动情的喉吟。

一种强烈的意念让我疯狂地翻身压到她的身上。可就在此刻,毫无预料的意外突然发生。被子在我翻身时悄悄滑落地面。一个激灵让我陡然彻底清醒。

我顿时感到自己的荒唐、虚伪、无耻。

我下床拣起被子,为梅子盖好,又拿过梅子的床被,加在上面。自己则迅速穿好外衣,拉开房门,走往过道的尽头...... 

上一篇:出轨一次 老公要我每天汇报和情人房事
下一篇:昨夜,愤怒的我打了婆婆一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