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有用心?老公把房买在小三楼下

这是一次艰苦的访谈,夫妻二人所叙述的,有很多地方不一致,我在两个人叙述时都曾进入过他们的状态,这个看似很平常的家庭矛盾在某一时刻把我的头绪完全搞乱了――

我和胡先生见面前互发了几条短信,联系好见面的时间和地点。胡先生第二天出发时再次打电话和我联系,确定了见面具体时间。他在电话里很歉意地说他很忙,怕我白跑一趟。坐在我对面,胡先生开始有些拘谨,很不自然地把玩手中的矿泉水瓶。为了缓解他的紧张,我问了一些他目前的状况。和他聊了一会后,他开始了自己的倾述……

为了出人头地,我什么苦都愿意吃

我是贵州人,出生于一个贫穷的家庭,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我从小到大一直都很压抑。不单单是因为贫穷,最主要的是可怜我的父母。他们起早摸黑,一年也挣不到多少钱。初中毕业后,家里无力再供我读书。我没有怨父母,只是在心里暗暗发誓将来一定要出人头地,让父母过上好日子。

辍学后,母亲把我送到城里一个诊所跟一名老中医学医。老中医是个性格古怪的老头,我在那里学习两年多,每天给他煮饭,洗衣,还负责做煤饼。因为年纪大了,他每次吃饭时都边吃饭边流口水,而最让我受不了的是,他经常把自己吃不完的饭倒到我的碗里。说是到这里学习,其实他从不教我,为了早点学到手艺,每次他看病开方子,我都偷偷地看完背下来。两年后我回到村里开了一家诊所,那年我十八岁。可能是因为年纪小的缘故,村里没人找我看病。

一年后姐姐嫁到宁波,我也随后来到这里,找了一家服装厂打工。虽然每月挣的钱不到一千块,但我很知足,深信自己在宁波能闯出一片天地。除留点生活费外,每个月我都把剩下的工资全部寄回家中。这样一晃三年。在这三年里我一直没有放弃自己学医的意愿,只要有时间我就会钻研自己的专业。

在服装厂打了三年工后我回了一趟老家。当时开车比打工挣钱,姐姐劝我回家考个驾驶证学开车。我听了姐姐的话。学完后我回到宁波到处找开车的工作,但却处处碰壁。于是我又找了一家服装厂上班,只不过工资比以前高了一些。

就在那年10月,我父亲去世了。听到这个消息时,我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我来宁波时父亲还好好的,怎么就去世了呢?我一直想让父母生活得更好一些。

(胡先生不停地向窗外看着。我看到他眼里已经蓄满了泪,于是抽了张纸巾递给他。)

爱情事业双丰收,我对生活充满信心

也许是因为父亲突然的离开吧,母亲把我的婚事提上了日程,她怕自己像父亲一样没看到我成家立业就离开这个世界,所以办完父亲丧事回到宁波不久,母亲就来电话催我回去相亲。恰好赶上单位放半个月长假,我便再次回到老家。

(说到这里胡先生停下来,很认真地对我说,他前面之所以讲一些家里的事,主要是想告诉我他是一个家庭观念很重的人,家对他比任何东西都重要。似乎怕我听不懂,又补充说他不想离婚。我点头表示明白,我知道他下面要讲的才是今天他最想和我说的话。)

我们的婚姻很戏剧性,见面的第三天就订婚了。她那时在饭店做服务员,假期结束后,我说宁波这座城市比较好,如果你不喜欢自己的工作,可以辞职来宁波找我。我回宁波半个月后,她便真的来了宁波,我托人把她也介绍到了服装厂上班。期间我们相处得很融洽,便在外面租了房子同居。

我不想一辈子过这种打工的日子,一天,我把自己想做生意的想法和她说了,她很支持。辞职半年后,我凭着自己的本事把生意做得红红火火。后来在我的建议下她也辞了职。那时的生活真的很美好,我给母亲寄钱时总是反复强调,我有钱了,你想买什么就买什么,别总是舍不得花。一年后漂亮的小女儿也加入了我们的生活。因为业务发展需要,她带着孩子回老家进修学习。

因为网络,她负气离家

前年,我把妈妈接来和我们一起生活,家里烧饭、带孩子由妈妈包了,这样我们除了照看生意外,就有了空闲时间。今年,在她的要求下,我们买了一台电脑。她说可以查阅网上的信息和接收邮件。谁知电脑买来后,她的眼里似乎除了电脑外什么都没了。最初她还查查资料,后来她没事就在网上打游戏,有时很晚也要上网。我真不知道她爱电脑,还是爱我和这个家。我劝她不要经常上网,她就是不听。一气之下,我也开始学着上网,我也要让她体会一下被冷落的感觉。

上个月末,我上网聊天,她身体不舒服躺在床上。她让孩子拔电脑接线板的插头,连拔四次后,我一时冲动打了孩子两巴掌。我生气不是因为孩子,而是因为她。随后我们吵了起来,互相数落着对方的不是。她一怒之下跑到外面拿了榔头回来把电脑显示屏砸了个粉碎。我们开始了冷战。

第二天晚上,她很平静地对我说,我们还是离婚吧。我以为她没消火才对我提出离婚,我也一赌气说好。谁知第二天她到车站买好回老家的车票,收拾好了东西,拿着结婚证让我回去离婚。我求她不要离,她说电脑砸碎了她心也碎了。我说电脑我们以后还可以再买,可她还是走了。

前几天法院给我来了电话,让我回去办离婚手续。我真的很痛苦,我们生活五年了,虽没有如别人一样的花前月下的浪漫,但我们至少还有亲情吧?她说她不在乎钱,她在乎的是浪漫和激情。可是真的生活怎么会和她所想像的一样?

我现在条件好了,老家房子也建好了,我没在感情上对不起她,为什么她就这么轻易地选择离开?如果我们真的离婚,我觉得最对不起的就是孩子了,我看到太多因家庭破裂,而给孩子带来不良的影响。

现在电脑我已经买回来了,我想对她说如果她回来,我今后再也不碰电脑了。我只要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

结束谈话后,我看到胡先生犹豫着还要和我说什么,我问他还有什么事?他说想请我给他妻子刘女士打个电话。我说可以,他马上把电话号找出来给我。在他的注视下,我拨通了对方的电话,电话中我向刘女士说出自己的身份,她先是吃惊,然后很热情,她说实在是不好意思,她现在正在外面吃饭,有时间再打电话给我。

我把原话转给胡先生,并告诉他那边一有消息我就会转告他。

受访人物:刘女士

(因为是长途电话,刘女士开始只和我在短信中表明她对婚姻的态度,随着我们交谈的深入,她觉得很多话用短信说不明白,我们约好第二天晚上打电话详谈。

第二天晚上九点多,我接到刘女士的电话,因为前一天已经有了一些了解,她开门见山地问我,她从刚到宁波时开始说行不行?我说可以。)

生活没有预想的那样好

我们相亲后的半个月我来到宁波,到车站接我的不是他,而是一个打扮很时尚的女人。他下午找到我时,我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和半个月前判若两人,头发黄黄的,衣服也穿得很休闲,我们相亲时他可不是这个样子,并不是他染了头发就不好,只是第一次看到他时我感觉他应是个很有内涵很成熟的男人,不应打扮成这个样子。吃过饭后,他和那个接我的女人商量去跳舞,然后我们去了舞厅。我很不喜欢这种场所,我也不会跳舞,我坐在边上看他和那女的跳舞心里很不舒服。

我们已经订婚了,所以到宁波后,我们租了房子住到了一起。可是不久,我发现他和楼上一个女孩子来往密切,想到那个接我的女人,再看到楼上的女孩子,我向他提出分手,并说订婚的钱我回家后还给他。就在我提出分手的那几天,他得了急性阑尾炎住进了医院。看到他生病,我暂时打消了回老家的念头,留下来照顾他。那段时间,他很感激我,病好后我们感情也好了起来。我们在服装厂上了一段时间班后,他辞职做起了小生意。随着生意越来越好,我也辞了职给他帮忙。

然而,生活并没像我预想的那样美好。

有些事我不便说,主要是顾及到他的面子,反正就是他和一些女人的事。

我还是说他几次打我的事吧。孩子出生的一个月后,知道他和那些女人的事我心里很不平衡,于是通过移动梦网,用手机交网友。他知道我用手机聊天,就把我的手机拿走。我并没介意,心里反而有点高兴,因为他为我吃醋。我拿回手机那天,我聊天的那个网友打电话给我,说他已经赶到我们约好的地点,等我见面,弄得我一头雾水。因为我和那个人只是聊聊天,其他的什么也没有,我也从没约过他见面。当时他就在我身边,他听到是男人打来的电话便一把将电话从我手中夺过来,不由分说狠狠地打了我一顿,引来周围邻居们的围观。后来我才知道,他拿走我手机后,找到一个女孩以我的名义和那网友聊天并约了人家见面。

今年春节,亲戚朋友们没事坐在一起打扑克牌消遣,他看到我也和大家一起玩就很不高兴,我当时没多想就顶了他一句。虽然如此,我还是顺从他的意思不玩了。不过我没离开玩牌的地方,我站在那里看我姐姐玩,他进屋后看我还在那里,二话没说拉起我就打。我姐姐当时也在场,看到他下这么重的手打我,就说他几句,他又和我姐姐吵了起来。我姐姐一生气叫来了我姐夫,这样吵架就升级了。但毕竟他是我的丈夫,我姐姐和姐夫从那天开始再不和我们来往。

他还有一次打我打得很重,为了不让外人看到我鼻青脸肿的样子,打完我后直接把我带到宾馆住了好几天,直到我看上去不那么吓人了才让我回家。当然打我的原因还是因为他和别的女人之间的事。

今年我买了电脑,主要用于查资料和炒股。我不喜欢聊QQ,但偶尔我会打QQ游戏。就是那个叫泡泡堂的小游戏。有了电脑后他也学会了上网,从他学会上网后便经常在网上和一些女网友聊天。开始我并没介意,可是后来我发现他不只是在网上聊,电话中也聊,已经从虚拟走入现实。

那天我身体不太舒服,躺在床上,看到他又在网上聊天,我很生气,就告诉女儿把电脑插头拔了。女儿四岁,什么也不懂,很听话地把插头拔了下来。可他又把电源接好继续上网。我便又叫女儿拔。这下激怒了他,他狠狠地打了女儿两巴掌。听着孩子尖厉的哭声,我气得浑身发抖,和他大吵起来。我出去找了一把榔头打碎了电脑。

(刘女士在电话里一直平静地叙述,但讲到这儿她抽泣起来。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后,她说这次她回老家不是因为一台电脑的事,他们夫妻之间的问题积累很长时间了,电脑只是一个导火索而已。)

不瞒你说,加上这次我已经离家出走了三次。第一次是因为他从老家回来时在火车上认识的那个女人。我看过他的短信,他们以哥哥妹妹相称,有一天翻看他手机时,发现了好多个打给那女人的电话,我实在压不住火和他吵了起来,气愤之余随手打了他一巴掌,他回过神就开始打我,下手很重。那次我去福州一个朋友家里,他电话里哭着求我回来,后来婆婆也打电话给我,我才回来。

第二次是去年国庆节,我让他带婆婆和孩子出玩一天,我去照料店。谁知道那天我走后他根本没带孩子和婆婆出去,而是自己跑出去玩,并且很晚没回家,我打电话给他,但一直打不通。我就打电话给他的朋友,他朋友说他带着一个服务员吃完饭后出去玩了。晚上回来,我问他怎么回事,他说那是个小姐。听到他的话别提我有多难受,第二天我回了老家。之后他赶到老家接我回宁波,声泪俱下地求我原谅他,求我家人原谅他,并当着我母亲面写下保证书。我以为他真的悔改了,可他一出我家门,就生气地说他这次来接我主要是想拿回我带走的几万块钱。回到宁波后,他天天催我向母亲要回我放在家里的几万块钱,我打电话让母亲把钱寄来后他才算放心。

第三次出走就是这次,我还是想说我走并不是因为这台电脑,我其实挺恨自己的,我们的婚姻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也是因为我的纵容。有朋友和我说,男人第一次犯错时你必须马上把他纠正过来,否则以后他还会犯同样的错误。现在想来这句话真是没错。说心里话,这样的婚姻我真的折腾不起了。

(哭声又从电话另一端传来,我和刘女士的谈话在她的哭声中结束。)

真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急于离婚的一方说,他是怎样怎样不好:而不愿离婚的那一个则说,我是怎么怎么在乎这个家。似乎都有理,但我们稍微细心一点就可以看出来,夫妻二人都没有承认在家庭中做得不够好的地方。不承认自己的不足和错误,就会互相抱怨,而抱怨多了,就可以筑起夫妻之间隔阂的高墙。

重建一桩婚姻需要拆毁这道情绪的高墙,拆毁这道墙则需要双方承认自己的不完美,并且错待了对方。我不是要把筑墙的责任平均放在夫妻两人身上,许多时候,一方的错比另一方更大,但不变的事实是,两个人都是不完美的。

所以,无论是刘女士要离有多少种理由,还是她丈夫不肯离有多少种原因,我想都不妨先放下来,反省一下自己,如果真的认为自己做得很完美,是对方错得离谱,再离也不迟。

三思而后行,好么?

上一篇:爱上教官,却难逃母亲棒打鸳鸯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