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怕怕!私奔10年的前妻突然回家

前妻突然登门造访,让我一家子老小全都惊惶失措,爹妈和妻儿。我怕了这个像疯子的一样的女人,她真够不要脸,什么好坏话都能说出口,什么丑事也能做得出。她可当众跪在地上求我收留,她敢对着妻子亲吻我,我真懵了,受不了她的纠缠。我想她目的就是设法想毁了我的幸福、我的家庭,这绝对是一场阴谋!

十年了,妞妞已经上了小学二年级。这些年来,她从未回来看过孩子一眼,显而易见女儿根本不知道她会是亲娘,当年她偷跑的时候丫头还未满周岁。即使我费尽周折找到过几次,她总是躲猫猫,见着面后也哄过,也打过,就是不肯回来。她铁定心地还说我俩缘分已经尽了,哀求看在当初痴情要嫁我的份上饶恕她,放过她,好聚好散。

其实我心里知道强扭的瓜不会甜,也明白拴住了她一时却管不了一世,她的心很野、很大,压根儿就不是那种想好好老实过日子的女人,天生水性扬花,无奈之下我只好罢了。由于当初并没有结婚登记,娶她也没花掉几个钱,娘家在外地,我专程去向她爹妈交待清此事便算作了断,就这样稀里糊涂又极其省事地分手了,后来也不打听,再不知她的下落,更不管她的死活,从此杳无音讯。

她走后的第三年,我结识了阿丽,邻村一个老实本分的姑娘,性格脾气非常相投,我们相爱了。虽说老丈人从一开始就反对我俩交往,可最终拗不过她的执意,还是答应许配嫁给我。过门前后她从未嫌弃过我是二婚,疼爱女儿更像是亲妈一样,我爹娘打心眼里喜欢这个媳妇,村里人也都夸她贤惠,懂礼数。婚后第二年,她有出息的生了一个大胖小子,乐得我好些时日都合不拢嘴,满月前更是成天有哥们儿来家喝喜酒。

我爱老婆,绝对是发自内心真情的宣扬。虽说她长相平平,个头不高,可就是这样一个小女人撑起了整个家。家务做得井井有条,地里活吃苦能干,养孩子,照顾老人,那头都没落下。说实话家中有这样的妻,我在外面搞副业可放心了,挣到的钱除去个人少许的开支都捎回了家,她更舍不得多花冤枉钱,对穿戴从不讲究,孩子们在她跟前都不敢提买零食,除非别的娃都在吃,她过意不去时才买点儿。

七年了,她没有给我吵过一次架,没有喊过一声累,家里前年盖起了五间新房子,去年装修好,今年还添置了沙发,家具,趁家电下乡又买了冰箱、大彩电。

这些事情都是她牵头办好的,顶多我外面没活儿了,回来家帮她出出力。每次办大事我都疑惑怎样会有这样多钱,她说都是我捎回来的没舍得花,还把家里的粮食买了的钱攒起来,每年还喂几头猪,一年除去开支至少能落下二万多。

我在外面跟着工头走乡窜户盖房子,16岁初中毕业后就外出做小工,主要干和泥,搬砖,20几岁开始跟着师傅学大工,开始砌墙,做细活。现在30出头,也算是一个好把式,毕竟磨了10多年,近些年来工资还不错,工头也有很多生活,每年自开了春到上了冻这短时间多捞些钱,冬天就可以在家悠闲着陪陪她们,我感觉我家的生活过得挺滋润。妻子是个踏实的女人,有一分钱办一分钱的事,从不瞎折腾,也不跟别人攀比,自己过自己的日子。家里大变样,她从来没有向别人张口借过钱,在村里的口碑很好,还有些神秘,都说不清我家有钱没钱,有多少钱,背地里都在乱猜着,有人想拐弯抹角摸摸底或者夸耀她时,最多是笑笑,绝不多说废话。

前妻是我20岁那年认识的,当时在她村建房,工期足有两年多,有民房,工房,还有修学校,村委,舞台等。她家乡地处平原,村子并不富裕,可很大,足有4000多口人,土地很多,每人至少能分到十多亩,土质却不太好,气候适合种小麦,大豆。她家算是很平常的户口,主要靠种田为生,养着二头牛,有一个弟。

18岁时她就出嫁了,那里的农村姑娘找婆家一般都不超过二十,可还没二年就死活跟男人不过了,她说是男人性虐 待,常常变相折磨她取乐。我却听房东说是男方家里条件好,看不起她,还有说她很不正经,嫁人了依旧和一些之前相好的几个年轻人常鬼混,后来人家干脆就不要她了,那怕长得还挺漂亮,而她从此在村子里的名声却很不好。

她们那地方真NND怪事,养闺女赔钱,出嫁时娘家要陪嫁很多,男方只在家里准备办办婚事就行,谁家出嫁女儿嫁妆准备越多越气派,恰巧跟我们那里的风俗相反,怪不得男人不在乎娶媳妇这档子事,反之娘家为女儿出嫁发愁。

说实话,十几年前我家真穷,住着几间祖上留下来的破房子,有一个姐比我大三岁,前一年嫁在本村,要了一些彩礼,娘为我存着将来娶媳妇用,我每年也挣不了几个钱,每月500元,刚够自己用。

我是为她邻居家翻修旧房子时熟悉她的,邻居家同她家只有一墙之隔,当时拆了之后就像在一个院子里,她刚好离婚在家,也很无聊,我趁休息和吃饭时间总是戏闹她,她很快喜欢上了我,我对她也挺有感觉,下工后常去她家坐坐。就那样在我的吹嘘之下,那年深秋返乡时居然把她带回了家。

她爹妈挺喜欢我的,总说小伙子人品不差,身体高大、健壮,能说会道,还有苦力,只不过觉得要是嫁给我的确远了些,可是他们也烦女儿在当地呆不下去,索性就让她跟我回老家看看。没想到,她非常喜欢上了我家这里的环境,山清水秀、鸟语花香,其实她之前并未出过远门,也从来没有看到过如此别样的景色,还有我父母的热情和朴实,她爽快地答应要嫁给我。

那年腊月我俩急匆匆地办了婚事,婚礼很简单,她父母只是在结婚当天来过一次,我总共笼统给过她娘有5000元,就这样两家结亲了。那怕我知道她的过去,可从不在乎,非常珍惜这个异想不到的收获,我知道在我们这里娶媳妇很费劲,别说花钱多,姑娘本身就很少,找像她那样漂亮的更是打着灯笼都难寻,况且我这样的家境谁愿意来活受罪呢­

她和我过了不足二年,虽说偶尔也会翘翘尾巴,但还算老实,在村里并没有掀起大风大浪,可我也能看出她开始有了烦躁情绪,总提让我带她出去闯荡,不愿意总呆在家里憋着,而又能领她去哪儿呢­我在外面还得挣钱,只能抽空回来看看她。

事情还是发生了,每年村里重阳节唱戏,至少四天,因村委的条件不好,演员必须家家安排食宿,我家里被村长安置了两个人,听娘说是一个30岁的男人,油腔滑调,还有一个15岁的学徒。

那几天她出奇的热情款待,唱过戏后又倒霉地遇着下起了秋雨,连阴了整整三天,那个戏子男人在我家总共呆了一周。他刚走后第二天,前妻外出后就没回来,家里给我留下了一封分手信,有些存款和一些随身的衣物手饰都带走了,她是趁我妈领着孩子去窜门的时候,遛走的。

当天晚上我心烦意乱地赶回了家,在多方打探之下才有了线索,村长为此事没少费心,也出了力,还有些不好意思,总说有他的错。其实事情都已发生了,再怪谁会有用吗­我知道发生这种事是迟早的事情,她太不靠谱了。

十年了,她的变化很大,可我还是能够透过伪装看出她脸上布满的憔悴与狼狈,猜想她肯定过得很糟糕。而她今次莫明其妙地到来,又认孩子,又喊爹妈,又哭又闹,究竟因何而表演呢­难道说她真的跟着戏子学会了演戏吗­

我不想理她,连话也不想多说一句,心理并没有丝毫的怜悯,气愤之余把她扔到了大路上,关紧了大门。村子里沸腾了,我听到外面熙熙攘攘中掺杂着各种形形色色的笑声,妻子在愣着无语也不知想啥而发呆,两个孩子全被吓哭了,爹坐在屋檐下不停地抽烟,娘靠着灶台一声声地叹息。

村长敲开了我家大门,外面聚堆的人群全散开了,他说那女的被大伙哄走了,是打车来的,在村口处有一辆出租 车还等着她,村长还说她边走边骂我不得好死,她还会再来的......从那一刻开始我忐忑不安,心想她还要来干吗­郁闷间不知何时妻子攥紧了我的手,一股暖流瞬间冲淡了忧虑,我回头看了看,她眼眶里蓄满了泪水,只是从未掉下一滴!

上一篇:羡慕嫉妒恨!小三转正后过得很滋润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