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奶”:偷来的奶酪不好咽

A 无以为报,只好以身相许

初见王女士,记者根本不相信她与“二奶”这个词会有关系,已经四十多岁的人,既无青春,亦无美貌,似乎完全没有被男性“包养”的外在条件了。但她货真价实就是个“二奶”。

王女士说,她和那个男人是在网上认识的,他陪伴她经过了丈夫外遇、跟她离婚的整个痛苦阶段,慢慢地,她对那个男人产生了好感和依赖心理。

有一次,王女士病了,那男人像照顾自己的亲人一样照顾她,让她感动万分,于是,她主动向对方表白了感情。男人接受了她,把她接到自己的出租房一起生活,并让她辞职在家做“全职太太”。在这样安稳的日子中,王女士一度忘记了自己的特殊身份,直到有一天,男人说与自己两地分居的妻子要来了,让她暂回自己的住处住几天,她才如梦方醒,于是心里翻江倒海般地难受。

心理咨询师周敏明:王女士想摆脱现在的痛苦,就要先摆脱尴尬的身份,而摆脱尴尬身份,如果可能,王女士可以告诉对方,自己想退出这个角色,然后借助朋友、长辈或心理医生等其他人的力量分散对对方的全部依赖。同时,要对自己有耐心,允许自己花时间去解决,这期间,身体、情绪不要有太大波动,但想走出尴尬身份的方向一定要明确。

B 已经爱了,还能怎样

31岁的小宇拥有“二奶”身份已经六年了。

23岁那年,小宇还是一家五星级酒店的服务员,老李因为经常带着客人到这家酒店消费,并且每次都订她服务的那间包房,双方就认识并熟悉起来。小宇知道老李原来是某企业的老板后,每次服务都格外热情、小心,而老李对这个服务周到的小姑娘印象也越来越好。半年后,老李问小宇愿不愿意做他的秘书,小宇答应了。又通过一年多的工作接触,小宇爱上了这个会关心懂体贴的父辈男人,于是主动向老李投怀送抱。之后,老李给她买了房子、车子,小宇从此再也不用上班,因为老李完全把她包养起来了。

转眼六年过去,小宇不再满足自己的“二奶”位置,她想登堂入室,替代老李的糟糠之妻。只是每次和老李谈这个问题,他都言词闪烁。失望之余,她也想过离开老李,只是下不了决心。从此,她变得焦虑,不知道今后的路要怎么走。

心理咨询师赵丽波:她和老李的感情与爱情关系不大,他们这种感情更多的是生存需要下滋生的产物。老李满足了小宇的物质需求后,暂时让年轻时的小宇摆脱对金钱的不安全感和焦虑,于是舒服的生存环境让她感到踏实和满足。然而随着年龄的增长,她的不安全感又出现了,她开始担心失去现在的生活,于是希望用一纸婚书作为保障。其实,小宇没有意识到,她的“寄生”生活已经完全让她忽略了一个人的生存本能,她甚至不知道要依靠自己的能力来获得安全感。而事实上,小宇只要发掘自身的潜力,发现自己的长处,趁年轻学得一技之长,还是能轻易摆脱目前的尴尬身份和心理处境的。

C 我是“被二奶”的

小洁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做了阿浩的“二奶”。

当年19岁的小洁第一次离开父母,随小姐妹外出打工时,在大巴车上与私企老板阿浩邂逅。两人座位相邻,阿浩主动和小洁攀谈起来,临下车时,还留下了自己的联系电话,告诉小洁,自己是开服装厂的,如果小洁找不到工作,可以找他。

小洁找工作无果,果然去找阿浩帮忙,之后便成了他的员工。没过几天,阿浩就向她表白了感情。小洁说,阿浩从没和她提起过自己有家庭,所以她想当然地以为他是单身。两人好上后,阿浩不再让小洁上班,还给她租了房子,从此小洁就过起了不劳而获的日子。直到有一天,阿浩妻子找上门来,她才知道自己的身份,而这时,她已经和阿浩相处了两年多。小洁想离开阿浩,但一时半会又怕找不到工作,所以犹豫不决。阿浩也舍不得她离开,为了躲开妻子,他又重新给她租了房子。现在小洁觉得自己进退两难。

心理咨询师赵丽波:小洁是一种典型的托付心理。如果小洁想走出困境,不妨问自己几个问题:一,你把自己完全交付给这个男人时,你喜怒哀乐的主动权是否还在自己手里?二,当你知道自己是在和另一个女人分享同一个男人时,你还有快乐和幸福感吗?三,有一天你青春不再,这男人又抛弃了你,你将怎么面对生存问题?赵丽波说,小洁能把这些问题想清楚,就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D 这场交易,我其实亏大了

记者初见玫玫时,觉得她和其他“二奶”不同,因为她身上透着一股书卷气。

玫玫说,她和那个包养她的男人阿罗有个约定:他们在一起过三年,之后,她就可以离开他了。然后,她神情暗淡地对记者说,她家很穷,妈妈去世得早,哥哥又有残疾,她当年读大学的钱都是爸爸四处借来的。大学毕业后,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她放弃考研的梦想找了份工作,但工资低得可怜。而就在这时,父亲突然病倒了。

阿罗是个生意人,当他得知玫玫的困难后很直接地说,自己没什么文化,所以喜欢有知识的女性。他希望和玫玫做个交易:就是玫玫陪他三年,这三年他供玫玫考研,也给玫玫父亲治病,还给她老家建房子。玫玫说,现实生活实在压得她透不过气,所以犹豫再三,她答应了。但她觉得自己背叛了自己,良知和道德让她寝食不安。现在她想逃,可不知哪里是突破口。

咨询师高明霞:玫玫是因为提前透支了婚姻功能,才导致道德性焦虑。如果玫玫想走出困境,先要解决内心由于道德性焦虑产生的负罪感,这就需要她暂缓放弃考研及一些与自己现有能力所达不到的理想。另外,当自己无法应对困难时,如果她能积极寻求亲朋好友的帮助,这些问题其实一样能得到很好的处理。所以玫玫只有终止与对方交易,才能找回从前的自尊和自信。

“二奶”滋生,谁之过?

对于“二奶”的滋生,心理咨询师周敏明和高明霞一致认为,是社会因素给予了“二奶”们生长的土壤。在社会经济迅猛发展的今天,人们的价值体系趋于多元化,很多时候在心理上对“二奶”给予了宽容。

周敏明说,虽然我国出台了新婚姻法,但对婚外情的约束没有太大的冲击,而道德批判力度又很弱,所以对“二奶”们的不利警示缺乏力度。高明霞也认为很多人对这种现象都抱有见多不怪的心态,而这种心态正好与人们价值多元化的心理相符,于是导致婚姻的脆弱性突显,婚姻危机也更加让“二奶”、“小三”有机可乘。

对婚外情,周敏明的态度是:无论包养人还是被包养人,都是人格不健全的表现,被包养女性多为缺少安全感者,这可能与她们在原生家庭的成长经历有关。而很多婚内男性在夫妻出现矛盾时,他们不是采用正确的沟通方式解决,而往往以搞“婚外情”来达到平衡,这是极端错误的。

高明霞则坦言,无论是虚荣型的、放纵型的、补偿型的,还是报复型的“二奶”,她们背后都藏着畸形的价值观。而包养“二奶”的男性本身也存在缺乏责任心、道德感低下的问题。 

上一篇:90后校花和我老公偷情 被捉奸说真扫兴
下一篇:老婆的闺蜜在我家洗澡不关门 让我意乱情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