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美疲劳 相爱的我们离婚了

  她和他终于离婚了,她搬到单位里的集体宿舍住,从此她的中饭只能在机关食堂里吃了。第一天吃饭时,她要了一份青菜豆腐汤。刚喝一小口,她觉得这汤咸得不能下咽,她是个急性子,立马朝炊事员嚷:“不能少放点盐吗?”

其实,这汤里的盐一点也没有多放,只因为她的血压高,以前在家里做饭时,为了她的身体,他对盐的控制总是特别严格。如果哪个菜烧的味道不合她的口味,或者说盐多放了一点,她会立即朝他嚷:“你想害死我吗?”就像刚才她朝炊事员嚷一样。对于她的嚷,他早已习惯了。每次她朝他嚷时,他准会满脸堆笑赔个不是,并表示下次一定注意。慢慢地,他习惯了她的这种嚷,虽然他很喜欢吃咸一点的菜,但无论是炒菜还是做汤,他总是迁就她,把盐控制了又控制,每次看她喝汤喝得通体热透,他就痴痴地看着她,觉得自己浑身充满着幸福。不知不觉,他们离婚已有一个月了。月底,他去银行看看自己的本月工资,不料却发现存折上有一笔存款。他突然明白,是她存的,他俩共用一个储蓄账户,他拿存折,她持银行卡。这份活期储蓄,他们离婚分财产时竟被忽略了,看着她的那笔存款,他的心里有说不出的难过。

  她和他终于离婚了,她搬到单位里的集体宿舍住,从此她的中饭只能在机关食堂里吃了。第一天吃饭时,她要了一份青菜豆腐汤。刚喝一小口,她觉得这汤咸得不能下咽,她是个急性子,立马朝炊事员嚷:“不能少放点盐吗?”

其实,这汤里的盐一点也没有多放,只因为她的血压高,以前在家里做饭时,为了她的身体,他对盐的控制总是特别严格。如果哪个菜烧的味道不合她的口味,或者说盐多放了一点,她会立即朝他嚷:“你想害死我吗?”就像刚才她朝炊事员嚷一样。对于她的嚷,他早已习惯了。每次她朝他嚷时,他准会满脸堆笑赔个不是,并表示下次一定注意。慢慢地,他习惯了她的这种嚷,虽然他很喜欢吃咸一点的菜,但无论是炒菜还是做汤,他总是迁就她,把盐控制了又控制,每次看她喝汤喝得通体热透,他就痴痴地看着她,觉得自己浑身充满着幸福。不知不觉,他们离婚已有一个月了。月底,他去银行看看自己的本月工资,不料却发现存折上有一笔存款。他突然明白,是她存的,他俩共用一个储蓄账户,他拿存折,她持银行卡。这份活期储蓄,他们离婚分财产时竟被忽略了,看着她的那笔存款,他的心里有说不出的难过。

他打她的手机,她接通后,随口对同事说:“老公的电话。”随后,她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她问:“有事吗?”他说了存款的事,想约她见一面,清算一下存折上的钱。她来的时候,他正在厨房忙碌:“你先坐吧,饭马上就好,一起吃吧。”她环顾屋子,家里还是老样子,当初她在家里养的一对小金鱼还在鱼缸里快乐地游来游去。一刹那,她的眼圈变红了。他们一起吃饭,她突然觉得,这菜的味道多么合乎她的口味啊!一点也不像机关食堂里的菜,盐多得那样令人难以下咽。她说:“存款是用你的名字开的户,卡还是给你吧。”他说:“给你吧,你从来都是只存钱不取钱。你的钱多,以后取钱时记住,密码是你的生日。”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眼泪立马涌了出来。这顿饭后,他们复婚了。年轻时,很多夫妻离婚的真正原因,或许都是这样吧,其实大家根本没有什么矛盾,只是一时糊涂或冲动,就草率地分道扬镳了。可真正分手后,这时再回头来看看对方,才发现,原来离婚不是因为爱不在,而只是因为一时审美疲惫,或者任性罢了。

上一篇:终从小三转正 我却开始吞咽自己种植的苦果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