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要发飙了!老公,我是老婆还是奴隶?

这星期,我已经工作了两个通宵了。老公的单位要他做一份计划书,为了能尽善尽美,他要我帮他一起做,实际上弄到最后是他出文字,别的工作都是我帮他做的。他要求还很高,颜色要自定义,要设计一个漂亮的模板,然后要求做图片和图表,但是却没有合适的图片资料,害得我帮他找了大半夜,好不容易做完了,他又说还加一些视频和音乐,效果更好。得!我又忙一个通宵。

这几天在单位上班总打哈欠,老板有点觉察出来了,半开玩笑地问我是不是在外面兼职。要真是兼职倒也好了,还能挣点服装费,我都不好意思说,我白天在单位上班,晚上回到家还是上班,不过是担任老公的“全能助理”。

我跟老公的感情很好,可是又总感觉到他对我不太用心,这是很矛盾的一种感觉。比如说我们吵架的那天吧。我帮他做东西,熬了一个通宵没有睡,第二天早上还要撑着去上班,这已经是我第二个通宵没睡觉了,人有点晕乎乎的,一天都没精神,下午单位里没什么事情,就请了假回来歇一下。

这一睡就到了黄昏,他下班回来,大包小包买了不少吃的,大概是打算犒劳我一下的吧,但一看到我在床上睡觉,他就开始数落我。

说我太懒散,这样老板会不高兴的,现在金融危机,哪天要是单位里裁员,我这样的人第一个就会被老板点名。我本来心情不错,给他一说,立刻火冒三丈,我这样叫懒散?这几天我加起来睡了不到10个小时,同事见我脸色不好还知道问我是不是病了,可他却这么说我。

我们大吵一架,他振振有辞,说他也在熬夜,可没像我这样。是啊,那是他的工作,他怎么熬都是应该的,升职加薪都是他了不起,可是他那个漂亮 完美 的提案,是我这个懒散的人熬了两个晚上帮他做的!

吵完以后,他没事人一样去做饭,饭菜虽然很丰盛,也是我爱吃的菜,可我却高兴不起来。和他的相处一直就是这样,他也不是不关心我,可是嘴巴上却一直念念念,让人受不了。而且在他的眼里,我总是浑身毛病,费心费力做好的事情,他比谁都挑剔,好像是我的客户或者老板一样。其实发给我月薪的老板,对我倒还算赏识,没像他这么挑三拣四。

我老公在跟我恋爱以前,有一个很优秀的女朋友,现在在美国念博士。我是没见过那个女孩子,据说她能干又聪明,而且十分刻苦。他们分手的原因也很简单,她要去美国读书,准备留在那里,而且她喜欢实验室多过厨房,她不想成为别人的附属品。

我呢,我就是个普通人,我没那么远大的理想,我喜欢在家里吃点好吃的,看部自己喜欢的电影,如果还能偶尔出去旅游,就更棒了,如果没钱,不去也行。跟我的老公恋爱的时候,他说他最喜欢我的这种随遇而安的性格,但是结婚之后,我却发现,他之所以喜欢这样的我,也许是因为我的顺从和易于改造。

结婚后,我发现我的老公是一个计划性很强的人,一周里每天应该干什么他都严格地做了计划。装修完房子之后,他就定出了今后的清洁打扫计划,当然他也有他的理由,他说5年以后我们有了孩子会需要大一点的房子,到时候要把这套房子卖掉去置换的,如果能把装修维护得比较好,可以当新装修的房子卖个好价钱!我觉得有道理,举双手赞成。

开始的时候,我们还是一起做家务的,但他的工作越来越忙,经常会把事情带回来做,家务事基本上成了我一个人的任务。以前在家里,我是什么事情都不做的,现在却能胜任所有的清洁工作。那天我看见报纸上说现在涉外保姆工资挺高的,心里就想,结婚给我最大的收获是,如果做不了美编了,还可以去当高级保姆。

我跟我老公最大的不同是,他喜欢一直工作,所以晚上也在处理公务,而我向来公私分明,回了家就不再做单位的事情了。我喜欢看碟片,还喜欢上网,但这两项在我老公看来都是大逆不道的,是玩物丧志。我只要一坐下来,他就会喊我,支派我做这做那,弄得我很不痛快。他也有他的道理,说我电脑用多了,会伤眼睛。不过,他让我帮他在电脑上做东西的时候,又不见他有这个顾虑了。

怎么说呢,老公就好像是我24小时随身的培训师,监督者我的一言一行,随时规范着我,让我觉得很累。但我又没办法抱怨,因为他自己也很累。晚上经常加班到很晚,一只手机捏在手里,不断地讲电话。

他的东西也总能收拾得井井有条,这一点和他爸妈家里形成鲜明的对比。他爸妈都不是这么严谨的人,家里常常给人凌乱的感觉,报纸随手摊着,衣橱里的衣服也不见得分门别类。每次从他爸妈家里出来,他就会对我说,你看看,乱得一天世界,我们家可不能这样子。

为了达到他的要求,我的生活变成了这样子:早晨起来,先准备早饭,然后到菜场去买菜 (之所以要早上买菜,因为早上的菜新鲜,而且种类多、挑选余地大,这是老公的要求);挤公车转地铁去上班,哪怕手上拎着很重的笔记本也不能打车,因为公共交通比较环保,偶尔打车就会有负罪感;上班的时候透口气,下了班以后按照老公排的时间表进行每天不同内容的家务清洁,诸如洗马桶擦浴缸之类。

周末的娱乐是擦窗子擦地板;晚饭后老公打开电脑办公,我负责端茶倒水整理资料打字排版,如果他早睡我也得跟着早睡,因为我走来走去他会睡不着;如果他熬夜加班,我也得陪着,说不定就会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

这样的婚姻,我要怎么才能改变?

上一篇:卧病在床不足半月,我已尝尽辛酸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