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帮过的女人 成了我们之间的小三

倾诉人:周宝玲,女,34岁,老师

记录人:本报记者陈琳

QQ:1982063796

时间:2012年6月3日

方式:电话采访

一个月时间不到,周宝玲静如止水的生活全部乱了。当老公把一件好事做成了一件坏事,一种帮助做成了一种威胁时,她再也无法保持职业的淡定。

柔弱的爱情叫板

上个月10号,一个柔弱的女人领着她8岁的女儿突然出现在我单位门口。学校传达室的师傅辗转把电话打到我办公桌上:“周老师,有一对母女说找你有急事……她们不肯说自己是谁,非要求见到你本人。”听着师傅一副为难的语气,我边挂断电话边说:“好,我这就出来。”

从办公室到学校大门,步行仅需五六分钟,我心中疑惑满满,又惴惴不安,不知这两位神秘来客究竟是何人?大约在几百米开外的地方,我看到了那对母女,她们都穿着朴素的碎花棉布裙,像池塘里两朵清丽的莲花,散出不胜凉风的娇羞。“周老师来了。”师傅提示着她们,其中,妈妈在原地整了整衣角,而女儿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小步,眼神里透露着怯生生。走近时,女人的脸庞印入眼帘,蛾眉如淡月,明眸剪水玉,是个极耐看的女人。“冒昧打扰了,叫我白雪吧。我们能不能找个地方聊一聊。”

我领着素不相识的母女俩走到小树林,在石凳上坐下。“小茜,去一边玩。”白雪慈爱地把女儿支开,扭头看了我一眼,眼皮随即垂了下去。她紧张地捏着手指头,过了几秒钟,猝不及防地跪在我面前:“周老师,你看上去和张大哥一样是个好人。你看你,工作好,收入高,受人尊敬,可我什么都没有。求求你,把张大哥让给我吧!”

顿时,眼前一道白光闪过,我的大脑已经无法思考。难道这个白雪跟我丈夫张麒麟有特殊关系吗?被唤为小茜的小女孩又是谁的孩子?

那天,白雪在小树林里告诉我,我丈夫张麒麟以个人名义资助她和女儿小茜快1年了。几年前,白雪的老公患肺癌去世,她在社区的市场里靠替人缝补改衣为生,还要养活女儿,过得十分清贫。而张麒麟就在这时,像天使一样降临。

他心中情义重于天

9年前,我嫁给张麒麟的时候,也是看中了他的有情有义。他这个人为人仗义,感情特别丰富,只要是认定了要帮的人,一定会帮到底。

记得我们还在谈恋爱的时候,他就替我的一个表妹讨过债。表妹的朋友找她借了5000块钱,说好半年就还的,结果足足拖了两年,都快没影儿了。我把这事说给张麒麟听后,他问了问情况,叫我把借债人的姓名、电话和工作单位抄给他,然后闷不吭声地就把事儿给办了。表妹感激涕零地拿到钱时,连我都大吃了一惊,好奇地问他是怎么办到的。他只憨憨地笑了一笑,说:“只要是你的事,我就一定要办妥。”

男人就是要像参天大树一样可靠,为自己的女人遮风挡雨。可9年后,在我见到白雪的那一刻起,我突然害怕起来。眼前这个被张麒麟帮助过的女人,哭着喊着要和他在一起,不管他们的关系发展到了哪一步,至少,她已经成为了张麒麟心中一定要帮的那个人。我深深地害怕,怕自己在他心中的地位已被别的女人所取代。

这是我人生中最不平静的一天。结婚这么多年来,我们一家三口一直是朋友、邻里和同事公认的新“五好家庭”。张麒麟在事业单位上班,薪资优厚,衣食无忧。和其他男人不一样,他一向不喜应酬,对升职也没什么兴趣,对于维修电器、养鱼养花、厨艺倒是很有钻研的兴趣。我在一家民办院校当老师,向往清闲幽静的生活,和他夫唱妇随,十分合拍。当如此和睦的小家第一次出现入侵者时,我真有点措手不及。

临下班时,我接到了张麒麟的电话。“你已经知道了吧?”见我不作答,他并不慌,语气镇静地说:“千万别瞎想,事情不是你所想的那样。今天我们出去吃,我开车来接你。”

半个钟头后,我们夫妻面对面地在一个茶馆坐下,张麒麟将认识白雪的来龙去脉仔仔细细地说了一遍。  

上一篇:老公毫无愧疚地出轨 只因儿子长得不像他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