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后突破底线 我在男同事怀中迷失方向

 (资料图片 图文无关)

 倾诉人:姚知画 女30岁 导购员

11月27日,大风。姚知画站在报社大门口等我,风吹起她的衣袂与长发,猎猎如旗。她身材颀长,苍白着一张小脸,看上去弱不禁风。我很怕她随时会被风刮走,走上去,握住她的手。她的掌心湿冷柔滑,一如她眼底的阴郁。

阴差阳错

婚姻对我而言恰如一块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最初决定嫁给尹国强时,我就很勉强。已经连续相了四年亲,一直没有遇见心里想要的那个人,而四年来,他一直守在我身边,从不肯放弃。我累了,也灰心了,嫁谁不是嫁呢,不如就嫁给这个对自己死心塌地的男人吧。

 (资料图片 图文无关)

结婚前夕,参加同学聚会,居然遇见了倪少阳。四目相对的那一刻,我的呼吸几乎凝滞。倪少阳是我的高中同学,高二的时候,他从外地转入我们班。倪少阳沉默寡言,总是独来独往,带着一丝神秘气息。后来,从其他同学口里得知,他父母离异,母亲带着他投奔娘家,现寄住在舅舅家。他母亲常年患病,家境十分艰难。最开始与倪少阳接近,主要是受好奇心和同情心的驱使,慢慢地,我被他身上的沉稳坚韧和善良所吸引。我们恋爱了。这段不掺杂任何利益的感情显得如此纯粹和炽热。

高中毕业,我没有考上大学,倪少阳则放弃了上大学的机会。1998年的夏天,倪少阳突然不告而别,从此杳无音信。这件事给我打击极大,我一度对爱情充满了怀疑。此后的四年,我疯狂相亲,也无非想在那些人的身上寻找倪少阳的影子。

 (资料图片 图文无关)

那日,倪少阳久久地望着我,却只是走上来,轻轻地对我说:“你过得好吗?”没由来的,我的眼圈红了,心底涌出无限的委屈。聚会上,我避开他,拒绝与他做任何交流。临别的时候,倪少阳刻意追上我,说:“我走的那年,给你留了一封信。我现在的心意依然不变。”“什么信?”我一头雾水。“那年我离开的时候,给你写了一封信,交给你爸爸了。他没有转交给你吗?”他同样疑惑地看着我。

回到家里,我向父亲询问此事。父亲最开始否认,在我的追逼下,他终于承认了。妹妹在父亲的授意下,向我转述了信件的部分内容。原来,那封信全家人都看过,只有我不知道。倪少阳在信里说,他决心改变自己的命运,他要带着母亲去广州打拼,一面工作,一面给母亲治病。他承诺,等他功成名就的那天,他一定会回来找我……然而,我的父亲,怕我跟着倪少阳吃苦,狠心毁掉了那封信。“你想怎么办?”父亲小心翼翼地问我。“我还能怎么办?”我忍不住号啕大哭。

 (资料图片 图文无关)

倪少阳临走前约我见面。“其实,我是得知你要结婚的消息才赶回来的,同学会也是我组织的。”他望着我的眼睛说:“虽然我现在算不上功成名就,但是我可以养活你,养活我们未来的孩子,你愿意跟我走吗?”我流着眼泪,只是默默不语。

倪少阳走了,我行尸走肉一般准备着自己的婚礼。婚礼的前一天,我突然强烈地渴望自己像泡沫一样消失。我独自一人,在我和倪少阳曾经走过的路上游荡。家人四处寻找,闹得鸡飞狗跳,他们大概以为我会逃婚。其实,我也想逃婚,可是,我不能这么不负责任。婚宴订了,亲友都通知了,我不能让父母下不了台。更何况,尹国强什么错都没有,这样的痛苦不应由他来承担。

婚姻的伤

婚后,尹国强一如既往地疼我宠我。然而,生活却喜欢跟我开玩笑,一再地挑战我的心理底线。

 (资料图片 图文无关)

2003年,我怀孕了。2004年4月,通过剖腹产,我产下一名男婴。可是,孩子在肚子里就没有了呼吸。这件事给我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创伤,那之后,我与老公之间就非常不顺利。我一直怀不上,婆婆渐渐心生不满,时常指桑骂槐,说我中看不中用,又说因为娘家太穷,我才这么瘦。我每日以泪洗面,几近崩溃。那几年,我几乎把所有的妇科检查都做遍了,遭受的痛苦罄竹难书。检查结果显示,我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我便让尹国强去检查,可是,他不肯去。在我的软磨硬泡下,他终于去了,果然是他的原因——精子成活率低。努力了三年后,我们终于又有了儿子。

儿子出生后,因为婆媳不合,我干脆辞职在家,专职带孩子。带孩子是个辛苦活儿,我身体又弱,根本没有精力顾及其他。尹国强却是个精力旺盛的人,我没有办法满足他。最开始,尹国强会耐着性子哄我求我,渐渐地,他开始不耐烦了。有一次,我们又因为这件事闹别扭,他恨恨地对我说:“老子恨不得一脚把你踹下去。”我也气坏了,指着他的鼻子:“你有种就踹啊!”结果,他真的一脚把我踢到床下去了。

 (资料图片 图文无关)

那天晚上,我哭了整晚。我累死累活地在家带孩子,作为老公,他不仅不体谅我,反而只知道满足自己的欲望。嫁给这样的男人真是我的悲哀。我越想越伤心,干脆收拾行李,准备回娘家。尹国强大概觉得自己做错了,抱住我不肯放手,他连连赔不是,又说他会这样都因为实在太爱我。

这件事虽然就此平息了下去,但是我心里却留下了阴影。我们的夫妻生活也越来越糟糕。只要想到尹国强要回家,我心里就会压上一座大山。

迷失的心

儿子上幼儿园后,我不顾尹国强的反对,坚持出来工作。工作让我找回了自信和快乐。同事们都说,我看上去根本不像三十多岁的女人,最多二十岁出头。裴东喜是我的同事,他小我9岁,平时喜欢跟在我身后叫我“姐姐”。他租的房子离我们家只有200米的距离。

夏天的傍晚,我喜欢带着儿子去附近的公园玩。不知是不是巧合,我们经常遇到他。后来,我们干脆约着一起出来玩。儿子很喜欢他,一次竟然错把他叫做“爸爸”。他乐得合不拢嘴,从此以后便以“孩子他爸”自居。

 (资料图片 图文无关)

一个有夫之妇和一个小年轻走得太近,难免找来一些风言风语。有次,我很慎重地对裴东喜说:“很多人误会我们,以为我们在谈恋爱,以后我们还是不要经常一起出来了,免得别人说闲话。”谁知,裴东喜却说:“他们没有说错啊,我就是对你有意思。”说完,他定定地望着我的眼睛。我当时就傻了,抱了儿子就走。儿子舍不得他,一边扭动着身体一边哭着叫“叔叔”。裴东喜追上来接过儿子:“你这样会吓到孩子的。”我心乱如麻,自顾自地说:“我不会接受你的,我一辈子都会做一个好妻子、好母亲。”

那天之后,我不再带儿子去公园。

晚上可以避免与裴东喜见面,上班却避无可避。裴东喜像尾巴一样跟着我,我不跟他说话,他便坐在一旁傻傻地看着我。我终于没能抵挡住他的攻势,成了他的俘虏。

这件事很快就被尹国强知道了。他看到了我放在床头柜上的一颗避孕药。“我这么久没回来,碰都没碰过你,你吃这个药干吗?”他问我。“知道你要回来,所以提前买的。”我只能这么糊弄他。可是,他很快又发现我遗落在书桌上的一张字条,是裴东喜写的,“我就想一直看着你,抱着你,一辈子不放手……”

 (资料图片 图文无关)

我只得承认是裴东喜写的。尹国强知道这个成天叫我“姐姐”的男孩。出人意料的,他没有暴怒,只是让我给裴东喜打电话,说想请他吃饭。裴东喜得知这件事后,一副豁出去的样子,想承认一切,但是我警告他,如果他承认,他就永远也见不到我了。

那天晚上,两个男人面对面坐着,我坐在他们中间。尹国强拿着酒杯,喝一口酒叹一口气,半天也不说话。还是我说:“你有什么想问的就直接问吧。”尹国强依然不开口,还是裴东喜接下话头:“我承认,从始至终,我都喜欢姐姐。她长得漂亮,性格也好。但是,我不会破坏你的家庭,我只想做个干弟弟。那张字条是我瞎写的,我和她之间什么也没有。这杯酒我先干了,算是给哥哥赔不是。”说完,裴东喜端起面前的一杯白酒一饮而尽。尹国强也没有追问,那顿饭算是平安度过。

回到家,尹国强只幽幽地对我说了一句话,“你能不能把你的心放在我这里?”

现在,尹国强暗暗对我加强了控制,无论工作多忙他都会抽空回家。另一方面,裴东喜也不肯放弃,他希望我能勇敢地选择与他在一起。

我彻底迷失了,我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选择。

上一篇:嫩模口述:我被老总下了催情药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