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为求安心我雇发廊小姐色诱老公

这是一位上海朋友在电话中讲给我的一段婚外情故事。讲完之后,朋友认真地问我,他们维持了10年的婚外情,你觉得那是不是爱情。 坦诚说,听完这个故事后,我第一个反应是,在一夜情、婚外情成为都市快餐的时候,是什么力量让这段错爱走过了风雨10年?尽管故事本身并没有多少吸引眼球的卖点,甚至还有些俗套,但故事背后却让我陷入思考,婚外情是不是爱情?婚外情是身体需要还是爱情需要?

在现实的婚恋中,传统道德对于婚外情永远说的一个字就是“不”,一个“不”字,往往让婚外情男女双方最后两败俱伤,身心疲惫。这也是婚外情一晃而过,转瞬即逝,难以修成正果的原因吧。即便是婚外情圣典《廊桥遗梦》中讲述的那段伟大的婚外情,也依然逃不脱现实的羁绊。

婚外有情,还是婚外无情?对这个问题,我其实也很迷茫。甚至我也在不断的问自己,婚外情究竟是不是爱情?

朋友讲述的这个婚外情故事,男女主人公都已经步入不惑之年,早已没有激情年代的那份冲动,而且都有自己的家,却将这段为世俗所不接受的婚外情维持了长达10年之久,如果双方没有爱情做支撑,仅靠身体的需要,能风雨走过10年的漫长情感历程吗?人生能有多少个10年可以等待,尤其对步入不惑之年的围城男女。一直以来,婚外情备受世俗和道德的责难,即使双方付出真情,轰轰烈烈的爱上一回,又能如何?或许,婚姻关乎道德与责任,而爱情却与道德无关,只关乎现实的选择。

无性婚姻让我爱上了我的上司

我不知道该怎样来描述我的婚姻生活,说来让人有些不齿。我和老公虽然同床共枕,却彼此碰都不碰一下,像两个不相干的人,这样居然走过了整整10年。很少有人相信这是真的,曾与闺中密友谈起我的婚姻生活,密友竟然笑我们都是性冷淡。

不怕你笑话,我和老公即便是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我们彼此都不会有任何冲动,甚至连看一下的欲望都没有。我们同居一室,却形同陌路,我在外面的工作和生活,老公从来不过问,同样,我对他的工作和生活也漠不关心,彼此都当对方不存在一样。曾经在一本杂志上,看到关于家庭冷暴力的论述,竟引起我深深的同感。

我不知道我和老公之间是否属于家庭冷暴力,但我清楚的知道,我和老公的婚姻早已死了,只是我们彼此都没有勇气去埋葬它。或许是为了面子,或许是为了年幼的女儿,或者是为了双方年迈的父母,或者什么都不为,仅仅是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都做了一次同样错误的选择,然后彼此都不愿意去面对和修正。

当第一次与家华做爱的时候,我有很深的负罪感,尽管我和老公的婚姻早已名存实亡,但毕竟家华是我老公之外的另一个男人。

事实上,我并不是一个开放的女人,在朋友和同事的眼里,我是一个非常传统的女人,甚至在我老公眼里,我也是一个非常保守的小女人。与家华悄悄的走到一起,我始终相信我们彼此都爱着对方,绝不是什么身体的诱惑。我这样讲,可能没人会信。许多人都会说,婚外情不就是找刺激吗?但我的婚外情绝不是寻找刺激。

家华是我的上司,一个很有风度的成熟男人。我尊重他,也理解他。他的婚姻非常不幸福,他老婆是个非常粗俗的女人,这在公司上下没人不知。有次听说家华与秘书出去接待客户一夜没归的传闻后,家华的老婆竟然拿着把菜刀冲进公司,一哭二闹三上吊,不但搞得公司上下鸡犬不宁,还让家华在同事面前颜面扫尽,很长时间闷闷不乐,唉声叹气。

我和家华走到一起,就是家华老婆大闹办公室的那个晚上。那天下班后,家华没有回家,要我在办公室陪他说说话。或许是同样的命运吧,我十分乐意的留下来陪着家华。那一晚,我们聊到深夜,当聊到彼此不幸的婚姻时,我们相拥而泣。其实,我和家华都很清楚,已经人到中年的我们,要抛弃双方的家庭走到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尽管我们彼此都深深的爱着对方。

因为内疚,我帮老公找了一个小姐

我得承认,爱上家华让我良心备受煎熬,也时常受到道德的拷问。我曾想着与老公结束那场无爱的婚姻,可每次回到家,我都没勇气提出来。反而为自己的出轨感到有些不安和内疚,我竟然希望老公在外面去找一个女人,平衡我内心的矛盾,尽管老公对我在外面的生活压根就不过问,也从不关心,但我还是决定为老公寻找出轨的机会。

我把这个想法告诉闺中密友的时候,密友竟然笑得前俯后仰,骂我说,其他女人整天防着老公出轨,你却巴心巴肠希望自己的老公在外面找女人,传言出去,你可能会成为轰动的新闻人物。

其实,密友一直知道我的婚姻生活不幸福,所以她还是爽快的答应帮我。在一个午后,密友从郊区的发廊找来一名颇有姿色的小姐。我开门见山地对小姐说,你帮我把我老公勾引上床,这2000元就是你的了,至于你用什么手段,那是你自己的事情,我只希望越快越好。

小姐果然不负自己的专业水平,很快就把老公勾引上床。当我突然出现在房间的时候,看到老公略显尴尬的神情,我竟然有种如释负重的感觉,好像一块石头落地了。

深爱着,却无法牵手一生

自从老公在家“出轨”被我现场逮住后,我就理直气壮的爱着家华,心里不再有什么负担。家华为了能与我走到一起,也曾不止一次地向他老婆提出离婚,可每次一提出来,他老婆就要死要活。为了能离婚,家华愿意把家里的所有一切留给老婆,但他老婆死活就是不同意,恶狠狠地说,就是要折磨家华,还说,如果再提离婚,就跟他同归于尽。闹了几次后,家华疲惫不堪,心灰意冷。

我和家华就这样尴尬的偷偷的爱着,爱得很辛苦,也很痛苦。有时,与家华温存的时候,我要求家华答应我,不再与他老婆做爱。我知道这个要求有些过分,甚至可笑,但我没法做到与一个女人共同分享一个男人。

我承认我对感情是自私的,我渴望我能完全拥有家华的爱。可现实让我们难以走到一起。事实上,家华无法面对他的家人和朋友,我也是。或许步入不惑之年的我们,除了爱情,我们都没有勇气走出自己的围城,但我们又那么的不甘心。

记得在我42岁生日那天,家华为我点燃生日蜡烛,在摇曳的烛光下,我依偎在家华的怀里,抚摸着他渐渐稀疏的头发,偶尔还能看到些许白发。我问他:“今天是我的生日,也是我们相爱的第10个年头,我们就这样一直尴尬的爱着吗?我知道你无法给我一个承诺,但作为女人,归宿才是爱的尽头,但10年来,我依然找不到我们爱的归宿。你能告诉我,我们还能这样爱多久?”

家华紧紧地搂着我,眼角有酸楚的眼泪。“我不能给你一个承诺,也无法给我们的爱一个归宿,但我却可以向你保证,这10年来,我是真心爱着你的。”家华吻着我,喃喃地说,“我希望能爱你到老,今生无缘让你做我的新娘,我希望来生一定隆重的娶你回家。”

这是家华10年来给我的一句承诺,让我在感动之余,更感伤。我们这段不为世俗接受的爱情,还能真正走过下一个10年吗?我不知道,我感到忧伤。 

上一篇:惊呆了!妻背着我取走20万救病危情人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