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老诅咒: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

 (资料图片 图文无关)

 倾诉人:钟美惠 女 24岁会计

时 间:2010年12月7日

四季中庭初次见到钟美惠,是在冬日里一个暖暖的午后,阳光透过玻璃幕墙洒在钟美惠的身上,让她整个轮廓显得很柔和,有一种别样的美。

当这样一个衣着时尚、眉目如画的女人在阳光下哭泣,旁边经过的人纷纷侧目,而她浑然不觉,兀自伤感。

“我对你,同情多于爱情,以后的生活我没有信心……”“今年过年你回来吧,我们可以复婚……”

一个是自己深爱的现任男友,一个是对自己情深似海的前任老公,面对这两难的抉择,钟美惠不知如何是好。

 (资料图片 图文无关)

锥心缺憾

一切要从我的前夫王勇说起。

2005年,我在江苏某企业上班,在那认识了王勇。他比我大6岁,是个老实纯朴、待人宽厚的男人,唯一不理想的就是他的家境,但我还是在相处一年后嫁给了他。我想给他一个温暖的家。

婚后,我们一起来到武汉。落脚不久,他就凭着在沿海的工作经验和精湛技术,谋得一份月薪4000元的工作。我们俩都喜出望外,王勇原本就是个顾家的好男人,每天一下班就回家,洗衣做饭什么的都跟我抢着做,对我关怀备至。

那段日子,是我人生最快乐的时光。也许是我的幸福引起了老天的嫉妒,结婚日久,我却始终没有怀孕。王勇可是家里的独子啊,我不敢想象,如果……

与其在痛苦的猜测、害怕中受折磨,不如让真相痛快地打击我。这样想着,2007年夏天,我鼓起勇气,在王勇的陪同下来到医院检查。

“输卵管堵塞,”医生同情地看着我,“情况比较复杂,是先天性的,不过只要坚持治疗,还是有生育机会的。”

 (资料图片 图文无关)

“我这个样子,你会嫌弃我吗?会不要我吗?”这是我问王勇最多的话。一个女人遇到这样的情况,对老公、对整个家庭,都是一种缺憾。我不想拖累王勇,可我更害怕他离我而去,害怕自己既要面对身体的折磨,又要面对心里的伤痛。然而王勇却以实际行动证明了他对我的爱。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王勇特地向公司请了假,每天陪我说话,带我散心。我们一趟趟去医院,一家治不好换另一家,动了3次手术,中药、偏方找了无数个,前前后后算下来花了十几万元。看着王勇辛苦赚来的钱犹如流水一般往外流,我心里千万个舍不得。他却安慰我说:“你是我老婆,我的钱就是给你花的。”看着王勇眼里的从容与坚定,那一刻我觉得自己是那么幸运。

然而天公不见怜,两年多过去了,我们花光了家里的积蓄,还借了外债,我的病却仍不见好转,无奈之下,我们暂时放弃了治疗。

 (资料图片 图文无关)

歉疚之情时刻折磨着我,我不知如何面对王勇,还有我那通情达理的公婆。2009年秋,经过几番挣扎,我向王勇提出了离婚。“你是个好男人,没有必要和我这么耗下去,我们离婚吧!”我的一番话,让王勇也陷入了痛苦的抉择之中。毕竟他是家中独子,毕竟他已经年过三十,也想要有一个自己的孩子;只是,他又舍不得跟我离婚。

之后的日子,我刻意冷淡王勇,沉迷于网络。今年年初,我在网上认识了现在的男朋友阿杰。“你谈了朋友没?”第一次聊天他便直接问我。“没有,正在闹离婚。”我也很直接。两个陌生人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地说着自己的故事。不知为什么,面对网络那头全然陌生的阿杰,我突然涌起强烈的诉说欲,把心底那些从不对外人诉说的苦痛,竹筒倒豆子般告诉了阿杰。

我曾经发誓,在和王勇离婚之前,我绝对不会背叛他,可是渐渐地,我却发现自己爱上了阿杰。他知道我的身体状态,却毫不在意。我感觉到,王勇的包容是痛苦的,让我更加难受;而阿杰的不在乎却是发自内心的,让我感觉很舒服。

 (资料图片 图文无关)

2010年5月,我和王勇离婚了,我什么都没要,带着换洗衣物和满心愧疚,离开了那个家。

逃避的他

离婚后,我很快搬进了阿杰提前为我租好的房子里。他细心地置办了家用电器、锅碗瓢盆,看上去很有过日子的决心和耐心。

几个月的相处下来,我发现,阿杰是个好男人,也是个坏男人。

作为好男人的他,会为了我在雨中苦等几个小时,会陪着我忍饥挨饿,会在我不开心的时候唱歌扮鬼脸哄我开心;而作为坏男人的他,会为了和牌友大干一场扔下独守空房的我,会为了一时开心在KTV狂唱整整一夜。他钟爱麻将和唱歌,我曾在心里无数次问自己,他到底爱我多一点,还是爱他的麻将多一点,我无从得知。

本以为我和王勇已再无交集,却没想到意外发生了。

 (资料图片 图文无关)

今年10月,我刚因为麻将的事和阿杰吵了一架,就接到了母亲的电话。“美惠,你赶紧回来吧,你爸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下来了!”我一听,心里“咯噔”一下,连忙给阿杰打电话。

“我爸从楼梯上摔下来了,我要回一趟老家。”“那你回去吧。”阿杰的声音很冷淡。我顾不上那么多,收拾了行李便急忙赶了回去。

但我万万没想到,回到家中,父亲正悠闲地看着电视。

“这是怎么回事啊?”

“我们是故意骗你回来的。“母亲接过话,“人家王勇对你那么好,你却和他离婚,赶紧去跟他和好。”

意识到自己被骗之后,我立马给阿杰打电话。怎料他竟认为我是耍小姐脾气,故意编个理由回家,还荒谬地以为我和王勇一直有来往。

 (资料图片 图文无关)

这件事成了阿杰心中的结,等我回到武汉后,他出去打牌越来越频繁。积累的矛盾终于让我在10月底爆发了。

“你是不是不想和我过了?”我直直地看着他。

“是。”阿杰的回答竟如此简洁直接。

“既然是这样,那我们分手吧。过几天我会搬出去。”我丢下这句话,夺门而出。

抉择

第二天下午,我下了班一出大楼便看见阿杰在门口等我,他接过我的包,牵着我的手,陪我一起回家,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这一切,在别人看来,也许会认为阿杰依然爱我,不想和我分手,但我是了解他的,其实他只是在逃避问题。不止一次了,只要我提到和他谈谈,他就会一味逃避,我真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

阿杰曾经说过:“我和你在一起,对你的同情多于爱情。同情你是因为你的身体不好,只身一人在武汉。”这句话,我一直到现在还记得。

前段时间,王勇和我联系上了,他从离婚到现在都没再恋爱。“我一直在等你,今年过年和我一起回我家吧,我们复婚;不然的话,我就要接受别人了。”这相当于他的最后通牒。

眼前的这两个男人,一个是我深爱着的男人,却让我对未来毫无信心;一个是深爱着我的男人,为了我可以放弃一切,我对他却只有满心愧疚。我似乎陷入了最古老的诅咒:爱你的男人,你爱的男人,你会选择哪一个?

上一篇:蹊跷得绝症 5年的弥天大谎到死都没有揭穿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