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男讲述结婚5年来的那些辛酸事

那天中午,我刚一接电话,就听到一个男人的哭声,是那种毫不掩饰、放弃了自我压抑的哭,听得人心里不由一紧。从电话中嘈杂的背景声来判断,这个男人应该身处闹市区。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他如此不能自禁,竟在闹市放声大哭?当他提出见面详谈时,我马上答应了。

半个小时后,我在约定的地点等着高旭宇,却没有看见人。正当我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找他时,一个男人从旁边的小卖部走了出来,他手拿两瓶饮料,衣着整洁,看上去全然不像那种会失控痛哭的人。

要么,是某件突发的大事打击了他?要么,是长久以来的压抑终于到了爆发的时刻?眼前这个温文尔雅的男人,他承受着什么?

坐在校园里高大的法国梧桐下,高旭宇说着说着,又抹起了眼泪。

我欠了家里的债

这几天,我的表妹陆续给我发了几条短信,说她家里盖房子需要用钱,有些埋怨我的意思。看着表妹的短信,我心里万分愧疚。2000年我在武汉买房的时候,曾在家里借过1.6万元,这些钱,是父母、弟弟和姑姑一起凑的。10年了,我陆续还了一些,但还欠姑姑4000元、欠弟弟3000元。

今天上午,我在家和我老婆万立丽说起这件事,希望她同意我把钱还上,她却不相信我:“结婚都5年了,怎么突然冒出欠款来?过去怎么没听你说过?”

我记得清清楚楚,结婚时,我专门做了一个账单给万立丽看过,存了多少钱、借了多少钱、花在哪些地方,我婚前的经济状况交待得一清二楚,哪里是突然冒出来的呢?

欠债还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再说,我们总归是有工作的人,而姑姑、弟弟他们都是靠种地过活的农民;更何况,我们并不缺钱啊,房子、车子全有了不说,我一个月的收入,都不止这么些,几千元对我们来说,是小事,可对他们来说,是半年乃至一年的积蓄。

想起这些,我真的是心如刀绞,觉得没脸见人。

我什么都交给万立丽管,工资自不必说,其他所有收入,出租房子收来的租金、公司发的购物卡什么的,我一概上交。可你知道吗,她一个月给我多少零用钱?400元,她每个月拨给我的,就400元。我一个大男人,走出去身上就这么点钱,随便在哪儿请人吃个饭就没有了,可她总是说:“你又不抽烟,又不喝酒,衣服我都帮你买了,你还有什么需要花钱的地方?”

我平时花钱很省,400元就400元吧,我也习惯了,可就这样,还是有矛盾。农历七月初七的时候,不是中国的情人节么,我寻思着给老婆买点礼物,就挑了一个蛋糕,打算一家人热闹一下。

谁知丈母娘不满意,说我小气,过七夕只给老婆买个蛋糕就对付过去了,太寒碜。我倒是想大方、想对老婆好,可我身上没钱,也只能买点蛋糕、鲜花。

我觉得愧对父母

其实我刚才哭,一是因为还钱的事,第二,是想起了我去世的母亲,心里觉得特别空,就像断线的风筝在天上晃啊晃,没个着落。

我家里穷,打小只有一个念头:读书,唯有读书才能改变命运。1992年,当我顺利考上武汉的一所高校时,父母那黝黑的脸上绽放出了骄傲的笑;可骄傲背后,是无尽的艰辛。为了送我上学,他们倾其所有,没日没夜在地里干活,我的学费、生活费,是他们一滴一滴汗水砸在土里砸出来的,是一分一分的零钱攒起来的。

好不容易等到我大学毕业,还没等享福,父母的身体就由于常年劳累垮下来了。2005年,就在我结婚后不久,母亲去世了。

我还记得,那是我第一次在上班时间接到家里打来的电话,过去他们几乎不怎么给我打电话,因为那要去别人家,不光费劲,也费钱。没想到,这通电话,传来的却是母亲的噩耗。

那一刻,我想了很多。母亲手巧,做的鞋垫全村都有名,比买的那些机器绣花的鞋垫还要精致、漂亮,旁人可能无法想象,在那样的小山村里,那样一双挥着锄头、摸着泥巴的手,能做出如此精美的东西,堪称艺术品。

可从此以后,我再也穿不上母亲做的鞋垫了,一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放声大哭。当我和万立丽商量回家办理丧事的事情时,她的表现,令我伤心至今。

商量的结果是,第一,我单独回去,万立丽留在武汉。其实,那时我们已经领证办酒了,万立丽是我的合法妻子、我家的媳妇,按理说婆婆过世应该回去,但考虑到她从未去过我家,怕她住不惯,也怕我那几天忙乱顾不上她,她不回去,倒也罢了;可第二件事,我至今耿耿于怀。万立丽只同意给我500元带回去。500元,在2005年那是个什么概念?别说办一场丧事,拿在手头能买多少东西?

这些事,我从未跟别人说过。想不通的时候,心里难过的时候,我只能试着劝自己:我也有责任。毕竟,2005年我们结婚的时候,我怕家里人来了之后没地方住,就没让他们来参加婚礼,为这事,万立丽一直怨我,也有些怨我家人。她是武汉本地人,婚礼上济济一堂热热闹闹的全是她的亲朋好友,我家却一个人都没来,她有情绪,也是正常的。这件事我责任蛮大,是我没有处理好。

心中的委屈

转眼结婚5年了,5年来,万立丽还从未和我父亲见过面,逢年过节也从未寄过礼物寄过钱;我父亲至今还没见过自己的孙子。我儿子做满月时,我也痛苦了很久,请不请父亲来,我犹豫不决。他若来,是带着满腔的爱、一年甚至几年的积蓄来送礼的,要是万立丽对他不热情,对老人岂不是一种伤害?我又怕父亲花钱,大老远来了吃力不讨好,又怕老人家想看孙子,想来想去,最后还是没让他过来。

平心而论,万立丽是个好老婆,她家庭责任感挺强,对儿子、对家很好,儿子的成长、教育她费了很多心。她做的一切,也是想把家维持好。包括我的岳父岳母,他们在武汉,这些年帮我们带孩子、料理家务,做了很多事情。

可我还是想说,作为农村出身的孩子,我感觉到,万立丽这样的城市独生子女,身上总不自觉地带着对他人的攻击性,不经意间就造成了伤害。在公司里,我是一个部门主管,手下管着几百号人,要跟各个部门、各种人打交道,家里的事,我看得很淡,只是压抑久了,心里非常恼火。现在家里到底有多少钱,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如果合不拢,我打算搬出去住,实在不行就离婚算了,我绝不会向她要一分钱,净身出户。

当然,我内心深处,并不想离婚,相信她也是。但愿我和她之间,理解万岁。

(口述实录 文中人物为化名)

上一篇:荒唐!小三被丈夫切断经济来源后打电话求助我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