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结婚20年 我始终是他口中的“外人”

 

地点:皇驾咖啡(西安北路夹河街路口)倾诉人:秀娥性别:女年龄:44岁职业:全职太太记录整理:吕豆豆秀娥虽人到中年,但眉眼之处,仍能感觉到秀娥年轻的美丽,只是此时一双大眼睛充溢着满满的痛苦与忧伤。黄昏的街头,很喧嚣,秀娥的情绪却异常低沉,她开口讲了一段不幸福的婚姻——

 

地点:皇驾咖啡(西安北路夹河街路口)倾诉人:秀娥性别:女年龄:44岁职业:全职太太记录整理:吕豆豆秀娥虽人到中年,但眉眼之处,仍能感觉到秀娥年轻的美丽,只是此时一双大眼睛充溢着满满的痛苦与忧伤。黄昏的街头,很喧嚣,秀娥的情绪却异常低沉,她开口讲了一段不幸福的婚姻——

一段感情基础一般的婚姻1986年,我经别人介绍认识了大刚。大刚一米七八的个头,长得一表人才,而且家境殷实,在那个以土屋居多的时代,大刚家已盖起了楼房。家人对大刚非常满意,我却没什么感觉,建立恋爱关系后,我和大刚见面很少,以致彼此的了解不深,也为以后的故事埋下了伏笔。1988年,在双方家人的操持下,我和大刚结了婚。大刚是独子,家境又好,以致我成了小姐妹羡慕的对象,都说我找了一个好人家。我的父母也嘱咐我要知足,要孝敬公婆。像所有的新嫁娘一样,婚姻伊始,我是对未来生活充满憧憬的,可是真的过起日子来,才知道长相和物质都不是幸福的必然条件,正如那句俗话所说,婚姻是鞋子,舒不舒服,只有自己知道。大刚虽然长得好,但谈吐、举止却非常粗俗,而且典型的大男子作风,大事小事都得由他说了算。我的性格比较内向,也比较软弱,从不会和大刚争论什么,久而久之,大刚不仅不懂得谦让,反而更加骄纵。婚姻中的我,渐渐的有了许多的不开心,但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思想,让我始终安于自己的婚姻,而与生俱来的善良,让我上孝敬公婆,下善待妹妹。可是我的付出却得不到大刚家人的认可,尤其是婆婆,经常对我冷言冷语,每当我和大刚有什么不愉快,她不是从中劝和,反而偏向大刚,这让我十分伤心,但念及她是长辈,我始终尊重着她。在种种不适间,女儿、儿子相继出生了,我也将感情的重心移到了孩子的身上,他们是我活着的全部希望与温暖。虽然大刚的坏脾气,让我很受伤,夜深人静时,无以言说的寂寞与孤独常常让我落泪,但看着熟睡中两个儿女那可爱的面庞,我又忘记了所有的不快。

 

物质生活的丰富弥补不了感情的匮乏日历一天天翻过,儿女一天天长大,我也习惯了这种没有任何交流的婚姻。我每天拼命劳作着,用忙碌来麻痹自己。虽然和大刚感情有隔阂,但我依然尽到一个做妻子、做儿媳的责任,每天照顾好大刚的饮食起居,也努力地对他父母好。人们常说,人应该学会宽容和感恩。可是大刚对我的付出视而不见,甚至对我这个人视而不见。转眼间,到了2000年,大刚开始涉足建筑工程,并挣到了第一桶金。2001年,大刚在铜山新区购置了新房,我们全家从农村搬了过来。孩子们都非常高兴,我也非常高兴,毕竟城里的生活条件要比农村好,教育环境也要优于乡下。对大刚,我是充满感激的,觉着是他的努力给了全家一份好的生活,也希望他能挣到更多的钱,可以照顾家人和朋友。可是我对大刚的好感并没有维持多长时间。如果说大刚以前就是一个很自以为是的人,那么有了钱后,他更加张扬。这些年来,我逆来顺受惯了,而今,大刚更加地不把我放在眼里,所有的事情都不和我商量。以前,我非常懦弱,没有主见,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心理的成熟,我对问题有了自己的看法,有时遇到事情,也想发表一下意见。只是我刚一开口,大刚便蛮横地打断了我的话,不给我任何表达的机会。人们常说,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或许积压在我心里的委屈和怨气太多了,以后的日子里,每当有不同意见,我总要和大刚理论一番。我试图和大刚说理,但每每都失败了。大刚总是粗暴地打断我的话,如果我还想说些什么,他甚至会张嘴骂人。我特别反感男人骂人,这是没有素质的表现。大刚的所作所为,让我十分失望。但日子终归还要过下去。接下来的几年间,大刚的生意做得还算红火,经济上应该讲,还是蛮不错的。我不是小气之人,经济宽裕后,我也尽量在老人身上和大刚的几个妹妹身上多花些钱。可是大刚却全然不照顾我的家庭,只偏向他的家人。他邀请他的妹妹、妹夫加入他的公司,为他打理事务。大刚自身比较散漫,有时比较贪玩,自从他妹夫来到公司以后,逐渐地将所有具体性事务都揽下来。人心隔肚皮,我感觉大刚的妹夫没少捞好处。每当我提醒大刚要有所防范时,大刚总是很恼火,让我不要插手他的事情。

 

我在他的心中没有任何位置我家中兄弟姐妹多,家境不是很好,我很希望大刚可以提携一下我的家人。每当大刚有项目,我提出让家人也来打打工什么的,大刚总是拒绝。大刚对待他家人和对待我家人的态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让我十分伤心,以至我们之间有了吵闹。及至到后来,我们开始冷战,甚至有过一个月不说话的记录。感情渐渐伤了。2007年,我和大刚开始闹离婚。我们分了居,我独自在外面打工,自己养活自己。从2007年到2008年,我和大刚闹了将近两年。最后,在朋友的规劝下,大刚终于向我认错,并写了一份保证书,“我保证对老婆好”……这是二十多年来,大刚第一次向我认错,那天,手捧着那份保证书,我感动得哭了,决心好好过日子。我和大刚重归于好,毕竟我们共同生活了20多年,还有着一对儿女,我对大刚,还有这个家是有感情的,我将过去所有的不快都掀了过去,希望可以和大刚拥有美好的未来。生活平静了一段时间。这段时间,我努力对公婆好,希望用实际行动,证明我是一个好儿媳。这些年来,大刚父母所有的开销都是由我们负担的,包括生病住院。作为长兄长嫂,对父母好是应该的。但我有两个孩子,孩子的教育花费很高,所以,我希望大刚的妹妹也能够分担些责任。每当我向大刚提出这个要求时,大刚总是很生气地拒绝。感情的隙缝依然存在。或许由于心里一直不舒服,冲突最后还是发生了。2009年夏天,我回老家,发现大刚的妹妹、妹夫将我们放在老家院中的钢模、钢管拉走了。我很生气,打电话给他妹妹,质问她为什么不打招呼,便把东西拉走。未想到,大刚的父母、妹妹对大刚横加指责,认为他连老婆都管不住。大刚非常恼火,回到家中对我大发脾气。我感到心脏如同刀割般的痛,那时,我感到我在大刚的心中没有任何地位。

 

 

婚姻走向崩溃的边缘关于钢模、钢管的矛盾由来已久。大刚做建筑,有时没有项目做,会将钢模、钢管拉至老家存放。大刚的妹妹、妹夫见有利可图,便向外出租这些钢模、钢管,租金当然落入了他们的腰包。连续几年,我都没计较过,自家的妹妹,能帮忙,就帮一些。可是他们却没认为这是我们对他们的好,反而经常在工程上做手脚,这让我非常生气。如今,关于钢模、钢管的事,又一次让我伤透了心。我和大刚的关系又开始紧张。大刚的叔叔认为在这件事情上,大刚不对,批评了他一通。大刚才有所收敛,答应给我一个答复。可是几个月过去了,大刚始终不给我一个说法。2010年,大刚居然让他的妹妹、妹夫帮着租钢模、钢管,当我向大刚询问多少租金时,他根本不理睬我。我提醒他要防止他们做手脚时,大刚大发脾气,他说宁愿和我断绝关系,也不会不要他的家人。大刚的这句话让我伤心欲绝,我感觉到20多年的夫妻感情淡如白水,也让我彻底死了心。我再一次和大刚分居了。我想结束这段婚姻,20多年的婚姻,有15年,我是在痛苦中度过的。真的感觉自己这一生太不值了,我想开始新的生活。只是夜深人静时,想想两个孩子,我又动摇了。我深深矛盾着,也深深痛苦着……(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上一篇:不怕女人做妖 就怕男人撒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