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么多追求者我偏偏喜欢你

【有故事的人:范范 女 20岁 学生】

文/闻心

偏偏喜欢你

女孩儿总是要长大

在人的一生中,有些事儿会加速人的成长。不少年轻的女孩儿都说,工作和恋爱是让她们成长最快的两件事儿。只不过,这两种成长的外在表现不同。工作之后,即使工作环境再简单,也不会有象牙塔中的单纯了;在复杂的人事关系中,她们分明的棱角被渐渐磨平,昔日在父母膝下撒娇的小公主们也开始学会忍耐和服从;说话不经大脑的女孩子也慢慢学会让话语在头脑中多转几个圈。遇到挫折,她们不再一头扎进父母的怀里痛哭,因为她们开始意识到父母的不易。她们把泪水咽下去,鼓足勇气面对生活中的种种难题。

与之相比,恋爱带来的似乎是一种倒退——昔日的“假小子”开始偷偷在镜子前“秀”身段,从前坚强的女孩儿开始哭鼻子,人前的窈窕淑女开始撒娇任性,就连以往姐妹们心目中的“知心姐姐”都变得小鸟依人……

还没谈过恋爱的女孩儿笑着说,恋爱中的女孩儿就像神经病,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实在搞不懂她们。恋爱之后,她们无论是思想还是行为都受到了太多的拘束,这样的生活远不如单身自在。也有女孩儿斩钉截铁地说,只有没出息的女人才会让男人左右自己的生活。但现实往往是,总会有一个人在某个时刻走近她们,拨动她们的心弦。每当这时,她们就忘记了之前的信誓旦旦,变成了“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神经病”。

很多时候,女孩儿们也纳闷,以前简单的快乐哪里去了?父母从什么时候开始听自己的话了?现在的自己为什么要背负两个人甚至一个家?一个本不相干的人,却变成了自己最亲的人,那种感觉真的很奇妙。日子凭空多了份负担,多了很多烦恼,也多了份牵挂……但正是这种烦恼和牵挂,证明女孩儿们在慢慢长大。

成长是痛苦的,但没有人能拒绝长大。而只有不断成长,才有机会尝遍人生百味。

当第一位追求者表白时,范范以对方曾少还自己两毛钱为由拒绝了。可能,那时的她还没做好被爱的准备。

我是在一个传统家庭中长大的女孩儿。在我对恋爱还没什么概念时,老妈就开始给我打预防针,明确告诉我大学之前不许谈恋爱。我记得当时我舔着吃了一半的冰棒,乖巧地点头,心中却在嘲笑老妈杞人忧天。

那时候我的身材远没有现在好。回忆起来,很小的时候,爸妈也期待着把我打造成才貌双全的女孩儿。他们让我练琴、送我去跳舞,无论在什么场合下,我都不比别人逊色,那时候最骄傲的事儿是我还在电视上亮过相。爸妈的期望、同龄人的羡慕和身边人的夸奖,都让我觉得自己俨然就是个“小公主”。但是七岁那年,一场大病后的恢复期,我的体重增加了整整四十斤,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瘦过。我感觉自己一下子就从白天鹅变成了丑小鸭,那种心理落差和由此而来的不自信是没有经历过的人所无法理解的。

所以,当刘强向我表白时,我有些意外。从小学到高中,我们都在一个学校。小学时我们是同桌,我对他最深的印象就是吵架和桌上的三八线。在等待我回复的那段时间,他中午也不再回家吃饭,而是在教室里陪我吃盒饭;有时候,他会把自己饭盒里的鸡腿夹给我。

我想过要接受他,虽然他的用词很隐晦,但他毕竟是第一个对我表白的男孩儿。但我怎么想都找不到接受他的理由,想来想去,脑子里就剩下了一件事儿——小学时,我帮他买过一次1.2元的零食,但他只还了我一元钱。这样的男人怎么能要?当我用这个理由拒绝他时,他半晌没有说话。

他又坚持了一段时间,但我不再给他任何机会。他中午在学校陪我,我会跟他说让人看到我们单独在一起影响不好;他约我出去,我干脆就开玩笑说我害羞。也许他并不是真的喜欢我,就如同我并不是真的因为那两毛钱而拒绝他。回想起来,那时的我还没有做好被爱的准备吧。

和肖华在一起时,范范没有觉得快乐;分手时,她也没有伤痛。为此,她曾一度怀疑自己不会去爱。

在成长的岁月中,总会有一个人拨动你的心弦,哪怕他只是蜻蜓点水般地在你的心头掠过,让你的心微微泛起波澜。在我的生命历程中,肖华就扮演了这样的角色。

我们相识在初中开学时,而且颇有些戏剧性,这使得我曾经怀疑我们之间会发生一些事儿。在开学报到的第一天,学校发了校服和一大堆书。我抱着领来的东西慢慢挪动,他走在我前面,没有带包,突然之间,他的东西散落了一地。书太多,捡起这本那本又掉了,他有些尴尬地愣在那儿。我手头正好有一个富余的袋子,就借给了他。第二天正式上课,我发现他居然是我的同桌。

他是特别聪明的那种男孩子,成绩好、脾气好、人缘也好,特别是对我很好。我成绩不是很好,但父母对我期望很大,所以每次考试之前,我都紧张得睡不着觉。后来他开始帮我,虽然方式可能不对,但他确实尽心尽力——我们考的是A、B卷,他总是先帮我把大部分题目都搞定,然后再做自己的试卷。要不怎么说他是“牛人”呢,即使这样,他的成绩在班里也是数一数二的。

我们考入了不同的高中。初中同学聚会时,他每次都坐在我旁边,很殷勤地照顾我。偶尔,他会单独约我出去。在同学朋友的眼里,我们已然是男女朋友了,但他却从没有表白过,甚至连暧昧的话语也没有。我既期待他的表白,又害怕他说出来之后我不知道如何回复。我感觉不能就这样不明不白地走下去,就开始有意识地疏远他。

他感觉出了我的变化。他发短信问我:“你是要和我分手吗?”

我反问他:“我们在一起过吗?”一个男人连表白的勇气都没有,还有什么值得我留恋的?

可以说是在我的“诱导”下,他终于鼓足勇气说出了“喜欢你”。他很少给我发短信,而是写信。我喜欢飘香的信纸和他漂亮的字迹,更喜欢那种期待的感觉。也只有在信中,我才能感受到一种相对明确的爱的信息。

可惜好景不长,妈妈发现了我藏在抽屉最深处的那些信。出乎我的意料,妈妈并没有大发雷霆,也没有语重心长地说那些老掉牙的话,她把信还给我,只说了一句话:“你自己看着办吧。”当时的我正处在叛逆的年龄,如果妈妈说不许,我很可能会坚持;但她说让我自己看着办,我反倒不好办了。

我思量着和肖华认识的前前后后,虽然我觉得他还可以,但这是作为一个朋友时我对他的评价。我们的关系,从来都不曾比朋友更进一步,而他仿佛也永远无法走进我的内心,或者,他也从来没有尝试过要那样做。我对他的期望越大,就感到我们之间的关系越远。我不知道我这一生要寻找一个怎样的人,但我确定不是他。

我说分手,他也没有过多地挽留。我们就这样平静地分手了,平静得让我怀疑我们都没有真正喜欢过对方。我说:“我们没有真正开始是正确的。”肖华大概不知道怎么回应我,只是看着自己的脚尖发愣。

结束了,我居然没有一丝伤痛,就如我和他在一起时没有感到快乐一样。平心而论,肖华是个优秀的男孩儿,除了没有对我说出那三个字,我找不出他另外的缺点。面对这样的男孩儿不动心,难道我根本就不会去爱?

最终,范范和何超都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爱一个人太累,因此,范范决定找一个爱自己的人。

我本以为我能把肖华从心里彻底抹去,但当我确定自己爱上何超时,才发现只要有人走过的地方,总会留下痕迹。

何超是我高中同学。一直以来,我都注意着和男生保持距离,所以跟他交往很少,直到调座位时,他被调到了我的前座。他的成绩好,而且很“义气”。他经常帮我补习生物,从头到尾,一遍又一遍地讲,我烦了,他还是不肯罢休。有一天看着他,我忽然想起了初中时的肖华——同样的成绩优秀,同样试图在学习上和我齐头并进,同样的慢吞吞的个性。总之,他给了我一种似曾相识的亲切感。虽然那时候我刚刚和肖华分手,但我保证,他并不是肖华的替代品,因为我发现自己那种淡淡的情愫因为另一个女孩儿的介入而发生了化学反应。

那个女孩儿叫王茜,是我的“闺密”。当何超告诉我他喜欢王茜时,我有些失落,为什么不是我?但那种情绪一闪而过,我觉得既然我喜欢何超,而王茜又是我的好朋友,如果他们高兴,我也会跟着高兴。于是,我充当了何超的传话筒,替他向王茜表白了。

王茜承认何超是个优秀的男孩儿,但她的话和我当初对肖华的评价如出一辙,她说:“一个男子汉,连表白的勇气都没有,这样的人我看不上。”我好话说了一箩筐,王茜终于妥协了,她说只要何超表白,她就同意。其实如果我当时细细思量,应该能想到王茜并不是真的喜欢何超,就如同我不是真的喜欢肖华一样。说得不好听些,他们就如同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王茜这边算是搞定了,但何超怎么也鼓不起勇气来。今天都答应我要去表白了,但转天来就看到他趴在桌子上,可怜巴巴地说:“我怎么也说不出口”;我只好再给他打气,第二天他又对我说:“我刚要说,她就被人给拽走了”……磨磨蹭蹭一个礼拜,当他终于拉着王茜的手来感谢我这个媒人时,我却没有当初设想的成就感,心里就像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咸,但更多的是酸涩。那一刻我才发现,自己的心原来是活的,也是会痛的。

恋爱中的女人都是敏感的,尽管我极力掩饰,但王茜还是看出了我对何超的感情。她问我的时候,我否认了,不过她显然是不相信,并且为此开始远离我。一直以来,我都把朋友看得很重,否则我也不会忍受着暗恋的折磨,不对何超说一个字!而且,她应该了解我的为人,我根本不会做任何破坏他们感情的事儿。

何超也和我疏远了。有一段时间,我们碰面都不打招呼。文理分班后,王茜学了文科,何超才又开始和我亲密起来,我们又变回了无话不谈的“哥们儿”。他仍然会给我讲生物,也会在我的抽屉里塞些小零食,在变天之前给我发短信。他所做的一切都让我觉得他是喜欢我的,我总感觉迟早有一天,他会对我说出“爱”。只要他说,我就会义无反顾地和他在一起。

但是直到我们都考上大学,他被王茜甩了之后,我也没有听到他的表白。他颓废了一阵,然后开始频繁地约我出去,并且每次同学聚会时都来接我;听到追我的男孩儿的名字,他会要几瓶啤酒咕嘟咕嘟灌下去;有时候他还会偷听我打电话……我想,换了任何一个女孩儿,都不会对这些反应无动于衷吧?我在甜蜜的幻想中等待着他的表白,同时也被那种不确定性深深地折磨着。

我真的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突然,他断绝了和我的联系。虽然大多数朋友都知道我喜欢他,虽然我能在心里千百次说爱他,但绝对不会主动,这是我的原则。然而,我并不想就这样失去他,我盼着每一个特殊的节日,这样,我就有借口发一些祝福的短信,虽然他一次也没有回复过。

大一快结束时我听朋友说他要出国,我决定做最后的努力,再给彼此一个机会。我发短信问他:“你是要出国吗?”那一晚,我抱着手机睡着了,他也没有回。

爱一个人太难也太累了。也许,我应该找一个爱我的人。

缘分是种很奇怪的东西,转来转去,曾经因为发“有色”短信被范范拉入黑名单的小白又转了回来。

大学时的我已经瘦下来了,虽然说不上有多漂亮,但起码不是以前胖嘟嘟的那个丑小鸭了。我身边并不乏追求者,甚至还有一些高中时就认识的人。但越是这样,我就越觉得这些人看重的只不过是我的外表,即使这辈子不嫁人,我也不能选他们。所以彻底放下何超后,我一时并没有找到合适的对象。

有一天下午,老师有事儿没来上课,我回宿舍和朋友上网聊天。一不注意,我把回复的信息发错了。对方问我是谁,我也问他是谁。他并没有回答,但他那种调侃的语调让我一下子想起了他的名字,是小白。

一年前,妈妈忽然开始催促我找对象,她说:“赶紧吧,我们家需要一个换灯泡的人了。”我把这事儿当笑话讲给朋友听,没想到朋友说手头正好有一个,和我同龄,不过已经工作了。第二天,小白就给我打电话了。他说话的方式很奇怪,说风趣吧,但又总有些调侃的意味。最主要的是,他给我一种亲切感,所以第一次通话,他就顺利地掌握了我的基本信息。有两周的时间,他天天给我打电话、发短信,最终我们决定见上一面。

见面之前,我反复提醒自己,现实和想象是有差距的,不要先入为主地把他想象得过于完美,但他的“尊荣”我实在不敢恭维。他穿了件破旧的棉袄,并且弓着腰,两只手插在袖子里。我当时就想到了杨白劳。

我在回家的路上,就收到他的短信,他说:“我觉得你喜欢的不是我这种类型的,我们做普通朋友吧,”我回到家他又说类似喜欢我的话。我并不是以貌取人,但他的反复让我觉得他并没有和我在一起的诚意。后来,他居然发了条“有颜色”的短信给我。我从来没有收到过这样的短信,即使是玩笑,也是我不能接受的。我删掉了他的手机号和所有的短信,从内心深处把他拉进了“黑名单”。

没想到一年以后,我们会以这种方式取得联系。他一个劲儿地为当初的鲁莽道歉,解释说那只不过是个玩笑。不知不觉,我们聊了两个多小时,他忽然说:“不管怎么样,当我对象吧。”我自然是一口拒绝,但不管我说什么,怎么挖苦他,他都坚持要见上一面。我都不相信,世界上怎么会有人脸皮这么厚呢?

这次见面,他穿得整整齐齐,手里还拎着一台笔记本。他一本正经地把笔记本放在我们的座位中间,但是慢慢的,笔记本不见了,他离我越来越近,说要给我看看手相。我当然明白这是他的“伎俩”,但不知道为什么,我没有拒绝。然后他抱着我,并且吻了我的脸。

对于我来说,这都是第一次。他一米八多的个头,臂膀也很结实,被他搂着,我丝毫没有想过拒绝,而是想一辈子就这样靠着他。正当我沉浸在甜蜜中时,他突然说他其实是有女朋友的。

我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愤怒地看着他,感觉自己受骗了。他说:“我现在是二选一,只要你能说服你父母,我马上就和她分手。”

我并不想做第三者,但是那天,我分明是点头答应了。或许是心里没有了何超的日子太寂寞,或许是他的真诚打动了我,或者因为他是第一个主动而且明确地说“我爱你”的人,再或者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缘分。

我让小白把自己的事儿处理好再来找我。我想,我终于要开始一场真正的恋爱了。

小白复杂的过去和父母、朋友的抱怨让范范困惑了,只不过多了一个他,为什么生活完全不一样了呢?

只不过隔了两天,小白就约我再次见面。他说现在已经是孑然一身,只等着来爱我了。虽然我嘴上在挖苦他,但实际上我喜欢他这种腔调。这次,他说了很长的一段开场白,他说: “任何人都有过去。有些人在和你交往时,会有选择性地说一些事儿,而我想全部告诉你。”

接着,他坦白了自己复杂的过去——他曾经爱过一个女孩儿,并且和那个女孩儿发生了一些不该发生的事儿。但是在父母的压力下,他离开了那女孩儿。他想过要补偿,但心灵的伤口怎能再愈合?于是,那个女孩儿成了他心中永远的痛。

我本以为横在我们之间的是另一个人,当我努力让自己变成“第三者”之后,我才发现自己更在乎的是他的过去。但是正如他所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过去,如果还想和他在一起,我就必须接受这些。他说:“你现在要是后悔还来得及。”他说这些话的时候,我能从他的眼睛中看到悔恨、忧伤和恐惧,他一定是怕我离开吧?我不说话,只是哭,我怎么忍心再往他的伤口上撒盐呢?我说不出他具体哪些地方吸引我,但起码,他是真诚的,不会欺骗我。

他说如果我能接受他的过去,那么就可以向他提三个要求。他总是能想出稀奇古怪的方法来调节气氛,这三个要求让我想起了《倚天屠龙记》中张无忌对赵敏的许诺。我说,我不愿意做的事儿绝对不能勉强我,如果相处中发现合不来,要心平气和地分手,至于第三条,我还没有想好。其实我想说让他忘记过去,重新开始,但我知道他做不到。

就这样,他成了我的男朋友。父母要求我的男朋友必须是大学本科学历、有房有车,可他什么都没有,而且他还因发“有色”短信在我父母那儿有“案底”。我本来以为我会开始和父母的拉锯战,但妈妈居然一句反对的话都没有说,并且在知道后的第二天就要我买双高跟鞋,以配合小白的身高。莫非,这是缘分的一部分?

小白从来不和我吵架,在我发泄情绪时,他总是默默地听着,有时候会引导我哭出来。说来奇怪,那些情绪总能随着眼泪一起排出体外。我曾自认为是很独立很坚强的女孩儿,但现在,一遇到事儿,我就会给小白打电话,开口就是:“都怪你……”而他也从不反驳。

虽然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但他让我认识了一个陌生的世界,并打乱了我的心理轨迹。与此同时,麻烦也来了。往日的死党们开始埋怨我“重色轻友”,就连父母都说我心都不在家了。以往,都是父母给我打电话,但现在,妈妈会说:“闺女,能不能抽空也给我们打个电话?”一时之间,我顾得了这头顾不了那头,很难平衡这些关系。莫非,从现在开始,我就是大人了?

长大了好麻烦,但是,我愿意为了小白而长大。每一个女孩儿的生命中,都会有这样一个他吧。

挫折是一笔财富

【娟娟 女 24岁 会计】

娟娟是去年毕业的,最近才找到了一份稳定的工作。大四之前,她从来没想过自己也要像其他同学那样到处去投简历。她刚考上大学那阵儿,父亲是一家企业的老总,她就是抱着毕业后到父亲那儿工作的想法学了会计专业。大学三年,她就无忧无虑地混过去了。

大四开始找工作时,父亲却因为人事变动提前退休了。一夜之间,父亲苍老了许多。虽然父亲的人脉关系尚在,但娟娟不想让父亲为自己去求人。在家里,她对父亲保证要靠自己的能力找份工作,但是到了人山人海的招聘会现场,她连跟用人单位说句话的勇气都没有。她说:“四年,我什么都没有学会,凭什么跟人家争呢?”

就这样,娟娟错过了找工作的黄金时期。毕业时,看着别的同学都走上了理想的工作岗位,她感觉“特没脸”地回家了。父亲已经做好了要去托人的准备,这又一次激起了娟娟的斗志。不能为父亲分忧,她已经很内疚了。通过网投,她获得了一些面试机会。

在面试中,娟娟开始学会通过面试官来考察一个企业,她也认识了很多求职者,有些还成为了朋友;在工作过程中,她学会了忍耐,学会了委曲求全,也学会了有策略的据理力争。工作的辛劳让她认识到了父母的不容易,她开始精打细算过日子了,每月还能用不多的工资为父母买点儿小礼物……

娟娟说,如果不是这场突如其来的变故,她到现在可能还是父亲庇护下的“千金小姐”,那样,她也许永远都无法经历这种五味俱全的生活。

我单身,我快乐

【彭娜 26岁 女 文员】

彭娜是独身主义者。大学时,她也谈过恋爱,但她的个性太强,男友受不了她,分手了。不过她抱定独身的信念却不是受伤的结果,而是她觉得,大学期间除了读书没有其他事儿,在那么简单的环境下,她都被处理和男友的关系弄得焦头烂额。她说很难想象在以后繁忙的工作中也要分心处理这些事儿,而且,如果结婚,还要花心思处理和婆婆的关系。用她的话说,“那太可怕了”。

她情愿把时间花在旅游上。旅游时,她也从来不要旅伴,她说:“一个人的话,想去哪儿,拎起行李就走了。如果有男朋友,光商量就不知道要多久,而且这之间还有相互妥协、相互照顾的因素在内,最后去的地方不一定是自己想去的,有什么意思?我不需要任何人来迁就我,我也不想迁就别人,所以我这样的人只能选择独身。”

父母劝过她很多次,每次彭娜都表示自己喜欢这样的日子。她说:“我已经是成年人了,我清醒地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也知道自己需要什么样的生活。”但是父母从来没有放弃过为她找对象,他们总觉得女儿之所以有这样的想法,是因为还没有遇到喜欢的人。

但彭娜说自己不会变的。她不明白,成长的轨迹不止一种,为什么自己不能过想要的生活呢?

上一篇:麻辣媳妇降服性格婆婆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