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舍老情人我甘愿做第三者

当孩子离去,莫小敏再也忍不住满腹委屈,和那个男人有关的所有记忆都变成恨意,她在贴吧疯狂发帖,通过这种方式把失去孩子的痛苦转嫁到孩子的父亲身上。他是一个已婚男人,在和夏小敏相恋四年后娶了别人。

◎相恋四年却是为别人做嫁衣

夏诚追求我很多年,从高中开始,一直到大三下学期我才同意和他交往,当时我在青岛,他在济南,每次我去济南找他或者他来青岛,我都会保留往返车票,我想这是我们爱情的见证,直到两人毕业后在德州团聚,车票已经装满一个大大的钱包。

但是两人朝夕相处的生活并非想象中那样幸福,太多争吵让我们感到筋疲力尽,白天在一起吃饭时吵,晚上回到家电话上吵,他埋怨我越来越不讲理,我抱怨他对我越来越不关心。本来结婚已经提上日程,却因为这些争吵而一再搁浅,直到两人都把爱情抛在脑后,以为已经不再爱对方,轻易地转过身而去,留给对方一个远去的背影。

分手后,我冷静了一段时间,才知道失去夏诚我的生命毫无意义,这期间,他一直关注我的博客,每天的访客记录里都有他的名字,我知道他也放不下我,于是萌生了复合的想法,只要爱情在,那些矛盾应该都可以克服。

分手半年后,正当我心心念念准备再次和夏诚牵手时,却看到他在博客上传的婚纱照,新郎是他,新娘笑颜如花,紧紧依偎在夏诚的怀里,两人如此幸福,我才知道自己已经完全走出了他的世界,顿时心如刀割。

后来我才得知,这个女孩名叫王洁,早在一年前便开始追求夏诚,两人关系向来暧昧,在我们两个吵得天翻地覆时,王洁都会陪在夏诚身边,所以我们分手后,夏诚慢慢地接受了她,不久,王洁发现自己已怀有身孕,所以和夏诚“奉子成婚”。

◎因为放不下我竟成第三者

在夏诚婚礼那天,我流尽了自己一生的眼泪,工作也请了长假,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个星期没有出门,当闺蜜来找我时,我几乎已经无法走路,瘦得脱了人形,见我如此情景,闺蜜抱着我哭了好久。

一个月后,我拖着几乎要垮掉的身体去上班,居然在公司门口看见了夏诚,他似乎过得并不好,完全看不出新婚的幸福感。他是专门来找我的,因为从朋友那儿得知我因为伤心而一直请假,他说很担心我,眼神里满是爱怜。这些天的想念和委屈都瞬间爆发,再也无法假装坚强,趴在夏诚的肩头很久没有抬起头来。那个怀抱如此熟悉,我真的舍不得离开。

就这样,我们两人又开始了断断续续的联系,有时是一句“天冷加衣”的问候,有时是一句“我想你”,我们居然在这种交往方式中找到了刚刚恋爱时的甜蜜,而且经常忍不住见面,一如从前,我是他的唯一,他是我的最爱。尽管一想到他已经娶了别人,我就会心里发堵,如同一层厚厚的膜紧紧裹住了心脏,无法呼吸。有时也会有负罪感,他明明已经为人夫,而且很快将成为一个父亲,但我还是舍不得放手,就像是毒瘾一样,明明知道对谁都不好,却还是戒不掉。

夏诚和王洁的婚姻并不幸福,根据夏诚的说法,是因为两人之间没有爱情,我没有权利去评价他们是否合适,在我们三个人中,不管谁和谁之间有真正的爱情,他们俩个是夫妻,我是多余的,始终不敢承认自己是“第三者”,这个称呼曾经那样另自己鄙夷。

◎他想要儿子给我承诺了婚姻

几个月后,夏诚的女儿出生,他忙着照顾孩子和妻子,自然对我有所忽略。和以前不同,因为从心理上我已经承认他是别人的丈夫,所以不会埋怨他对我的冷落,难道人都是这样吗,在失去后才学会宽容和珍惜。

我尝试着找男朋友,相过几次亲都没有感觉,夏诚知道后很痛苦,他说不能接受我属于别人,于是对我比以前更好,还表示愿意为了我离婚,而且他特别想要一个儿子,王洁是给不了他了,只有靠我。听着他的话,我既高兴又内疚,王洁怎么办?他们的女儿怎么办?但是这些顾虑都抵不过“舍不得”三个字,我想我可以好好照顾王洁的女儿,如果王洁不同意离婚,我也绝不会去和她争丈夫。

2011年8月份,我果然怀了夏诚的孩子,几个月后检查确定为男孩,和最爱的人有一个宝宝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我也不例外,夏诚知道后,也很高兴,而且他告诉我,和王洁已经分居了,王洁也已经同意离婚,因为她也感觉到自己的婚姻里只有孩子,没有爱情,于是我幸福的等待着夏诚的婚姻,也等待着孩子的降临。

◎识破谎言孩子意外流产

很快就要休产假了,但我还是等不及给孩子买了很多小衣服,还有两个小抱枕,打开就是两个小被子,宝宝出生后既可以躺也可以盖。我也给孩子起好了名字,叫夏鹏飞或者夏一凡,意思是希望他可以很成功也可以很平凡,只要幸福就好。我完全沉浸在做妈妈的幸福之中,尽管周围的人会指指点点,但是因为坚信自己会嫁给夏诚,所以都强忍着不去在乎。

但是刚刚进入二月份,夏诚却开始不接我的电话,更是不见人影,我因为行动不便,托朋友去找他,只得到“工作忙抽时间回去看你”的答复,我心里开始不安,便直接发短信问他,“到底还要不要这个孩子?”夏诚很快就回复了,说“当然要,如果孩子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也不想活了。”我的心这才踏实一些,这个儿子对他来说很重要,所以他不会欺骗我的。

可是一个月的时间已经过去了,我却没有见到夏诚的影子,我打车来到他们单位楼下,等在门口,他出来看到我后,明显吃了一惊,我们来到一家僻静的餐厅,坐在那儿他一言不发,看上去很痛苦,但是我要一个答案,事情发展到现在我必须知道实情,终于,夏诚说,“王洁也放不下我,毕竟我们还有一个共同的女儿,如果我和她离婚,身边的朋友会骂死我的。”听到这些话时,我感觉天旋地转,他们有女儿,那我肚子里的孩子算什么?他有社会舆论的压力,我未婚先孕,顶着“第三者”的骂名,难道压力会比他小吗?

夏诚说让我生下孩子,他会说服王洁一起抚养,一定会好好爱他的。我坐在座位上,看着他的脸,什么也不想再说,起身离开了。回到家后,我开始发烧,自己随便吃了很多药,没想到肚子开始疼,我不得不给闺蜜打电话,她把我送到了医院。

等我醒来后,孩子已经没有了,我要求看看他,见我一直哭个不停,医生让我看了孩子一眼,他的一只小手背在身后,小脚丫上满是胎记,我看着他,心彻底碎了。因为不能下床,拜托朋友帮孩子拿来我给他买的衣服,裹住孩子,我想等我出院后,我会把我的孩子好好安葬,至于夏诚,我已经没有力气去找他,只有通过发帖让他知道自己所犯下的罪孽,我同样也是一个罪人,但孩子是无辜的,只希望来世他再做我的儿子,我会用尽生命好好爱他。

小月手记

莫小敏的身体刚刚恢复一些,但是情绪一直很低落,她讲述这个故事的目的是想赎罪,也想让自己坚强的面对现实。

夏诚的自私,王洁的执着,还有莫小敏的自欺欺人都是这场悲剧的源头,无辜的孩子成了他们三角关系中的牺牲品。首先,爱情对于婚姻来说很重要,这一说法无可厚非,所以王洁和夏诚因为孩子而结婚,必定会导致婚姻的不幸;另一方面,有了爱情也未必会有幸福的婚姻,正如莫小敏一直强调的“舍不得”,却成了这场悲剧最直接的原由。

介入别人的婚姻,不管他们是否幸福,都不会有很好的结局,首先是社会的舆论压力,会让人感到很自卑,莫小敏是一个大学毕业生,受到过良好的教育,为了心目中的“爱情”把一顶“第三者”的帽子扣在自己身上,可想而知,她的心理压力有多大。

人们总是有很多“舍不得”和“放不下”,在理智上明明知道一些东西并不属于自己,却偏偏由于这两个词而一错再错,这也是心智不成熟的表现,人总是不乏各种欲望,但是属于自己的可以去争取,不是自己的该放手时必须对自己狠一点。孩子是无辜的,莫小敏最最想不开的也是这个孩子的离去,她已经从中懂得了很多道理,希望她尽快走出阴霾,重新开始自己的人生。

上一篇:初恋变小三,我遭娇妻报复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