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金女爱上的富二代是假货

每个人心中都藏着无处宣泄的秘密,一定会有个角落,收留你那些脆弱的伤悲、孤独的欢喜。

倾诉人:依云(化名)女 21岁 柳州人

因为依云太年轻,我一度以为,她的故事会平淡无奇。试想一个21岁的女孩,会有怎样的爱情烦恼?无外乎是“我爱的人他不爱我”或者“这样的暗恋何时到头”,或者再大不了,就是与男朋友分手后,无法鼓起勇气面对生活。

可当依云真正出现在我面前,我却只能用“震惊”来形容。她很美,是那种与实际年龄不符的、妖娆的美——烟熏妆、蓝色指甲油,小巧的脸蛋在卷发的遮掩下,显得苍白、柔弱。她神情漠然地说:“你这里可以吸烟吗?”

然后拨动打火机,自顾自地讲下去:不要认为吸烟的女孩都是坏女孩,虽然我也好不到哪里去,我也不是为了装酷,习惯,就是一种习惯而已。我喜欢烟雾缭绕的感觉,朦朦胧胧把自己包围起来,谁都看不透我,而我也不必看清楚谁……

回忆是一把犀利的刀,让她将最真实的自己,解剖在我们面前。

最真实的自我

“每个人心中都住着一个最真实的自己,丑陋的,欲望的魔鬼;许多人穷尽一生,企图控制这只魔鬼,而我则选择将它痛快地释放出来。”这句话伴随着烟圈从依云嘴里吐出来。她以一个清冷的笑容,拉开了故事的序幕——

我承认我很拜金。绝没有什么值得你们同情的原因,就是很享受物质带给我的满足感。我并不觉得拜金可耻,倘若我含着金汤匙出生,成长在富裕的家庭,那么我的挥霍、奢侈,在外人看来一定合情合理。

所以,只能怪我家境贫寒。当然,我从不为自己的出身懊恼,与其纠结于无法改变的事实,还不如通过后天努力,去改变“先天不足”。

我在情窦初开的年纪,就不断收到男生送的礼物,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可以靠外表来获取物质。别问我谈过几场恋爱,我甚至都不知道,那种交往算不算得上爱。不过,对于贞洁这方面,我很看重,这倒不是因为我传统或爱惜自己,而是权衡利弊后,我明白“贞洁”这种东西,用在关键时刻和关键的人身上,会获得更大的“利益”。

看到这里,可能会有很多人想朝我扔砖头,或代替我父母狠狠扇我几耳光。我无所谓。因为我从来就不是“好孩子”,我的理想也不是考个好大学、找份好工作,而是用最短的时间、最快的捷径,过上物质丰盛的生活。

高中毕业那年的暑假,我认识的一些“坏朋友”常常带我到酒吧玩乐。在酒吧里结识了一个30出头的有钱男人,我谎称自己22岁,和他交往起来。

他果然有些家底,也明确告诉我,他已婚,如果我愿意,他可以“金屋藏娇”让我过奢侈的生活。

我才没那么笨,短期的以“色”易物中,女人总是最吃亏的一方。我虽然拜金,却也像大多数“正常”的女人那样,渴求一段长期稳定的关系,如婚姻。

我从他那里得到了许多好处,而他却只能牵牵我的手、亲亲我的脸,这种“不对等”的关系很快就破裂。那天晚上,他用小车把我送回家时,给了我一串钥匙。

“我租好了房子,从明天起你就搬过去吧。”他的口气不容置疑。

我还想推脱,他却撂下狠话:不去,我们就一刀两断,我送你的东西、钱,你要统统还给我!

第二天晚上,他等在我家楼下,一直给我打电话,说倘若我不出来,他就闹到我家里去。我只得匆忙下楼,他的车很快把我送到出租房里。

当时的场景很可怕,至今回忆起来,都让我心有余悸。他面露凶色,给我两个选择,要么乖乖就范,要么签下欠条,归还他的钱物。

我在惊慌失措中拼命挣扎,想跑出门外,却被他使劲地拽回来……千钧一发之际,也不知是幸运,还是机灵,我突然冷静下来。我对他说:“你这算强暴,我可以告你!你大概还不知道吧,我根本不是22岁,我还未满18岁,不信你可以看我钱包里的身份证……”

我其实已满18岁,只不过身份证上的出生日期比我实际年龄小了几个月。他愣了片刻,终于住手。

那晚,我虽然没有被他侵犯,却挨了他几个拳头,他从此再也没来找过我。

对金钱的追求

有人以为,我经历过那些可怕的事情后,会稍稍收敛拜金的行为。可我不。吃一堑长一智,我会吸取教训,重新调整计划。

我不再招惹已婚男人,把目标定为未婚年轻的“富二代”。当然,这样的男人不可能轻易出现,也不是随随便便去几次酒吧,或者在高档西餐厅喝喝咖啡就能碰上的。

所以大专三年,虽然我很努力地寻找,也没能找到期望遇见的人。

当然,这三年我也没闲着。我谈过两次恋爱,其中有一个男孩,是这些年里最让我感动的一个。他家境不错,不算大富大贵,却也衣食无忧。我们交往时,他对我温柔体贴,把零花钱攒下来给我买名牌手表、化妆品。

他知道我爱慕虚荣、拜金,却从来没有责备我。有一回下雨,我急着出门却打不到车,在电话里跟他抱怨后,他居然冒雨坐“摩的”到市中心,一辆辆地拦车,然后赶到学校来……

毕业时,他用全部的积蓄为我们报了去香港的旅游团。当时我对他有过真心,也想过“报答”他的一片痴情,所以打算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给他。他拒绝了:“我不想你勉强,而且,如果我们很快就结婚,等到那时又何妨?”他就是那么单纯的男生。

可我最终还是跟他分手了。因为,我很快就遇到了理想中的“富二代”。

最初是在一次聚会上,说不清他是谁的朋友,大家在KTV里玩得很疯。因为他长得帅,有许多女人围绕在他身边。

上洗手间时,我刚好遇见他。他身材高大,穿着时尚,笑起来很有魅力:“我们之前见过面吧,你看着很眼熟。”

我似笑非笑,这样的搭讪方式也太老套了!

正转身离开,他却叫道:“阿美!你是阿美的朋友,很多年前,我们有过一面之缘。”

我确实有个叫“阿美”的朋友,那是十七八岁时,在外边结交的“古惑女”,经常带我混迹各种娱乐场所,很够义气。

但我始终回忆不起,在何时何地见过他。

他笑道:“你不记得我也正常。那时的我太‘老实’,见了漂亮的女孩子,头低低的,都不敢多看一眼……”

他又和我聊起阿美的近况,我说很多年没联系了,听说她去了浙江,换了电话号码。他说他和阿美也不熟,是朋友的朋友。

散场后,我和另一个女孩正准备坐出租车,他却叫道:“坐我的车走吧,何必浪费钱。”

“你不是喝了酒吗?”我问。

他笑:“你不知道有一种职业叫‘司机’吗?”片刻之后,还真有个中年男人开着一辆豪车来接他。

第二天,他来电,约我下次见面。约会三次后,我和男朋友正式分手。

他是“富二代”

我不知道自己算不算他的女朋友。某次,他醉酒吻了我之后,我曾以为我们俩的关系就此确立,可第二天,他却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他身边也不缺女人,每天总会有很多女孩给他发短信、打电话。我不吃醋,我想的只是如何让他死心塌地地爱上我,然后给我名正言顺的感情归宿。

有朋友提醒过我:“你都摸不清他的背景,如何确定他是‘富二代’?”

确实,对于他的身份,我也有些猜疑。我知道他在市中心拥有一套装修华丽的公寓,可那到底是租来的还是买来的?他常常换汽车,问他原因,他笑笑:“谁规定我只能买一辆汽车。”在我身上,他很少花钱,有时我故意告诉他喜欢上了某样奢侈品,他也无动于衷。

那时我正为找工作的事情烦恼。其实我根本不想工作,不是懒惰,而是不愿为了一点可怜的薪水,去看人脸色、受气。

我问他:“你人脉广,有什么好的公司可以推荐给我?”

他抱住我:“跟我在一起的女人,从来不用工作。”

我佯装生气:“我也算你女朋友?你不是逢场作戏吗?”

结果那晚,他把我带回了他的公寓,而我也心甘情愿把自己交给了他。当我告诉他,这是我的第一次时,他有些动容。从那天起,他渐渐让我走进他的世界,也不再和别的女孩打情骂俏。

一开始,我很兴奋,觉得他终于被我掌控。可当我提出要搬进他的公寓,要他带我回家拜见父母时,他却坚决不同意。

交往半年后,我发现了许多不对劲的地方。他不用工作,我问他零花钱哪来的,他说父母给的。他有很多空闲的时间,却不肯离开广西,带我去外地旅游。每个月他都会在不固定的时间里,“消失”几天,不接电话,不回信息,问及缘由,他轻描淡写“我有自己的工作要忙”。

后来,我的某位朋友见过他后,私下跟我说:“他真是‘富二代’?很久以前,我在某家娱乐会所里,看到一个和他长得很像的男服务生……”

我一下子呆愣住了。我疯狂地寻找着蛛丝马迹,也终于辗转联系到远在浙江的阿美。阿美的话让我震惊:“我虽然不太了解他的底细,但他确实做过酒吧里的男服务生……”

我惊出一身冷汗,又恨又气地找到他。在我的质问下,他狂笑不已:“我可从没承认我是‘富二代’,至于我的过去,与你无关。我的未来,从现在起,也跟你没有任何瓜葛。”

真相一点一点揭露开来。他当然不是“富二代”,却假借这个身份“欺骗”过许多女孩。他家在农村,也曾生活贫苦,做过各种能赚钱的工作,后来,他认识了一个女人,认她做了“干妈”,生活从此改变。

我们很快分手,可不久后,我却发现自己怀孕了!我问他要“赔偿费”,他将一千元甩在我面前。我愤怒,难道这就是我的“价值”?

现在,我和他还在进行协商,如果他不给我足够的数额,我会不顾一切地对他报复。

后记:

采访结束后,我问依云:“你后悔吗?”她冷笑:“我从不浪费时间在‘后悔’这个词上,我只会尽力争取我应得的。”我:“孩子怎么办,想过以后吗?”她:“做手术就行了,我不担心。”

我轻声叹息,21岁,多么美好的年纪,可老成世故的她,却已经在金钱中慢慢腐朽。我想说些改变她价值观的话,可只开了个头就被她打断:“什么‘不要贪慕虚荣’之类的说辞,也太老套了吧,我听不进去。”

临别时,她突然转身:“那天,在工贸门口碰到我前男友,就是对我很好的那个,他身旁已经有了别的女孩,笑得那么幸福。我居然流泪了,心在刺痛。”

是啊,再多的金钱,也换不来一段美好纯真的爱情,但愿终有一天,她会懂得后悔。

上一篇:迷恋上了跟我上床的官二代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