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用真心融化了老公的大冰山

价值观多元又混乱的现代人,心灵常有被“沙尘天气”遮埋的感觉,而身边的一点温情和真诚,常常就像久旱后的甘霖,能将“沙尘”驱散,将心灵滋润。所以,当君笑告诉我她用自己的诚意和坚持,终于赢得了她深爱的丈夫的心时,我觉得自己被浓浓的感动包围,心灵仿佛柔软到了极致……

主持人的话

听过了太多消极的情感故事,今天的君笑的确让我含泪而笑了。因为篇幅的原因,其中的一些细节无法一一描述,然而,我知道,像君笑一样勇敢、达观的人在生活中有很多,他们的温情可以温暖无数坚硬的心灵。真的,生活中有很多烦恼,现实也不总让人称心如意,但只要无怨无悔地付出,只要真心实意地对待自己的亲人,头顶的天空总会阳光灿烂,前行的路也会越走越开阔。

有人曾说:世界上最近的距离,是人与人的心;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也是人与人的心。这句话,我有非常深刻的体会。我和仲文相识于1996年,2000年结婚,2003年有了我们的儿子。而直到2009年,我才感觉到来自仲文的丈夫之爱。等了这么多年,我的心终于“抵达”了他的心。

我刚毕业,招聘到仲文所在的杂志社财务科。几天后,仲文拿着摞发票到我这儿报销。他满脸阳光地跟部门其他同事打招呼,一见到我,稍一错愕,即刻又笑容满面地说:“来了个新人啊,你好!”我站起来打招呼,他又似笑非笑地说:“同志们,我们单位是不是招童工啊。这姑娘肯定未满18岁。”一句话说得满屋笑声,而我早满脸通红,羞得不知如何自处了。其实,他说得并不错,我当时非常瘦,个子也不高,扎着个马尾辫,脸上还留着几颗证明“青春”的痘痘。看上去确实比实际年龄小很多。仲文看我很局促,马上说:“开玩笑,开玩笑,年轻多好啊。”他走后,同事跟我介绍,说他是单位出名的才子。

我这人长相普通,心地不坏,就是有点拗,一般我看准的事,总会一条道走到黑。同时我还有个致命的弱点,特别崇拜文学青年,在所谓的才子面前,完全无招架之力。仲文的出现,打破了我心底的平静。单位是没秘密的,很快我就知道了他的“一切”。他已有了一个交往五年的女朋友,是美丽高挑的电视台记者,两人感情已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听过这些消息,我非常失望地自我安慰:“别自寻没趣了,本来就是没谱的事,就当是实现不了的美好梦想吧。”于是,我搁下了心里的期望,但并没放下对他的关注。

同是年轻人,我和仲文渐渐成了单位里的寻常朋友,偶尔还会和同事们一起去吃个羊肉串,讨论点世事,开点不荤不素的玩笑什么的。就这样,三年的青春时光一晃而过。

那天我一进办公室就被扑面而来的小道消息惊呆了。仲文被女朋友甩了,据说那女孩找了个很有实力的老板,而且马上就要结婚了。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仲文怎么办,当天,仲文没来上班。之后两天,他依然没来,单位里各种传言,有的说他接受不了打击,到女孩子家里、单位里去找,有的说他被女朋友骂了个狗血喷头,有的说他病了……我心绪纷乱,下班后,我找到仲文的好朋友,问了他家,就直奔而去。

在他家门口,我的敲门声就像我的心跳一样快速而剧烈。开门的是他母亲,满脸忧愁,我说明是同事来看仲文的,她带我到仲文房间。打开门,我一下被里面的酒气呛住了。然后我就看到了像摊泥一样粘在床上的他。脸上胡子拉碴一片狼藉。他母亲很痛心地说,天天如此,可怎么办啊。我当时不知怎么了,很坚定地拉了拉她的手,说“放心吧,一切都会过去的”。然后我帮着收拾了仲文房间,又在他烂醉中逼着他喂了几口水。之后,每天下班,我都会去他家,他醉了我就收拾房间,他如果没醉,我就做粥逼他吃。没什么劝慰,我知道那颗受伤的心,只能自愈。

就这样,一周过去了。有一天,仲文似乎从大梦中醒来,终于看到了每天出没他家的我,问“你怎么来了”。我直视着他的眼睛,说“我担心你,就来了”,他说“你是不是喜欢我”?我仍然直视着他的眼睛,那里面很空洞,我说“是的”。 他面无表情说:“那我们结婚吧。”我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但却完全像没了思想一样,说“好的”。

于是,半个月后,我们登记结婚了。婚礼很简单,只有双方家人和一些好友参加。这桩婚姻成为单位的热门话题,大家一致的看法是,君笑一定疯了,将来有她的苦吃。

他人在我身边心却遥不可及

新婚后的仲文就像变了个人一样,他所到之处,都一副超酷的表情,沉默成了他的代名词。

每天我们从单位一起回家,我忙着做温馨可口的晚饭,而他只需要坐在沙发上看书或听音乐。饭桌上,总是我边吃边兴高采烈地讲话,而他,偶尔会浅笑一下作回应,多数时候他都在埋头吃饭。吃完饭,我们会一起看会儿电视,这时我会抓住他的手臂来环住我的肩,而我的头靠在他胸前,他任由我摆布。我感觉着他身体的温度,却完全感觉不到他心的温度。有时我会闭上眼,去感觉自己心底里那充满了心疼的幸福。

之后,他会把自己关在书房里,我知道他在写东西,然后锁在书桌最下面的抽屉里。而我则回卧室看书,看累了,他还没过来,我就会自己先睡。但其实,我没一次真正睡着,我可以清晰地听到深夜里他走进卧室的声音,然后躺在我旁边。有时,他在睡前会看我一会儿,尽管我闭着眼,但我能感觉到他的凝视。只是我不知道这种凝视里有什么含义,但是我却可以听到我心里带着颤音的欢乐颂。

我把仲文打理得很整洁,我也每天幸福满面地去上班。渐渐地,单位里的人开始转向其他兴趣点。而朋友们却仍在关切着我的情况。他们称我“敢死队员”,说我有大无畏的牺牲精神,认为我只得到了仲文的躯壳,天天对着个心已死的人,怎么熬下去啊。我却无比甜蜜地说只要我爱他,管他怎么样都没关系,只要我能照顾他,疼他就行了。朋友马上抖落一身鸡皮疙瘩说,别自我麻醉了,人的忍耐都是有限的。可是很奇怪,我一点也不觉得在忍耐啊。

婚后第三个月的一天,下班后我去办公室找他,却没看见他。同事支支吾吾说,好像是他前女友当天结婚,他下午就走了。我急急忙忙赶回家,一进门,就闻到了满屋酒气,只见仲文醉倒在沙发上,茶几上横七竖八躺着若干啤酒瓶,旁边地上一滩呕吐物。我赶快拿了被子给仲文盖上,接着清理了室内。然后我坐在仲文身边,看着他脸上隐约的泪痕,不禁也掉下泪来。

我使出浑身力气,才把他扛到床上。他一直沉睡着,直到我睡下,他都没醒。我放了个暖瓶在床旁边,怕他半夜醒来口渴。半夜时分,恍惚间我感觉他醒了,我还没来得及睁眼,他一把搂住我,脸贴着我的脸,我感觉有一些温热的水沾到了我脸上,然后就是他喃喃自语“我什么都没有了,你还要我干什么”,那一刻,我一动没动,直到他再次睡熟过去。

不论他如何“出走”我选择坚守

后来,仲文似乎恢复了些生气,有了些笑模样,也把精力投入到了工作中,在家里也常帮我做些家务。虽然他依然每天会关在书房里,那个抽屉依然紧锁;虽然跟他靠得很近,依然无法触摸到他的心;虽然深夜梦醒,还能听到他的一声叹息,但我知道,他正在恢复。这已经足够了。

后来,我们有了儿子,仲文已是部门负责人,而我跟几个朋友成立了一个会计师事务所。看上去,那段过往已越来越淡。朋友有时会问我:仲文对你怎样?我就会说他是个好丈夫。

有一天,我一位朋友气急败坏地给我打电话:“君笑,你确定你家仲文是个好丈夫吗,我可告诉你,你别被他骗了。”我问为什么,她说:“我正在酒吧里,可是看见你家仲文搂着个小姑娘呢。”我这边低低地回了声“哦”。朋友急了:“哦,哦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早知道他这样?是真的?天哪,你疯了,你是受虐狂吗?”朋友把我大骂一顿,挂了电话。是啊,天底下的妻子都十分敏感,我怎么可能看不到他应酬回来后衣服上的女人痕迹,怎么可能闻不到他身上的女人气息。

然而,我一次也没跟他提起或向他发作过。我知道他是个用情很深的男人,否则那次事件也不会伤他那么深。为什么他痛苦时我只有心疼的感觉,因为我了解其实他的痛苦不是忘不了他的前女友,而是他的自信、自我价值都因为被甩而统统不见了。而所谓的“寻欢作乐”不过是试图找到自信的一种方式,当然这只会让他陷入更深的痛苦和失落,然而只有他自己经历他才可以领悟。

如果我去维护一个妻子所谓的尊严了,那么他将只能在这表面的寻欢作乐中沉沦,更找不到自己。而我,也将永远找不到真正的仲文。在他每次回来后,他总会狠狠地抱住我好一阵子才放手,眼里开始有了越来越多的疼惜。我一直知道,在他身体深处,那个乐观、自信、善良的仲文一直都在,只是他很害怕把自己活出来,我如果爱他,我能做的只有等待。

只要相濡以沫不要相忘于江湖

2009年快过圣诞节时,我为儿子买了圣诞礼物回家。那天仲文说他到幼儿园接儿子。一进门,我就被一餐桌的菜给搞呆了,只见仲文扎着围裙从厨房出来,嘴里欢呼着“欢迎亲爱的笑笑回家”。我当时就给逗乐了,恍惚间似乎见到了当年那个一脸阳光喊我“童工”的仲文。

他接着说,“儿子放在奶奶家了,今天我们要过二人世界。”仲文拉着我的手坐下,然后非常专注地看着我的眼睛,这时,我忽然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什么,我的心,泛起一片激动的浪花。他说:“我回来了,欢迎我回家好吗?”我的泪一下子涌上来,仲文把我搂在怀里,说:“我一直以为,我曾经的爱情多么伟大,而遇到了你,我才知道,真正的爱是什么。谢谢你一直以来的等待,谢谢你一直不放弃地爱我。”

古人云: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可是对爱来说,只要可以相濡以沫,又怎么舍得相忘于江湖呢。今天的我,很幸福,是那种心与心贴得很近的幸福。很多中年人有情感危机,其实真正的幸福不是来自于爱的回报,爱本身就已经足够了。

上一篇:老公没外遇却突然不碰我了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