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波三折!“白富美”的2.5亿天价离婚案

一场美丽的校园邂逅,一次巴厘岛的梦幻游程,35岁的商界精英陈勇加上27岁的上市公司女高管汪华,这样的婚姻在旁人看来堪称 “完美”。就是这样郎才女貌的结合,却在随后五年的婚姻生活中危机不断,最终落得分崩瓦解的结果。

离婚前夕,陈勇在婚内财产统计中发现,妻子婚后所获得的股权已水涨船高至2.5亿元人民币。而这个金额可以说是中国离婚案中金额涉及最大的案件之一。

近日,该案在浦东法院陆家嘴法庭开庭审理时,这笔本已无异议的婚内财产分割,却横生枝节,妻子突然拿出一纸协议,上面将分配所得的股权变为他人赠送给个人,让官司变得更加扑朔迷离起来。陈勇向记者讲述了波折的婚姻生活。

相识于高端管理学院

2002年的上海,正处于经济高速发展的阶段,也是创业者们最佳的创业黄金期。就在这个时候,陈勇从江苏来到上海,到中欧管理学院参加高级经理培训班。这所在上海商业圈内被称为“贵族学院”的学校,能进入的几乎都是老板或是大型公司的高管,也可以说同学间的圈子层次虽高却范围小。

没想到这次上海之行,让陈勇认识了一个带给他最大幸福也是最深痛苦的女人——汪华。

入学的第一天,陈勇就因出色地回答了外籍教师的各类问题,引起了汪华的注意。巧合的是,两人当天下课后所回的地方在同一个方向,而且两人在上海住的地方也都几乎在同一地块。

汪华的“路盲”在很大部分上也促进了两人之间的交往,以后的每次上课下课,都是由陈勇开车接送。两人在回家路上的交谈中,互生好感。

交往不到一年便成婚

就在两人尚处在朦胧阶段,汪华邀请陈勇去巴厘岛旅游。在美丽的海滩上,两人促膝谈心。交谈中,汪华抱怨对自己目前的工作不满意,做得很不开心。

陈勇立刻表示,无论汪华做何决定他都会鼎力支持。就是这样几个来回,隔在两人中间的这层纸突然被捅破了,而且关系也发展得相当迅速。

陈勇也向汪华坦陈了自己曾经的婚史,在得知陈勇已有个六岁大的女儿时,汪华显得非常兴奋,并积极要求去看他的女儿。交际能力极强的汪华也很快获得了陈勇女儿的好感,这样也让有些担忧的陈勇放下心来。

就在两人交往不到一年时,汪华说自己怀孕了,而且非常想要这个孩子,想要成立家庭。陈勇当时有些犹豫,过了没多久,陈勇答应了结婚。

2003年9月,陈勇和汪华成婚了,婚礼仪式办得非常隆重,一切都是由汪华一手操办。 “结婚的时候,汪华提出不让我女儿出席,觉得会尴尬。”陈勇考虑到汪华邀请了许多亲朋好友,而且双方都沉浸在甜蜜的爱情中,也能体谅汪华的想法,便接受了这个提议。

汪华在婚后第二年为陈勇生下了一个大胖儿子,让陈勇很是欣慰。

婚姻生活围绕房子折腾

由于陈勇当时住在徐家汇姐姐的房子里,结婚后毕竟需要有一套自己的房子。于是在汪华家人的参与陪同下,看中了一套当时价值600万元的银涛高尔夫别墅。不过此时,要陈勇一下拿出所有的钱来买房子还是有些困难。

在金钱方面有大男子主义的陈勇一直不愿意让女方出钱,宁愿自己扛400万元的贷款,无奈丈母娘希望能一次性付清。最终只能从丈母娘这里借了200万元,自己请汪华再向她公司老板借了200万元,一次性将别墅买下。

原以为终于能和妻子住在自己房子里的陈勇没料到,后来,妻子觉得这处别墅离市中心较远,她希望能在市中心买套房子。为了满足娇妻的心愿,陈勇又开始陷入了忙碌的找房、看房、买房的过程中。

从暂居徐家汇肇嘉浜路附近的公寓,到仁恒河滨,再到古北……就这样买了这套卖了那套,几个折腾,让陈勇都觉得有些居无定所。

妻子是家里的绝对重心

“结婚前,汪华说她是公司的高管,每月一两万薪水,每年最多50万元。我想,我大小也是个老板,这点钱并不算什么。”陈勇苦笑着说,“没想到,汪华和她家人比我更有钱。几年内,她父母先后买了几套高级住宅,每套都在数百万元至千万元以上。”

陈勇还发现,除了特别热衷于买房子外,女方家也是个相当大的家族,一有什么事情,总是三大姑、六大姨都会出现。

“每次家庭出游,我们少则几人,多则十几人,声势实在是浩大。”陈勇描述了自己的婚姻生活,“这让我觉得自己是娶了一个家族,非常累。”

同样,因为汪华的出色和家里的经济状况,他们一家也成了整个家族的重心,而汪华更是重中之重,事无大小都是由她来决定,当然这也就形成了汪华目前的脾气,就是倔强和强势。

手机短信隐约现疑云

不知是自己过分宠爱这个妻子,还是妻子自己的问题,结婚不到一年多,在2004年年底,陈勇似乎发现了一丝不对的苗头。

有一次半夜,妻子在熟睡,将手机放在家里的卫生间。刚开始陈勇也没有发现,直到数次手机响铃之后,他才发觉。手机对妻子来说,是个非常重要的工具,所以陈勇还是准备先给妻子把手机送过去。此时一直有个人在不停地发消息过来。可能是有些好奇,或者感觉到有什么问题,陈勇打开了其中几条。 “为何不回我消息? ”“为什么不接我电话?”“怎么了?”一句句关切的话语发自一个姓温的男人。

陈勇了解到,这个经常出现在妻子嘴边的小温,就是住在汪华肇嘉浜路那套房子楼上的男人,而这个号称邻居的男人,为什么会发这种语气的短消息给妻子?

不过陈勇毕竟还是没有过多地想下去,他怎么都不觉得妻子会和他出现问题。直到2005年年初,陈勇觉得妻子的神色有些恍惚,常常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

妻与前男友藕断丝连

1月16日,陈勇刚刚在南京过完春节踏入上海家中,妻子毫无征兆地拉着拉杆箱,说她立刻要去海南出差,公司要在那里开个非常重要的会议。而这次与以往不同,妻子非但没有让他送,整个行程也显得非常神秘,不透露任何内容。而在海南的那几天,也一直说自己忙于开会,连打个电话的时间都没有。虽然心中充满了疑虑,但陈勇还是忍住没有追问。

很快过了一个月,汪华提出希望举家出游,而地点也在海南。陈勇也没多想,立刻安排了住宿和游玩,带着一家老小十几口人赶赴海南。在海南,妻子极力推荐一家五星级酒店,而且似乎对酒店的情况相当熟悉,当然这些在以往出游中很少出现。

留了一个心眼的陈勇在安排好了大家吃喝玩乐后,向酒店前台小姐询问,在1月16日—19日,是否有位叫汪华的客人在这里住宿过。小姐的回答让陈勇震惊不已,果然不出所料,汪华在那几天就下榻于这个酒店,同时订房的还有一个人,两人是同住一间大床房,那个人姓温。 “这个毋庸置疑,肯定就是小温了,我当场就惊呆了。”陈勇说。

聚少离多隔阂渐加深

以后的两年时间里,陈勇跌入了痛苦的深渊。一方面,汪华表示不再和小温来往,但另一方面,从各种情况及通话记录来看,汪华和小温始终保持着非正常的关系。尤其是在陈勇定期回江苏打理公司的业务时,汪华和小温的交往就更加频繁。

很快,类似这样的事情再次重演,小温事件过后,一个网名为“快乐石头”的人出现在了他们的生活中。原本不怎么上网,更不喜欢网聊的汪华开始没日没夜地泡在网上,这一改变就是从2005年6月在长江商学院读书开始。

原本报名读上海班的汪华,读着读着竟然改读北京班了,也就是双休日得飞到北京去读书。这让陈勇觉得很奇怪,这种安排不是存心给自己添麻烦吗? “快乐石头”正是北京班的学生,汪华有这种举动似乎也找到了原因。平时陈勇在南通、上海两地跑,经常不在家,双休日妻子又飞去北京读书,两人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隔阂也逐渐加深。

心已死婚姻走到尽头

面对妻子的行为,陈勇实在忍不住了,终于向汪华开口询问此事。但每次只要一说到这些事,汪华就会以沉默来应对。

“我们的婚姻究竟该如何进行下去?如果你愿意和我继续过下去,以前的事我既往不咎,只希望以后能在一起好好过日子。如果你不愿意,也请告诉我,省得双方痛苦。”陈勇一次在短消息里说。

“我们是没有可能在一起。”看到妻子回的这条消息,陈勇的心顿时死了。

从此以后,妻子屡次正式要求与陈勇离婚,言辞激烈,并威胁再不同意的话,将通过法院来判决。陈勇又多次挽留无望,被迫将此事交由律师打理。

女方庭上否认男方陈述

2007年6月,在确定两人关系无法恢复,肯定破裂的情况下,陈勇向律师事务所咨询。经过分析和调查,陈勇发现,原本汪华所谓的当作奖金来发的股票,目前市值已近2.5亿。这些股票是在他们婚后得到的股权,由于汪华是所在公司的副总裁,所以作为股东之一的她,也分得了一部分股权。汪华所在公司于2007年在美国上市,所以原本看上去也就值几百万元的股票,如今翻了几番,达2.5亿元人民币。由于股票是在婚后获得,理应成为婚内财产,所以在离婚的时候应该进行财产分割。

今年八月中旬,这起涉及金额巨大的离婚案在浦东法院开庭,原本很不愿意与妻子对簿公堂的陈勇,不得不上庭陈述情况。而当他将情况说明后,妻子全部否认了所有的情况。

2.5亿财产突现赠与人

就在双方为离婚官司打得不可开交时,原本没什么争议的婚内财产分割突然出现了转折性的变化。在第一次庭审时,汪华拿出了一份协议,上面竟然清楚地写着:这些股权为赠与个人,任何人不得占有。这一情况与当时汪华所说的股权为单位福利截然不同。

更让人惊讶的是,这份协议的签署人除了汪华外,另一个是汪华所在公司的老总,这个人是中国商界的风云人物。这份协议签署的日期为2005年11月某日,而且汪华当庭明确表示,签署时双方同时在场。

经过几番查证,陈勇的律师发现,在合同显示日期那天,汪华和陈勇在美国度假,直到一周后才回来。而根据出入境记录,这位公司老总并没有出国记录,也就是说他当时肯定是在中国,所以他和汪华不可能在同一天里签下自己的名字的。就在律师提出疑问后不久,这位老总又再次委托法务人员表示,是自己搞错时间,他们公司的协议打印日期是在前,而签署协议的时间在后,也就是汪华回国后。前后说法如此不同,这让法院方面对这个证据也有所怀疑,希望协议签署双方都能出庭作证。

据悉,在法院的几次电话通知甚至下了传票后,汪华公司的老总仍不愿出面。

(文中人物皆为化名)

上一篇:冷冻21年精子受孕 “超时空女婴”创奇迹
下一篇:小保姆为做城里人 献身大自己50岁雇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