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在“钱途”里 东方今报

“钱不是问题,问题是没有钱”,尚志用这句话概括个人处境,他的爱情原本美好,却因为金钱而陷入困境。尚志的故事又跟别人不同,他的烦恼在于女友的消费观太不理智、太不健康。尚志不愿爱情走进死胡同,可怎样才能改变现状?他不知道……

□东方今报记者 彭艳

生意成就爱情

云茗是我的女朋友,26岁,本科毕业,相貌清秀,为人大方,见过她的人没有不夸的。曾有朋友打趣:“你小子好运,愣把一朵鲜花插到牛粪上,可别不知足。”我当然知足,不害臊地说,我是名副其实的妻管严,只要云茗发话,无不听从。直到有一天,我突然发现这种听从的严重后果——我成了负资产。

先说我的基本情况,28岁,开封人,从事教育行业,月收入税后4000元,2007年在市区买了套三居室,贷款20万元,每月还贷近2000元。我的工作比较清闲,有空时做些小生意,前几年挣了些钱,大概10万元,但去年春天被人骗了一遭,10万元赔得干干净净,甚至还倒贴了些。

10万元不是小数目,那段时间我很沮丧。正无奈时,一个朋友又帮我介绍一桩生意,小本买卖,挣得不多,但好歹能挽回些损失。跟我做生意的是个女孩,叫云茗,人很精明,也很干练,我们合作不错。事情了结后,我请云茗吃饭,饭桌上有酒助兴,再加上生意结束,没了经济纠葛,我和云茗的话匣子彻底打开,这才发现两人竟有那么多相似点,谈兴愈浓。

此后,我和云茗的见面越来越稠,男未婚女未嫁,自然而然成了恋人。恋爱半年,我带着云茗去见家长,云茗嘴巴甜,又会来事,我爸妈很喜欢,当场开出6800元的见面礼。此后,我便天天催着云茗带我回家,可她总是推托,这事也有客观原因,云茗自小没了父母,跟着舅舅舅母长大,他们之间感情浅,云茗不想登门。我对云茗向来言听计从,不见就不见吧,只要她爱我,我爱她,这就够了。

云茗在一所私立学校做行政工作,工资不高,不到3000元,偶尔利用手中资源发些小财,这几年来也攒了些。因为这些积蓄,云茗在日常消费中颇为自信,不管东西实用与否,看中就买,从不犹豫。我也没往心里去,哪个女人不爱购物,只要在能力范围内,买就买吧。

金钱引发矛盾

热恋期间,我和云茗沉浸在甜蜜中,对未来没有任何规划,也没有任何理财意识。去年年初,云茗提出买车,当时她手里有3万元,我手里有9万元,但其中5万元作为流动资金,一直押在跟朋友合作的公司里,无法抽离。这样,我们能用的钱只有7万元,其实7万元也够,有几款国产小车差不多就是这个价,但云茗的盲目消费观又开始作祟,她看中一款德国车,全部办下来要十几万,我劝了几句,云茗不听,甚至说了些难听话。没办法,我只好听之任之。

如云茗所愿,汽车买了回来,贷款两年,每月又要多支出几千元。虽然如此,但我和云茗还没结婚,生活简单,无其他大额消费,所以还能勉强维持。到了去年7月,公司那边又接了一单生意,需要再次投钱,朋友已把自己的份额放进去,就差我的那份投资——2万元,我回家查账,竟没一点剩余。按着我和云茗的收入,除去房贷和车贷,每月还剩3000元,再加上我的副业收入,共是6000元,可这半年竟没一分结余。我所在的城市物价并不高,3000元足以生活,那么,剩下的钱都去哪儿了?

直至此时我才发现云茗把收入和支出弄成一笔糊涂账(我们恋爱以后,经济大权落入云茗之手),我身无分文,却背着几项贷款,不是负资产又是什么?我觉得该让云茗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我们是过日子,不是过家家。

我提出记账,网上有很多记账软件,随便下载一个,每笔收入和支出都应记录在目。云茗第一时间提出反对,她觉得这种做法太琐碎,顺便还攻击了我的性格,说我不像男人。我拿出笔给云茗算账,我的各项收入加起来6000元出头,要付房贷、车贷,还要支付云茗的各项支出,基本没有剩余。我怕云茗误会,又补充解释,该花的钱得花,但两人中必须有一个存钱,这样才是过日子的态度。这话算是捅了马蜂窝,云茗完全误解我的意思,她觉得我在埋怨她,怪她花了我的钱,于是气呼呼地提出AA制。

未来不知方向

为了不激化矛盾,我不敢再言,当然,云茗的话也只是说说,她还是那样稀里糊涂地挣钱,毫无计划地花钱。我的银行卡也依然掌握在她手中,一切跟以前毫无异样。

去年9月底,我们单位集资建房,大家都踊跃认购,现在钱贬值厉害,投资到房子上更为保险。我动了心,回家跟云茗商量,想把存在公司里的那笔流动资金拿出来,再筹借些,也认购一套,只需凑足首付即可。云茗有些犹豫,如果我们把所有的钱都押到房产上,这几年就要过苦日子,而云茗一向认为,人该趁着年轻多享受,将来年纪大了,吃不香穿不美,挣再多钱也毫无意义。我苦口婆心地劝她,又拿身边人举例子,最后云茗勉强同意。

我定了一套90平方米的两居室,首付20万,拿出所有积蓄,又向亲友借了十几万。如此一来,苦日子真的开始了,三项贷款加到一起,连云茗这么迟钝的人都感到了压力。她惶惶不可终日,天天在我耳边念叨:我好穷我好穷。其实也没那么糟,俩人的收入放到一起,除去贷款,每月的剩余足够生活。而且我还有个想法,也许这种客观环境能改变云茗的消费观,让她学会量力而行。

云茗闹腾了一段,也疲累下来,两人都考虑到归宿问题,于是,我们打算结婚了。现有的这套房子前几年装修过,看起来还不错,我的意思是简单刷下墙,重铺地板,再买张婚床即可。话刚出口,云茗便大发雷霆,说我抠门儿,“谁结婚不装修啊,住在旧房子里多晦气”。我有苦难言,凭我们那点儿收入,如何凑出装修巨款?难道还要去借?

无论我怎么解释,甚至搬来云茗的闺蜜做说客,但都没用,云茗死活不肯妥协,“结婚是一辈子的事,谁说都不行”。为了这事,我们已冷战两个月,关于婚礼的计划也是一推再推。

其实云茗是个好姑娘,除了不理智的消费观,她在其他方面都无可挑剔,会做事,会做人,我没法因为钱的问题跟她分手,也下不了那个决心。所以,现在的我十分郁闷,暂且不说眼前之事,倘若按照她的消费方式生活,也许我们的后半辈子只能在困窘中度日。另外,我现在还年轻,还想创业,没有本钱又如何挣钱?这些都是问题。

我不想离开云茗,也不想这样毫无章法地生活,只能在这里发发牢骚。

■ 专家点评

正确处理财务危机

我的工作中,常遇到因为金钱关系导致婚姻危机的情况,经济问题对婚姻关系的破坏力不可低估。

目前两人的生活确实压力很大,各种房贷、车贷累积起来,已远远超过财务红线,在尚志看来,这样的状况是因为云茗的不合理消费造成,但我并不认可。云茗的问题在于不计划、不理财,而尚志的问题则在于进入理财误区。在家庭理财中,各项贷款的总计应该和自己的财务收入呈现一个合理比例,由此看来,两人是在这方面出了问题。对于尚志来说,首先要做的不是去指责云茗,而应该反思自己的“激进”,这样才有助于减少彼此的压力,增加生活幸福感。

上一篇:麻辣媳妇教你降服不同性格的婆婆 非网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