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录:恩爱夫妻的幸福生活

妻说,那天她们宿舍几位自称“老女人”的在一起闲聊时一致认为,公司里最幸福的人就数她了。妻说的时候象是在笑,又有点不好意思,看样子有些将信将疑,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我听了,撇撇嘴嘿嘿地笑两声,有点不以为然,这怎么可能呢?

妻的性情我最清楚不过,从来是有着诸多的琐事让她心生忧烦与焦虑,一天脑子里似乎就不闲着,想得还蛮远,用她的话讲叫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远虑是远虑了,可近忧即刻就多了起来,不是徒添烦恼是什么?

好象从来就没有安生过,让人不得轻松,总是要我好生的劝慰,什么话都说尽了,都说了不下N次,可她脑子似乎就不带拐弯的,怎么也听不进去,对我一天是满肚子的唠叨与忧怨,何来幸福之感?

妻说,“她们呀,那是在笑我傻,没有心计,肚子里没有弯弯肠子,并不是真夸我。”

哦,是这样吗?说来也是,妻对人没有坏脑筋倒是真的,她脑子简单,也是个直肠子,行事上较单纯,最怕别人在背后说她的坏话,也担心出什么事情有损自己的声誉,她把这看得很重要,所以为人上处处小心谨慎,甚至在楼道里连大声说话都不敢,这我也最清楚不过。

而在公司,我们俩的婚姻生活看起来也蛮和谐的,没什么大的矛盾与冲突,同事们经常会看到我们在路上散步,说不定还会搂个腰勾着肩,一路上有说有笑。

其实他们不知道,要是我们俩发生争吵,远远地看到有同事过来,她早用眼瞪着让我住声,哪还容许我表露哪怕一丝的不快,她不想别人看到后笑话的。

要说到她的傻,那就能列举不少。妻在单位做了临时工,难免有人在背后说道,她还担心有失我的脸面。有人问她能拿多钱工资,她就实打实地报数,甚至还会多说一点,好象生怕说少了别人因此会看不起自己。

我提醒她,别这样老实,最好少报点,这样省得惹出不必要的事端,现在的人看你的烟囱冒烟恨不能堵了的光景,你还敢这样自吹自擂。可她却我行我素,一点不听劝,这想必是女人天生的虚荣心在作祟。

再有,工作中稍重些的力气活,一般是男同志干的,可有时忙着找不下人,她看着忍不住就上了手。帮一次倒没什么,可由此开了个头,以后要是又遇到这样的事,别人干脆就直接叫她来做,她倒也不拒绝。我由不得要怨她是出风头,这不让人给套住了不是。

在单位别人老公都帮妻子上过班,可我没有,不是我不肯,是她不要,她说自己能干得了,就不需要我帮忙。我当然知道一个原因是她体谅我工作辛苦,怕我累着,还有一个是她骨子里想要表现出自己的刚强与自尊,可她的内心明明是很自卑的,是装出来的坚强。妻自身真是个矛盾体。

妻单纯,不懂得做秀发嗲,在别人眼里那就是傻,她似乎也正为此苦恼不已。她很羡慕那些有心计的女人,喜欢看演译宫廷里女人间明争暗斗的电视剧,这倒也没什么,喜欢看就去看去得了,与我无关。

可她羡慕那些能在领导面前拍马迎奉的人,就无可置疑地与我扯上了干系。这些人能左右逢源,会说好听的,也就很招人喜欢,更重要的是能获得某种利益与照顾。

但是她自己却做不来,抑或说做不到,自然就把希望寄托在我身上,怨我怎么和她一样没出息。

我是做不来,但我不会羡慕那种人,我安于自己的性情,觉得自己这样没什么不妥,我也高兴能坚持自己的个性,不被纷烦的外界所诱惑,也感觉到了幸福,这才是最为重要的,可这些无不让她心生烦恼。

有时我由不得想,妻是不是一个严重分裂的人,性情上有着明显的对立与背离。所以她常常显得很矛盾与痛苦,并且经受着自我的折磨与煎熬,灵与肉在撕扯着自己,寻不到快乐的出口,甚至会觉得活着没有意思,是种负累,这怎能不让人忧心?

平常的生活里,她似乎很少能感觉到快乐与幸福,也许只有我对她的好我的爱可以让她稍稍地得到一点安慰与温暖。

所以妻有时会很幸福地说,“这辈子幸亏嫁了你这样的好老公,可以给我必要的开解,要不然真不知道怎样过。”

而我却要逗她,“别,我这棵歪脖子树有什么好,还不如重找一个,你不是说村里谁谁都比我强,我这种类型你又不喜欢,在单位既没人缘,又不会巴结领导混个 一官半职的,何苦在我这里吊死。”

说着,我没好意地拿眼睛瞟她,“要是你有机会找到更好的,我一定给你开方便之门,绝不死缠着你。”

“我才不要呢,这辈子你就别有其它想法。”妻一脸的认真,看来她是赖定我了。

“别那么死心眼,现在都什么年代了,离婚率在一年年攀升,婚外情、一夜情的都成了现代人的时尚,谁还象你那么传统想要和一个人守一辈子呀,不老土了。”我笑着开导她,还想给自己找个出路呢。

妻不屑,“我不管别人,反正我就要你这辈子对我一个人好,不准有二心,我对你也是一心一意地过日子的,我可不想在婚姻上出现任何的差错。”

“那咱们不离婚,我找个情妇行不行?”我不甘心,又提出个折中方案。

“不行,我不能和别人分享一个男人,你要是和另外的女人做那种事,我会觉得脏、恶心,你就别想再碰我。”说完,妻又补充了一句,“你要找情人,哪我找行不行?”

“行呀。”我满口答应。

“你行我却不行,这种事我做不出来,你趁早打消这歪歪念头,要不然我饶不了你。”妻一定没料到我会那么痛快地回复,所以很生气地警告我。

我不好意思地笑笑,想缓和一下气氛,看起来有点凝重与严肃了。回想一下,和妻生活了这么多年,无论彼此之间发生过多大的矛盾与争吵,从她嘴里我没听到过离婚两个字,反倒是我见她怨叨得凶就有些气急败坏地嚷着要不离了得了,何苦来着,象是在威胁与泄愤。

她被逼急了就不理我,闷声不说话,直至我实在不忍心看着她那么痛苦与悲伤,陪上笑脸好生地劝慰,她心里的伤痛才会渐渐消解。后来她对我约法,以后吵架绝不准提那两个字,我乖乖地服从。

是啊,这两个字最伤感情,有矛盾与龃龉都很正常,夫妻间认识有差异,性情上有倚重,发生碰撞与摩擦实属难免,不能动不动就把那两个字挂在嘴上,显得你那么不负责任与认真。

如今妻回了家,不在我身边,心里似乎不觉间就有些按奈不住地躁动起来。她知道我这人的软肋,似乎经不住诱惑,对异性的兴趣也颇浓,感情象是很丰富,再加之孤独与寂寞的煎熬,就变得危险起来,所以提早就给我打预防针。

“你安安心心上班,可别搞出什么绯闻来?”她知道的,单位里男男女女这样的事并不鲜见。

我笑,“放心吧,就是想找也没人要。”

“没人要更好,我要呀!”妻高兴地说。她呀,也没说矜持一下。没想到把我这棵歪脖子树还真当个宝了,想必也只有她才当个宝。只是她不是整天怨叨我这也不对那也不好吗?

原来倒不尽然,真要丢掉不要还舍不得。做女人的,恐怕都想自己的丈夫十全十美,什么都尽如心意,你看她嫌这嫌那,实则最是清楚男人的好,她掂量得出轻重的。

女人的怨叨也许只是习惯性的,男人不必过于认真,就由她去好了。烦是自然得了,谁叫咱有些地方就是做不到呢,还不如许别人多说两句了?谁叫咱是男人,是女人全部的心血与依靠呢!通常的,一个女人从嫁人的那一天起就把她一生的幸福全托付了,这辈子不想变的,那你无论如何都要对得起这份深情与信任的重托。

妻说,我要是和她离婚她就自杀,她不想让人笑话。也许女人都这样说过,但不一定有几个人真会这么做。但我知道妻是认真的,她的脑子不会拐弯,难保她不会因为一时想不开而往绝路上走。

所以这辈子看来是离不开她了,即便以后真有机会遇到一位红颜(这只是个假设),有另结新欢的意思,她也不会成全我,她说的她才不会便宜了我让我轻易就得逞,甚至还会报复我的无情无义。

因为她一直觉得自己太傻,她怕她自己真傻,她想变得聪明,她不想做象自己这样没有心计的女人,她甚至有些瞧不起自己,只是她或许真是性情与智力所限,无力改变自己。

但是最起码她不想看到自己有一天被抛弃的场面,她一定会恨的,而且是从心底最深处,那时候仇恨会将她淹没,会让她疯狂,会让她丧失理智。

有句话不是说,爱得越深恨得越重,爱是自私的,尤其是在婚姻里。这听来似乎很可怕,但她要的其实也简单,就是忠诚二字,而我应该是能给予的。这爱看起来是很自私与霸道,但也更显真诚与痴心。

妻内敛之极,却有时喜欢张扬;她朴拙之极,却很喜圆滑;她最想做的,自己却做不来;她不喜欢我的性情,却又嫁给了我,而且一定要吊死在我这棵歪脖子树上。

我在想,我们每个人的内心是不是都不同程度地处于分裂状态,明明有着令人羡慕的幸福家庭,却还暗暗地渴望会有艳遇发生;明明知道有些事不可为却又有尝试的欲望在内心里躁动;明明觉得自己已经很知足了,却还隐隐地含着某种期待在里面。

人也许总是这样矛盾着的,不满足,不尽兴,抑或还有不甘心。但是有一点一定记住,珍惜手中的幸福与拥有,对爱人对家庭一定要忠诚与负责,一心一意地过好日子,那幸福与快乐就能常伴身边。

上一篇:不爱就请别把我拉上你的床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