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我只在乎自己的感觉

喜欢一个人,会卑微到尘埃里,然后开出花来。——张爱玲

“爱情不在民主范畴,只要你自己在乎就行了。”这是某位知名情感专家在回答一位为爱或不爱而纠结的读者问题时,给出的一句回答,倒是很符合这期情感主人公筱婕在面临爱情选择时所作出的行动。可能很多人觉得她不够强硬果断,但是至少她尊重自己的感受,为何不选择去相信张爱玲的那句:喜欢一个人,会卑微到尘埃里,然后开出花来。筱婕的故事也许就是很多90后爱情的一个缩影。

4月初的春日,气温虽然不高,阳光依旧灿烂。电话里约好了见面的时间地点,眼前的筱婕短短的黑发,简单的牛仔裤,浓眉大眼,身材瘦削,她略带疲惫的微笑,说:“昨天加班了。”话题从她和王洋的相识相爱聊到爱情观,流露出这个生于1990年女孩的成熟和善良……

恋就是恋,无所谓早

筱婕和王洋二人,相识于微时,见证了彼此的成长。

从小学开始就是同班同学的两个90后的男女生谈起最初印象并不深刻。“小学的记忆有点远了,真的不记得什么,既不是同桌也是不近邻。”筱婕说,两个人熟知起来还是初中之后,也是他们爱情萌芽的开始。

2003年,筱婕和王洋成了天荒坪中学初一年级的同班同学,因为小学同窗过两年,两个人很快熟悉了起来。开学没多久,王洋的“秘密”就昭然若揭。“上课的时候会偷偷写纸条跟我聊天,每次下课,他也会等我一起走;我要是和同宿舍姐妹吃饭,他也常要一起凑份子。”筱婕说,直到有一天课间,好友跑来对她说“王洋喜欢你!”她的第一反应还是“我们绝对不可能”。

“他追了我整整一年,也许是日久生情,也许是感动,我们在一起了。”在筱婕眼里,那是一段无忧无虑的中学时光。“任何小事,我们都可以玩得很高兴。比如放学一定要一起回家,而且走路一个走前一个走后,玩石头剪刀布,谁赢了谁走在前面,还有他吃饭一定不许比我快。虽然这些事有点挺幼稚,但我们却津津有味。”筱婕说,大概那个时候年纪小,才喜欢干这样“无聊”的事吧。

为了他,她吃了一个月的方便面

直到毕业进入高中,两个人还是没有动摇对彼此的感情。“我是那种恋爱之后就特别投入的人。”筱婕说,她开始一发不可收拾地对待这个男人百般地好。

“2007年吧毕业之后我们都进高中读书了,两个人成绩都一般,他在职高学了一年多的计算机因为不感兴趣,就去杭州学理发了。”筱婕说,她则继续留在学校里学外语,虽然也有小打小闹,但是相隔两地的两个人感情依旧稳定。

“我记得我们分开后的第一个生日,他特地从杭州赶回来看我,买了我爱吃的零食。但是那天很倒霉,我们下出租车的时候,他开门没注意后面的车,被后面一辆车撞掉了车门。”筱婕说,本来很开心的一次相聚,却因为这件事情闹得不愉快,司机不依不饶一定要两个人拿出600块来赔偿。

“他在学徒,几乎没有收入,自己顾自己都不行了,我也是只有家里给的生活费。”筱婕说,为了省出这笔钱,经济拮据的她吃了整整一个月的方便面,“连身边的同学好朋友都惊讶极了,因为我人很瘦,却很能吃东西,不吃饭是不可能的事情,以前我几乎不吃方便面的,但是当时为了省钱给他,只好吃方便面过日子,我回想起来也好奇自己是怎么做到的。可能为自己喜欢的人做什么都是乐意的。”筱婕说着不好意思地笑了。

浪漫的他却没有责任感

终于等到毕业工作,可以跟父母公开恋爱的事情,筱婕和王洋都相互去了对方家里正式拜访了父母。筱婕很开心,虽然当时两个人都还是20岁的孩子,但是双方父母都表示了对这段感情的支持。但随着交往的深入,筱婕渐渐感觉到王洋缺乏责任感。

“虽然我也是90后,但我觉得我不是网上形容的那种‘脑残’型的,在家里我是姐姐,洗衣做饭这些家事我样样都会,我自己的每一样东西都整理得非常整齐。”筱婕说,在父母和好友眼里,她一直都扮演着乖孩子和成熟姐姐的角色。然而王洋,却是个十足的“90后”男生。

“有一段时间他回到安吉来工作,我们租住在一起,衣服我帮他洗,饭我来做,他每天上下班的地方有点远,为了方便,公交车从来不坐,天天都打的上下班,一天至少30块。”筱婕说,每天车费加上香烟钱和吃饭的钱都要至少50块,王洋当时月工资才1500元,他连“月光族”都算不上,更别提想着去存钱了。“时间越久我就越感觉到他没什么责任感,从来没想过我们的未来,日子也是过一天算一天。”筱婕说,吵架也不能避免,两个人越是亲密,为琐事争吵的频率越高。

不过王洋始终是很爱筱婕的。“我每次加班,他总是会等在公司门口接我,就像7年前等我放学一样。”筱婕说,王洋很会制造浪漫,会在情人节的时候偷偷约她的好姐妹给自己挑一套漂亮衣服,会在生日的时候拿出仅剩200元钱买一个她最爱吃的元祖蛋糕,还会默默安排好玩的节目给她制造惊喜……

他与别的女生玩暧昧她依然选择原谅

2009年王洋的父母出钱让他创业开店,生活渐渐有了起色。筱婕原本以为,这样的日子可以一直过下去,但她突然发现王洋出轨了。

“当时他的理发店开了快一年了,他说为了上下班方便就和朋友经常住在店里。不想两个人都被困在店里,后来我找了一份工作,上班也很忙,一个月休假不到几次,我们见面的时间就变得非常少。”筱婕说,有一次她也是女人的第六感,就乘机偷看了王洋的手机,发现了他和别的女生的暧昧短信,而当她拿着这些短信去质问王洋时,得到的却是不耐烦的解释:没什么。

“好姐妹几乎都劝我和王洋分手,用她们的话来说,他是个‘薄情’的男人。”筱婕说,那次争吵,她一个人从住的地方跑了出来,已经夜里11点了,王洋只是不断地打电话来劝她回家,人却没有追出来。好姐妹陪着她痛哭到凌晨两点,最终冷静之后的筱婕跟好姐妹“信誓旦旦”地表态,这次绝对要分手,于是返家“谈判”去了。

第二天好姐妹打来电话慰问的时候,筱婕忐忑不定地回答:“我们和好了。”果然招来了姐妹的一顿“臭骂”。“每次吵架我都想要分手,他有太多太多的缺点。”筱婕说,两个人太熟太了解,年纪不大却也走到了所谓的”七年之痒”,她相信短暂的感情失焦不是这个人内心的所愿。

在朋友眼里,筱婕爱得卑微。实则呢?筱婕说,她不怕判决,不管严苛或宽容,她都接受。因为在她眼里,有王洋,她的人生便已足够。也许这就是爱的力量,一种得之我幸、失之我命的奢侈幸福感,她期待的是从爱里开出花,她也相信王洋就是心中的那个人。

记者手记:

平平淡淡才是真,所幸有她,不离不弃。我在想象,有这样一幅画面,这样两个人在一起相拥而坐,就算不说话,也可以读懂对方眼神里的内容,淡淡地相视而笑,那是怎样的一种幸福?经历了一生的风雨的两个人,待到两鬓斑白,一起坐着看夕阳,虽然平淡却意味深长,这是感情的成熟。他们都经历了彼此的成长,那种安然的相互等待,何尝不是一种相互救赎。他们已长大,他们已懂得。

上一篇:老公,我愿意和你过无性婚姻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