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酗酒的前夫总深夜骚扰我

又演夜半惊魂

今天凌晨2时许,我被一阵砸门声从梦中惊醒,侧耳倾听,又是柳民。他在门外大声叫着我的名字,并大喊“老婆,开门”。我不想理他,无奈怕他吵到邻居,只得起身穿上睡衣去开门。

门一开,一股酒气喷到我脸上,眼前是柳民那副喝得脸红脖子粗、两眼直勾勾的模样。看到我横眉怒对,他的酒醒了半截,“老婆,让我进去睡吧,我想你了。”我恨恨地看着他,“谁是你老婆,我们早已离婚了!”

柳民眼角挤出几滴泪,咚一声跪在我面前,求我给他一次复婚的机会。我厌恶地想把门关上,他却快速把门挡住,想往里闯,我吓得使出吃奶的劲堵住门……这一僵持又是大半夜。

一年多来,这一幕深夜闹剧在我家门口已反复上演。

没离婚时,他一喝醉就打我,我们6年夫妻情就是被他打没的;现在离了婚,他一喝醉就深更半夜摸到我家门口来,怎么撵都撵不走。我早已厌倦了这种生活。且不说他的一次次深夜前来让我名声扫地,我每天不仅要上班,还要独自带我们5岁的儿子,被他这么隔三岔五地闹,我已心力交瘁。

他的劣性不改

8年前,我经人介绍认识了柳民。那是我的初恋,我很爱他。他有些大男子主义,好面子。我在女人中算个子高挑的,1.68米,而柳民跟我差不多高,除相亲那天穿过一次高跟鞋,此后跟他外出我都尽量穿平底鞋。他的亲朋好友,哪个不说我贤惠。

柳民唯一的长处,是他的工作还算不错,收入是我的两倍,单位还经常发些福利。可他这个人没什么文化,混到个好单位就抖起来了。平时,经常有一些狐朋狗友请他吃饭,也有一些要办事的人托他帮忙,他每每喝得大醉而归,父母劝他他也不听。

谈恋爱时,他还能按着点,也能听进我劝。但2005年我们结婚后,他劣性毕露。他喝醉了就喜欢找我吵架,一吵架就动手。后来我怕了,见他喝醉回来就绕着走,但哪怕我躲去了洗手间,他也把我从里面拖出来打一顿。

我们的儿子是早产,先天不足,也跟他经常对我拳脚相加有一定关系。怀孕4个月时,他把我打得住了院,不是我拼命护住肚子,孩子就没了。

每次柳民酒醒后就后悔,给我道歉说好话。他说是他自己混蛋,觉得人生怀才不遇,心里憋着火,喝醉后就失控了,求我原谅他。

可我们的儿子一天天长大,他却没有半点收敛。

我已萌生去意

去年春节,我是在医院过的,被他打的。让我下定决心离婚的,是孩子。孩子已四岁多,看到他打我,吓得一边哭一边上来拉,柳民反手一掌把儿子推出老远,儿子头磕到桌角上,当场鲜血直流。我不顾身体剧痛扑过去护住孩子,娘儿俩一起大哭,他这才吓醒。

我提出离婚。此前每次我提离婚,柳家父母都会劝和。但这次,他爸妈也愤怒了,痛骂柳民。迫于压力加上多年来的内疚,柳民签了字。他住回他爸妈家,我允许他每周来探望一次孩子。

其实,我跟柳民之间是有感情的,也不是没有复婚的可能。但这一年来,他恶习不改,经常夜半冲到我家来闹,左邻右舍都不堪其扰。他戒不掉酒,我也彻底断绝了跟他复婚的心。

现在,我只是对他来闹事感到痛苦。每次,因为涉及家事,小区保安劝过后,就只能远远地看着,不知该如何处理。同情我的左邻右舍都叫我报警,我顾忌到他是儿子的父亲,不愿撕破脸皮。好心的邻居也帮我报过警,但没几天,柳民又故伎重演。

眼看孩子就要上小学了,我很着急。如果柳民再这么闹下去,我就带孩子离开武汉,去找一个清静的地方生活。再怎么,也不能让这样的爸爸给孩子的童年留下阴影。(口述实录 文中人物为化名)

上一篇:爱情有毒,我不幸中了毒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