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我愿意和你过无性婚姻

●倾诉人:金丽

●采访人:冰子

我做了无性新娘

2000年7月,我和相恋多年的男朋友姜波面临着毕业分配。幸运的是我们分到了一起。

那时我们的感情已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了,每次姜波用火辣的热情紧拥着我,我总会对他说:“你别着急,我早晚是你的。”那时我希望,要在新婚之夜才将自己托付给心爱的男人。姜波答应了我。

正当我憧憬着未来的幸福生活时,一件意想不到的事将我的美梦击得粉碎。

2001年5月的一天,姜波出差途中不幸发生了车祸,下身正好落在一块坚硬的石头上。医生的诊断报告是:外生殖器破裂,双睾丸呈粉碎状……

我脑海里一片空白,像炸裂般疼痛。

沉痛之后,我勇敢地面对现实,陪伴着姜波在医院里度过了那段伤心欲绝的日子。出院后,对于姜波的感情我一如既往,我不能随意抛弃那份沉甸甸的感情。

然而姜波总是想方设法地逃避我,有几次他十分难过地对我说:“丽,我们分手吧。”听到他这么讲,我伤心地央求他:“波,你不能这样,我知道你的内心痛苦,我不祈求什么,只求我们能在一起。”

一些要好的朋友都劝我放弃这段残缺的爱,但我没有。因为我深爱着姜波,我决定做他的新娘,即使他不能给我性爱,我也要让他在心理上得到一种幸福的满足。

2002年1月1日,我披上了洁白的婚纱和姜波步入了婚姻的殿堂。洞房花烛之夜,姜波与我静静躺在床上。为了打破僵局,我轻轻抚摸着姜波的手娇声地说:“波,我们终于走到了一起,成为你的妻子我很高兴。”一行清泪从姜波那张英俊的脸上滑落下来,他将头埋在我怀里痛哭:“丽,我对不起你……”

我安慰着姜波,鼓励他做生活的强者,那时我想,即使我们的婚姻没有性爱,也会感到幸福和快乐。

在无性的婚姻里,我与姜波用心经营着感情。姜波为了让我过得幸福,结婚不久就辞掉了工作下海经商。经过一番打拼,2004年我们拥有了自己的公司,在姜波的动员下,我也来到公司里与丈夫一道共同创业。3年不到,我们公司的固定资产已达到了数百万元。

有了钱的姜波更加疼爱我。他陪我逛遍重庆大小时装店;每到周末来临,他总会推掉手里所有工作,亲自下厨为我做上一顿美味佳肴;每次出差回来,他总忘不了给我买许多精美的礼品。

他用另一种方式爱着我

在众多商界的朋友里,我和姜波是人们羡慕不已的一对夫妻。除了性爱以外,姜波几乎用他的整个生命维护着我们那份情感,他时常自责没有尽到做丈夫的责任。曾有一次,他竟然对我说:“丽,你在外面找个情人吧,我不反对。我知道爱与性是两码事……”

我坚决反对他这种荒唐的想法,可没过多久,姜波仍然认真对我提起这件事,他说总觉得对不起我,即使我不同意,他也要给我找个“情人”。我多次与他交谈,然而他固执地坚持自己的想法,并且劝慰我,他也要为我做出一些牺牲,这样他才感觉到心理平衡。

2009年12月15日晚上,我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里。姜波不在家,我发现沙发前的茶几上有一页纸,我纳闷地拿起:“亲爱的丽,当你阅读这封信的时候,我正在外面焦急地等待你的回音。这些年来,我从内心感激你对我的忠贞不渝,然而我成了罪人……今天我已拿定主意,你必须尊重我的意见,如果你不同意,我只好远远地离开你了。我不能再拖累你了……”

读完姜波留下的这封信,我泪如雨下,慌忙拨通了他的电话,“波,你别离开我……”那时我不知道在电话里说了些什么,当时我只有一个心愿,只要姜波不离开我,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我都愿意。姜波得知我同意后,在电话里开心地笑了。

姜波让我马上到一个酒吧去。我赶到时,只见姜波与一位高大英俊的小伙子坐在酒吧的一个角落里正说着什么,姜波见我来到他们身边,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他站起来向我介绍了身边的那位小伙子,从他口中,我得知这位23岁的小伙子刚大学毕业,名叫张亮。

透过朦胧的灯光,我发现眼前的张亮与姜波长得很相像,简直就是姜波年轻时的翻版。

张亮很礼貌地对我说:“金姐,你好……”我十分尴尬,不知说什么才好。姜波用手拍了我一下轻声地说:“不要不好意思,以后你会慢慢习惯的。”

姜波离开了酒吧。我与张亮面对面地坐在那里,手足无措。沉默许久,张亮十分紧张地对我说:“金姐,你们的事,姜总已给我讲了……”我抬头望着张亮认真地问:“你是一名大学生,你不觉得这很荒唐吗?”

“开始我是这样想的,然而在大学4年与姜总的接触中,我发现姜总十分爱你,他不希望你生活在阴影之中……”

从张亮的谈话中,我知道张亮的家乡十分贫穷,4年的大学生活,姜波不但帮助他完成了学业,而且还资助了他贫困的家庭;同时我知道张亮是心甘情愿地充当目前这种角色的,也许他是出于对姜波的一种感激吧。

听了张亮的话,我严肃地对他说:“我不能接受这样的安排。私下里我们以姐弟相称吧,我们可以在姜总面前演戏,这对你我都好,可以吗?”

张亮在姜波的安排下终于成了我的“私人秘书”,他每天代替姜波接送我上下班,或者陪我从事一些商务谈判。

自从张亮走进我们的生活,姜波改变了很多,我知道他心中的那种负罪感在慢慢地消失。他不再像以前那样温柔对我,有时候表现出来的冷淡和霸道令我感到吃惊。

即使这样,我与张亮在那段时间里,依然按照约定不越雷池一步。我尽力克制着自己心中那份渴望,保持着对姜波爱情的忠贞。

然而,在长时间与张亮的交往中,我的心慢慢融化着,让我进入了一种欲罢不能的情感旋涡。

2010年5月,姜波到北京出差去了,没有姜波在我身边,张亮竭尽全力在生活上给我无微不至的关怀。

5月17日下班时,我坐上张亮开的车昏沉沉地回到家里,那天我感冒了,茶饭不思地躺在床上。张亮见我这般模样,默默地走进厨房为我熬了一碗姜汤,站在旁边看着我喝完,礼貌地与我道别离去。

我静静地躺在床上,感觉到自己的头疼痛难忍,于高烧之中我迷迷糊糊睡着了。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手机声将我从梦中吵醒,那是张亮打过来的,他在电话里问我好些了没有,我对他说可能有点发烧。听到这消息,他在电话里着急地说:“金姐,我马上就过来。”没有等我同意,他已挂了电话,10多分钟后,张亮匆匆忙忙地来到了我的身边,很快将我送进了医院,并在医院里陪了我一晚上,直到第二天我高烧退去,他才放心地将我送回住处。

感冒好了后,为了感谢张亮对我的照顾,一天晚上我特意请张亮到家里吃晚饭。然而就在那天晚上,不该发生的事终于发生了。那天晚上我与张亮都喝了许多酒,迷迷糊糊中,张亮那双有力的手一下将我紧紧地抱住……

10多天后姜波出差回来了,他不知道我和张亮之间已经发生了彻底变化。但是每一次与张亮幽会后,我的心里总有一种对不起姜波的感觉,整天生活在矛盾之中。

扭曲的性与爱让我窒息

张亮使我真正体会到女人的快乐与幸福。然而这种美好的时光犹如一颗流星发出光芒灿烂了我痛苦的感情,它使我无法逃避以后对我带来的折磨。

2010年10月的一天,我在家里呕吐不止,姜波闻讯来到我的身边,他紧绷着脸问:“你是不是怀孕了?”在他的要求下,我来医院进行了检查。检查结果出来了,医生对姜波恭喜说:“你的妻子已有身孕,情况很好。”

姜波难堪地接过检查报告单,脸色铁青。当我们回到家里后,姜波将那张单子狠狠地摔在地上,像一头暴怒的狮子向我大吼道:“我让你们在一起,并没有让你们有孩子。你真是得寸进尺啊!你以为你们在一起我的心里好受吗?”说完后,他委屈地蹲在地上双手蒙着眼睛,哭着自言自语地说,“真没想到,我真没想到啊,你竟然是这种女人……”

我闻言目瞪口呆,姜波的话深深刺伤了我,我流着泪水走出了家门。眼前人们匆匆忙忙的脚步声踏碎了我的心,我开始冷静思考自己与姜波之间的这段婚姻。我觉得如今的姜波看起来是那样的陌生,我不断地反省自己的行为以及姜波那种让人窒息的爱,一种莫名的厌倦席卷了我的整个身心,我想我应该结束与姜波的这段不正常的婚姻了。

2010年12月3日这天,我将离婚协议放在了姜波的面前。姜波苦笑地看着那张协议说:“没有想到我对你的爱换来的却是这样的结局。”我面无表情:“其实你自己心里也明白,你这样做只是想把我永远绑在你身边做傀儡……”姜波瞪着我,不再说话,很快在协议上签了字。

与姜波分手后,我拨通了张亮的电话,张亮如约来到滨江路的一个露天茶馆,他见到我,高兴地说:“这下你可以永远在我的身边了……”

我的心情很复杂。我对张亮的感情真的是一种“爱”吗?我发现自己根本无法给它一个清楚的定义。我对他说:“不,我不能接受你对我的感情,我们之间的事结束吧。”我默默地转身,消失在他的视野。

第二天,我独自一人到医院做了手术。拖着虚脱的身躯跨出医院的大门,我如释重负。

上一篇:难舍老情人我甘愿做第三者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