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乎所以生孽情:一个留守妇女的忏悔

忘乎所以生孽情

我,35岁,高中文化,家住三台县菊河乡。我和丈夫银全,相识在1989年油菜花开遍田野的时节,那时候,我们爱得像夏天一样火热,刚刚半年就进了洞房。婚后10多年,我们相濡以沫,虽苦犹甜。2000年时,一双儿女进入小学高年级,上学费用成了项沉重的负担。为了家庭的幸福和子女的将来,丈夫一步三回头地踏上了打工之旅。

同院而居的丈夫的哥哥,招了个叫羊小平的上门女婿。羊小平不怎么踏实,在外打工常拿不回来什么钱,所以家里就让他留守家园,让他妻子出去闯荡。我们两家,向来关系密切,我丈夫出门打工以后,羊小平更是经常帮我们家犁土耙田,挑粪上山,我们一家人都很感激他。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年龄只比我小一岁的羊小平就在我面前变得异样了——拿些黄段子来跟我开玩笑。开始时,我很反感他这个当侄女婿的不懂规矩。但次数多了我也就不再敏感了,或者是当没有听见,或者是笑着骂他。

他见我笑,就拿那种眼神看我。在这种“危险”境地,我怦怦跳着的心竟然忽视了远在千里的丈夫正在为一家人的幸福生活卖命,竟然忘记了丈夫对我深挚而忠贞的爱,竟然觉得丈夫木讷无味,羊小平风趣而富有激情。

去年5月的一天晚上,我俩收麦子收到11点才收工。饭后我催他回自己家去睡,他涎着脸说:“这么晚了,就在这里睡嘛!”我脸刷地红了,绵软无力地骂道:“放狗屁!”说话间,他猛然将我搂进怀里。我本能地挣扎了一下,脑中立即闪现出他对我的许多帮助,体味到那些帮助背后的热情,联想到他长期以来的追求,我心迷糊了,失去了反抗的力量……

事后,我很快自责起来,决定忘掉那一次,坚决地与他划清界线。可是,自从有了第一次,他就肆无忌惮了,而我,每到关键时刻,都要想起午夜的寂寞,想起激情时刻的快感,从而意志崩溃。就这样,我们的孽情延续了下来。

丑事败露尚未醒

去年12月29日,丈夫银全突然回到家中。他半夜时分猛地推开家门时,羊小平正在我屋里。银全抓住羊小平就是迎面两拳,吓懵了的羊小平回过神来,挣脱便跑。银全转而打我,我这才感到羞愧,木然地任他打了一通。

可是,当银全要我表决心痛改前非时,我竟然觉得他粗鲁武断不懂感情,因而态度十分勉强。第二天,银全又请来族中长辈,召开家庭会议。四五个人轮番谴责我们,话语十分刺耳,使我恨不能找条地缝钻进去,而且敢怒不敢言,会议最后形成了“羊小平帮银全砌好院坝,两家从此不再来往”的“决议”。

虽然这事实上是有利于双方家庭稳定的好事,但我却认为这次会议是对我的极大侮辱,所以在骨子里涌动着对立情绪。家族会议之后,丈夫又对我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这本是对我的宽恕,对我的爱,对我的挽救,可我竟然看成是他的可怜!因此爱理不理。

同时,羊小平也对那个“决议”不以为然,毫不把银全放在眼里,有时甚至故意在我家门前来打口哨。每当听到他的口哨,我都涌起一股激动,坐卧不安地想出去。这,全都被丈夫银全看在了眼里。

迟来忏悔警世人

1月30日这天是大年初二,银全在谈新一年的打算时,不知不觉中又谈到了我和羊小平的事。我大嚷了一声“烦得很”就冲出屋去了,到本村一个好姐妹家去打麻将打到很多人家都关灯就寝了才回家。

进到屋里时,两个孩子已经睡了,丈夫一个人在堂屋里喝酒。见我进门,问了一声“吃了没有”,我没有理他,径直到自己卧室去睡,并顺手闩上了门。

上床之后,我感到丈夫在堂屋里磨蹭了很久都没有睡,但他到底在干啥,是什么时候离开堂屋的我不知道。第二早晨,我还没有起床,就听见嫂嫂惊慌失措地大声喊:“啊呀!死人!不得了啦——”我一惊,立刻涌起一股不祥之感,马上下床奔出来,打开堂屋察看。

尽管我没有看清楚,但仍然十分肯定门前梨树上吊的那个人是我的丈夫银全,所以我当即昏倒在地。

醒来时,已经快到晌午了,银全已被停尸在院坝里了。儿子和女儿伏在尸体上哭,而我,仍然躺在门口冰凉的地上——一直没有人理我。我顿时感到,丈夫是因我而死,我欠下了命债,众叛亲离了。我不由得大哭起来。

仍然没有一个人理我,而且,哥哥嫂嫂大声地对乡邻们说:“他又没有做见不得人的事,他倒不是自杀哦,肯定是被整死了吊上去的!”这很明显是影射我,所以我和羊小平的事一下子被证实,被传播得沸沸扬扬,我成了千夫所指的坏女人,走到哪里都有人指指戳戳地谩骂。

这已经够我受的了,我也猛然间醒悟了,但他们还没有完,哥哥嫂嫂2月1日又打电话到三台县公安局去报案,说我伙同奸夫害死了亲夫,公安若不来查清楚,他们就要去上访,直到为其弟弟讨回公道。

公安局刑警大队当天就来了。羊小平在接受警方调查时,居然一口咬定和我没有任何关系,还说如果银全真是因情杀而死,也是由我和别的男人所为。警方对他的调查结束后,他就到他妻子打工那里去了,话也没有给我丢一句。刑警查了五六天,询问了我两三次,终于得出结论说银全是自杀。

但是我就清白了吗?不,因为丈夫是因我的出轨和执迷不悟而自杀的,我仍然是众人唾弃的坏女人。我无法轻松,因为真正体会到了激情浪漫皆是过眼云烟,只有平平淡淡才是真,而这时候,我已永远地失掉了深爱着我的和我同甘共苦16年的丈夫,我已经没有了真正的爱情。我还让一双儿女永远地失去了他们最亲爱的父亲,让家庭陷入了困境,让自己失去了尊严,连儿女也瞧不起我了。痛苦和内疚将缠绕我终生!

上一篇:瞬间心酸泪奔!网贴曝父亲粗糙双手
下一篇:荒唐骗局!75岁老翁应聘“富婆借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