襄汾富裕村:招个上门女婿顶门立户

按照旧时观念,没有三分奈何,谁也不愿舍家离土去当上门女婿。然而,在眼下日益富裕起来的襄汾农村,招个女婿上门渐渐多了起来……

女儿也“传宗接代”

“大嫂,这(位)是从太原来的记者,采访你家招女婿来了。”7月29日晚9时许,在襄汾县南贾镇东张村一户人家门前,该村妇女主任向女主人做介绍。

“哈哈哈……”女主人闻言先大笑起来,“采访招女婿?他有啥哩?他在天津给人家打工哩,快进屋,快进屋。”

让座,端茶,递烟。还没客套几句,女主人便打开了话匣子。

“我那女婿原来姓高,到了我家后,随了我男人的姓,现在姓李。他家是忻州(市)五台(县)豆村乡人,弟兄姐妹一共4个人。那地方生活比较苦,他没念下书,从小就出门给人家打工了。

“2000年,有人给我女儿说对象,把他领到我家来了,我看了看,觉得他模样好看,人也老实,就问他愿不愿意到我家来顶门子(当招女婿),因为我就这一个女儿,将来还要靠她传宗接代,靠她给我们养老了。他回答‘愿意’,就这把婚事定下来了。当年我就把他俩的婚事给办了。

“第二年,我女(儿)怀上了我那‘孙女’,他就在家里干这干那,伺候得可好啦。我和我男人结婚后,家里穷,生了这个女(儿)后,就再没要孩子。我把他当儿子看,使唤他干啥,他就干啥。

“我女(儿)生了娃后,我给看着。家里的地我男人一个人就种了,他闲着闷得慌。再说添了‘孙女’家里花钱也多,他就说要去天津给人家做饭挣钱,我就让他去了。他走后,平时也回不来,只是逢年过节才回来。他一回来就给我们做好吃的……咳,就跟亲儿一样!”

女主人姓宋,今年43岁。她说话时,她男人站在一边,脸带微笑,静静地听着。主人家里很洋气,偌大的客厅里,摆着像城市家庭一样的转圈沙发,29吋的大彩电放在沙发对面的一长排低柜上,屋顶上的磨砂艺术大吊灯,把家里照得亮亮堂堂。

女主人在与记者攀谈时,她女儿带着蹦蹦跳跳的“孙女”进屋来了。刚走到门口,“孙女”便朝着记者大声问候“叔叔好!”“孙女”今年4虚岁,已上了半年的幼儿园。刚才记者进屋时,她正在对面厢房里洗澡,听到动静,非要过来看看。

女主人搂着身着白色绣花连衣裙的“孙女”,脸上洋溢着幸福。“村里许多人家都把孩子送到县城去上幼儿园,是为了从小就好好培养孩子。我‘孙女’太小,我们舍不得让她离开。准备等她到了上学年龄,再把她送到县城念书。”

主人的女儿长得非常像母亲,进门后静静地站在其父的旁边,回答记者的问话,声音非常轻,脸色很红。“刚开始,我妈想让我再生一个孩子,我和他(丈夫)都不愿意,我妈就没有再勉强。后来村里管计划生育的人来找我了,我就办了独生子女证。”她羞涩地说道。

“我觉得,咱现在经济条件好了,房子这么大,院子这么大,再添个孩子,家里也热闹些。可女儿女婿都不愿意,我也就不再坚持了,”女主人对记者说,“反正生男生女都一样,生了女儿,还不是一样能传宗接代?还不是一样能养老?”

村村都有“招女婿”

32岁的段军(化名)现在是襄汾县襄陵镇河北村村民,10年前,他是离该村15公里的尧都区枕头乡郭家庄村一阎姓人家的大儿子。1995年,他离开郭家庄到河北村一铸造厂打工,经人介绍,认识了河北村段家的大姑娘。身高1.82米,又吃苦耐劳的他,很快赢得了段家姑娘的芳心。

“快要订婚的时候,介绍人跟我说,她父母想让我落(户)在她家里,就是当上门女婿。这样的话,婚事主要由她家人来办。”7月29日下午,在段家院里的树阴下,段向记者介绍说:“我当时有点犹豫,为啥呢?同意吧,我可以少花许多钱办婚事,而且将来能一直在这里打工挣钱;不同意吧,因为我是家中老大,父母还指望我生孙子,续香火哩,因为按这里的风俗,我来了后就得改姓。

“回我家跟父母一说,我妈一百个不乐意,我爸唉声叹气。我们那儿是尧都区、洪洞县和襄汾县的交界处,全是山,交通特别不便,地下也没资源,全村100来户人家都是靠种地为生。遇上年景好,能吃饱饭,遇上灾年,连个饭也吃不饱。村里人家娶个媳妇,就要借好几万块钱的债,钱比这里要花得多。

“村里年轻人听说女方家要让我当招女婿这事后,都跑过我家来劝我父母同意(这门亲事)。有的说,你给你娃攒下多少钱呢,娶回你家来,能娶得起吗?有的说,平川(指河北村一带)就比咱这山上好,起码将来娃儿念书能进好学校。还有的说,现在都啥时代了,女婿和招女婿有啥区别?关键是你娃儿不要忘了这里还有父母,还有弟弟妹妹就行……

“我母亲被劝不过,就同意了。1999年我和她结婚,名字由原来的阎军,就改成了现在的段军,咱改姓不改名嘛……”

“段军可是个好娃,”坐在旁边陪同记者采访的村干部说,“来了这家后,把这家的重活都包了。农忙时下地劳动,农闲时进厂子干活,前两年还买了个农用卡车跑运输,一年能挣个一两万(元)。”

村干部还介绍说,段家男主人手艺很高,带着三四个徒弟给村里的几个厂及周边邻村的几个工厂加工机器配件,收入相当可观。当年他连生了三个姑娘,因为女主人身体不好,再没要孩子,多年来,他一直为没儿子耿耿于怀。段军进了他家后,对上孝顺“父母”,对下关心妹妹们(小姨子),还生了一个“孙子”、一个“孙女”,这让他非常高兴,常对人说“一个女婿半个儿,那是封建的说法,咱家是一个女婿一个儿”。

据他介绍,河北村目前有1560口人,376户人家,招女婿户有近40户。面对记者惊讶的表情,他笑着说:“这有什么可奇怪的,全襄汾13个乡镇,三百六七十个村,几乎每个村都有招女婿……”

富裕是一个原因

53岁的张天喜是襄陵镇一所学校的校长,谈到当地为何“招女婿”多的原因,他脱口就说:“还是因为这里富嘛。”

他说:“襄汾在历史上就是晋南一带的好地方,平川种庄稼、种棉花,不管天旱与否,都能丰收,这就能保证这里的人们吃得饱,穿得暖。山区有铁有煤,这又能保证这里的人们有烧的,有工具。特别是近几年中,襄汾大力发展工业企业,财政收入连年上升,去年超过10亿元,远远地超过了周边的几个县市,尤其是山西偏远的县市。

“襄汾人勤劳吃苦,也肯动脑筋,再加上得天独厚的地域优势,虽然人口多,土地少,但人们的收入还是相对要高。俗话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里富裕,又交通便利,吸引招女婿就具备了首要的条件。

“就拿河北村来说吧,村里现在办着2个水泥厂、3个铁厂、1个制锁厂,还有1个电厂。全村三百六七十户人家,几乎家家都有在厂子里打工的,即使不到厂子里打工,也做着与厂子相关的运输、基建、维修等工作。我大概估算了一下,现在全村的年人均收入,起码在3000块钱以上。

“河北村在襄陵镇的中心地带,临(汾)夏(县)公路从村中穿过,交通便利,外地人到这里来,不用问路也能找得到。来这里后,有吃的,有干的,有收入。看到这里比家乡好,他能不愿意留下来吗?

“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这里人有接纳外人的情怀。这里是临汾平川与西山的交通要道,历史上过往人就特别多。行人饥了要吃饭,困了要住店,他们的吃饭、住店,让当地人挣了钱,也了解了外面的世界。久而久之,就养成了不把外人当外人的习惯,就有了接纳外人的情怀。”

南贾镇东张村村委主任宋新成十分赞成张天喜对襄汾为何招女婿多的分析。他补充说:“我们南贾镇是襄汾的米粮仓,全镇没啥工矿企业,农民的收入就是靠种地和外出打工,远比不上襄陵人富裕,招女婿也就没有襄陵多。这几年,(南贾)镇上调整产业结构,地里又种瓜果又种菜,农民的收入一下子就上来了。”

农民收入多了,与外面的交往多了,招女婿也就多了。宋说:“去年,到我们村落户的招女婿有3个,今年恐怕不下四五个。”

“目前,我们村招女婿的有52户,将来一年一年会更多,因为我村的‘双女户’现在越来越多了。‘双女户’就是一对夫妇生了两个女儿后就不再要孩子的农户。我村‘双女户’只要领了证,村里就一次性付给500元,夫妻到60岁后,一年一人再给600元,直到他们没有(死)了为止。从去年开始实行这个决定后,我村有好多夫妻都办了‘双女户’证。”

改变观念是关键

从襄汾农村穿过,农家院墙屋后,“只生一个好”、“生男生女都一样”、“要想富,少生孩子多养猪”等宣传计划生育的红字标语随处可见。

“其实,襄汾招女婿多的根本原因是人们的观念变了,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多少年来一直开展的计划生育工作收到了成效。”39岁的宋新成说,“20年前,村干部给人宣传计划生育政策,让人们搞计划生育时,村民背后骂‘尽说些断子绝孙的话’。十五六年前,村里采取措施,对超生户进行处罚时,村民当面骂‘尽做些断子绝孙的事’。10年前,宣传计划生育国策时,村民就开始认为‘确实是有道理,你看那孩子多的人家,父母再操劳,家境总是不如孩子少的人家’。五六年前,一提计划生育,村民就说‘说得对哩,生下那么多娃,娃的上学也供不起。不让娃上学,那娃还有甚出息哩?’如今计划生育的事,干部们只是在村民会上说说而已,除了极个别的人家需当面做工作外,绝大多数人家很自觉地就采取绝育措施了。去年底我村搞人口统计,我发现村里第一次实现了人口负增长。”

“国家就是让我多生娃,我也不生。”东张村一李姓小伙子对记者说,“先不说超生的罚款,生二胎罚4000元,女人还不做结扎手术,再加罚3000元,生三胎,处罚上万元……不说钱多少,我为啥要把钱交到计生办呢?用那钱干啥不好。生下娃,上学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将来娶媳妇花钱更多,娃大了后有出息,到外地去了,咱指望不上;没出息留在村里,咱不能给他养老吧?如果是超生的娃,村里连宅基地也不给批。现在只要按计划生育的规定办,村里给补贴,给你养老,养个女儿,可以招个上门女婿……”

去年刚加入了镇上一家民间文学社——襄陵荷风学社的张天喜,也认为襄汾如今招女婿多的原因“关键是人们的思想观念转变了”,但他坚持认为思想观念转变的根本原因不是因为“计划生育”,而是当地“传统的开放意识和深厚的文化积淀”。

他说:“就拿襄陵来说,自古就重视文化教育。我们这里正有人编一本《襄陵史志》,我看过他们收集的资料,了解到历史上这里出了许多秀才、举人、进士,其中清代的卢秉先考中进士后,曾做过监察御史,两届江南学台和嘉庆皇帝的老师。

“就拿现代来说吧,自1977年恢复高考以来,这里每年都有考出去的大学生、中专生。这些人毕业后大都在外工作,把外面新的先进的观念传回家乡。久而久之,这里就养成了尊师重教的风尚。襄汾我不太清楚,在襄陵我敢说,全镇几乎没有到了上学年龄却不上学的孩子。

“有了文化,就有了思想,有了思想就能接受新的、正确的、先进的东西。依此来说,接受一个招女婿,就不难理解了。”

记者在襄汾几天的采访中发现,襄汾人见面爱打招呼,爱多说几句话,从过去的“你吃了吗?”“干啥去?”到不久前“有个什么事你知道吗?”如今又加了句:“你村有几户招女婿?”

本报记者 王正炜 文/图(来源:山西新闻网 三晋都市报)

上一篇:瘫痪妻“捉奸” 清白丈夫为名誉要离婚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