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越错越嚣张我越过越委屈(图) 天津网

十几年啊,我一直在抓他有外遇的证据,就是想让他别红口白牙的不承认,也别总张狂得不行。离婚我想过,可这么多年为家奔命,还挨打受骂,年轻时都忍了,老了老了倒离了,我不都白付出了嘛。

倾诉人,常姐,已经到了知天命的年纪,生活却还被那个混丈夫搅得乱七八糟。按说他也快六十了,可就是不消停,吃喝嫖赌抽,没有不沾的。要不是她这么多年帮着打理生意、照顾家庭,他自己早就作死了,这个家也早败了。可他呢,对她非打即骂不说,对唯一的儿子也半点儿当爸爸的样儿也没有,就知道围着那个烂女人转。她管不了别的,从十几年前就开始抓他们的证据。谁知他这个浑不吝,就是咬死口不承认,一嘴瞎话,还整天耀武扬威地觉得自己才是真正的男人,家里有能干又老实的老婆,外边有情人,自己有钱,活得那叫一滋润。她就是见不得他那副张狂样儿,若不是不想这么多年白白付出,八百个婚都跟他离了。

原音重现:一冬天都没下雪,这都春天了,你看上礼拜那大雪下的,还特急。我就想,谁这么大冤啊?其实还有谁?还有谁比我更冤?我今年都五十了,儿子都成家了,咱别说享清福,起码日子得过得清清静静的吧。可我呢?还得和自己这个混蛋男人斗智斗勇。你看我这嘴角,总烂,人家大夫说就是思虑过多、急火攻心,让我自己调节一下,别在更年期落下什么毛病。我也想调节,可他不让你省心啊,天天生事儿。有时恨极了我就想,都说作死作死,他这么作,也快了。

刚嫁给他没几年我就后悔了。那时我爸妈死活不同意,差点儿跟我断绝关系,说就看他们一家子,这小子就地道不了。我当时哪儿懂这个啊,就觉得他长得挺精神的,还有一门吃饭的手艺。我是嫁给他,又不是嫁给他们家。过着过着我才知道锅是铁打的,他爸打他妈都习惯了,每顿饭他爸都得喝几两白酒,喝多了就找茬儿。后来我可知道什么是随根儿了,他爸有的毛病他一样儿没少,还添了好几样儿,真是五毒俱全。我记得那时我还挣几十块钱呢,经常是一回家就看他招了满屋子的人,乌烟瘴气的,地上都是烟头,刚发的工资我还没焐热呢,就被他抢过去放在牌桌上,一眨眼儿的工夫就输光了。不管输了赢了,他都得喝,有好几次都跟喝死过去似的。我就抱着儿子哭。那几年日子是真的过不下去了,要不是娘家贴补我,我和儿子得要了饭。其实那时候就想过离婚,可我妈说,闺女,咱家没这门风,你就忍了吧。

九几年的时候我们俩前后脚儿都下岗了,最开始做了几年小买卖。你还别说,那几年他还真老实了一阵儿。可后来我才明白,那根本就是假象,他老实是因为实在是没钱了,没法儿上外边疯去野去。买卖越来越好,我们就开了现在这家公司。公司的法人是他,可他一天业务都没管过,我前前后后里里外外地忙乎,真的是白手起家啊。

日子刚见缓,他的本来面目就藏不住了。以前那些毛病都得加个更字不说,还学会找女人了。现在说这话起码得有十五年了,他一直跟那个烂女人在一块儿混。那女人姓什么叫什么我都知道,多少次我都想找她,可又怕事情闹大了没法儿收场。有时候特恨自己窝囊,我根本不是那种胡闹乱骂的人。也许他就是吃准了我这点,更有恃无恐了,经常借口谈生意跟那个女人开房。其实谈个狗屁生意啊,你现在问他公司都有哪些客户,怎么联系,他准一问三不知。就今年年前,我那几天身体不舒服,实在不愿意动,就让他请一个大客户吃饭,顺便给人家打点打点。他可好,在那种场合居然喝多了,说话嘴都不利索了,拿礼的时候愣从包里掏出好几张黄色光盘。弄得人家到现在都不接我电话,这几年维系的人脉就这么完了。说白了,公司好多员工都是冲着我才在这儿干,都知道他那德行。为了要钱,他跟我在公司就闹过不知多少回。好多姐妹都说我,常姐,你这么有能力,自己单干完了,你把他从公司踢出去,他没钱了,看哪个女人还跟他。不是没想过,真不是没想过,可就他这么个拿钱当命的主儿,甭管是离婚分财产还是我把他踢出公司,他不得跟我闹出人命来?我现在没别的想法,就是把公司弄好,把儿子移民的钱准备好。

这些钱都是我背着他偷偷给儿子存的。我有时候都觉得他根本不配有老婆孩子,就该一个人孤死。我们就这么一个儿子,以后家里的一切不都是儿子的吗?可你猜他说什么?他说,到底谁是爹啊?我把这小子养这么大就算可以了,以后什么也别惦记,我有钱雇保姆伺候我,我不用别人给我养老送终。你说他有多混?所以我儿子总跟我说,妈啊,我宁可不出去也不愿意您这么苦地为我挣钱,您跟他离婚吧,以后您就跟我过。好在我有个这么好的儿子,真的特别安慰,不然你说我这辈子还活个什么劲儿啊?不过我不能听儿子的,我就得挣,再难也得挣。其实我这么想把儿子送出去,是想让儿子能永远离开他,要不然孩子这辈子也不得安生。有我一个人跟他耗就行了,我不想再赔上儿子。

你看他给儿子花钱不舍得吧,给那个女人花就行,总带她出去旅游。还有一件更可恨的事儿,每到大年初二姑爷节,他都得中午先去看她妈妈,晚上才上我们家来。有这么欺负人的吗?我这么多年一直想抓着他们胡搞的证据,可他做得特别隐蔽。不过还是有一次被我抓着了,他千小心万小心,删了通话记录和短信,有一条他给那女人拍的裸体视频忘了删。就这,他还大言不惭地说是别人发给他的黄色视频,骂我吃饱了撑的没事儿找事儿。那回我发现他车里到处都是口红印,他也跟我这儿红口白牙的不承认。他一这样我就窝火,明明是他做了见不得人的事儿,还整天摇着摆着,觉得自己是个人似的,跟人家吹,我有公司,我老婆盯着,可钱我说了算,在外面想怎么乐怎么乐。其实有时候我一个人的时候就想,就算他在外边胡来,哪怕知道愧对我和儿子也行,有个态度也行,对我们好点儿,我心里不还平衡一些吗?

可他不,对我们不好吧,对他自己那个好劲儿就甭提了,活得可在意了。这么大岁数一老爷们儿,成天包里装着的都是补品,这个含片那个冲剂的,车后备厢整箱整箱的奶,他当水喝。就前两天看我这嘴角花了几百块钱,他就开始废话,说这得够我买多少箱奶的啊。一点儿人味儿都没有。而且都这个岁数了,见着好东西,恨不得一次吃个够,别提多没出息了。就是原来的穷根儿,一辈子改不了。看着他整天这么胡吃海塞的,我就琢磨,你以为这就能保你活得长了,天天打牌打到半夜,天天大酒,早晚有一天你得死我前头。

闪存现场

常姐:让您说,我这婚是离还是不离?

舒阳:除了您自己,任何人都做不了这个主。而且您说了这么多,好像都给自己答案了。

常姐:我也矛盾,离吧不甘心,不离吧又糟心。他还不讲卫生,这也是让我特别受不了的一点,几十年都改不过来。天天面对一个外表邋遢、内心肮脏的男人,我真的是……

舒阳:人生有一种强烈的挫败感,毕竟在当今社会,一个女人事业再好,没有一个好家庭也总觉得少了点儿什么。

常姐:没错。怎么别的女人都能活得像个女人,我却不行?

舒阳:人不能钻牛角尖,还是多想想好的地方,比如让您感到欣慰的儿子。这也是解压的一种办法。今年春晚的那个小品不是说了嘛,“不要总想着自己没啥,要多想想自己有啥”。

常姐:我也就有儿子了。而且特别庆幸,他没随他爸。你说他爸怎么这么不要脸,我都抓着了,他还不承认,还狂?

舒阳:我也正想问您,您十几年如一日地纠缠这个问题是想拿到证据和他离婚吗?

常姐:也不是,我就是想灭灭他的威风。

舒阳:结果他的威风没灭了,您却付出了十几年精神高度紧张、每发现点儿什么就会生顿气的代价,不是用他的错误惩罚自己,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吗?

常姐:我试着改改。

【说开去·值不值】

这婚到底是离还是不离?很多女性倾诉者问过我这个问题。其实她们这么问的时候,心里往往是不想离的,只是希望能有人当头棒喝,帮她们下决心。这个决心只能自己下,俗话说宁拆十座庙不破一桩婚嘛。不离自然有她们不离的理由。有说是因为孩子的,不过让孩子在不健康的家庭环境中成长本身就是家长的一种不负责任。这个暂且不讨论,想说说很多人都提到过的“值不值”理论——已经付出了这么久这么多,离了不值啊。

上一篇:迷失在“钱途”里 东方今报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