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月里 他的前妻闹上门来想复婚

我从不在周六、周日给老李打电话。但是前天晚上,我心神不宁,去拿杯子走到厨房又忘了要拿什么,像丢了魂。我想了想,还是拨通了老李的电话。

电话接通了,他的声音压得很低很低,像做贼。我问他在干什么,他说在看电影。我问他:是和你儿子吗?他说:是的。

挂了电话,我知道他骗了我,一定还有他前妻袁小薇。我很难受,老李终究还是去陪她看电影了。我们俩结婚的事,被袁小薇知道,也是因为一场电影。

我和老李是二婚,今年国庆节结的婚。结婚后没两天,老李去袁小薇那儿看儿子。袁小薇让他陪自己看电影,老李不肯去,她非要去。老李才说:以前我可以陪你看电影,这一次不行,我结婚了。袁小薇一听,就受不了了。

我很快接到了她的电话,一会儿说要到我们家里来,一会儿说要到我店里来。不管在哪里闹起来,都不好看。既然一定要见面,那就在咖啡馆吧。

结婚第七天,我和老李的前妻在咖啡馆里面对面了。她一见到我,就开始骂我,又一句脏字都不带。她说:你是不是太空虚了太寂寞了,特别想男人;又说你是不是床上功夫特别好;还说她和老李昨天还在一起了,怎么怎么样……我都不好意思说她说的那些话。

我没上过什么学,中专毕业。她是大学生,还在一家很大的直销公司里做管理人员,怎么会说出这么龌龊的话。

我比较内向,本来见到陌生人就紧张,再说也没经历过这种场面,就说不出话来。再说在那样的场合,我也不想和她吵起来。所以,基本上都是她在说。

没想到,最后她还打电话给老李,非要让他赶过来。老李赶来后,她还是说那些难听的话。还让我们给她20万,老李说:不可能。

我坐不下去了,先出来了。他们又说了好一会儿,老李说要送她回汉口。我问老李什么时候回来。老李让我等他,他去了就回。那天他很晚才回来。

给我温暖的男人

我从没想到他前妻会杀出来。因为当初是她嫌老李爱打牌,非要离婚。老李不想离,一直说好话求她。她不同意,后来起诉到了法院,最后是法院判离的。

那是两三年前的事了,那个时候我也离婚了,但是和老李只是点头之交。今年初,经过别人牵线,才开始交往。老李人很好,我早上慌慌忙忙去开店,有时顾不上吃早饭,老李就给我送到店里。有时中饭他也做好了,给我和我妈送来。

最主要的是,他对我儿子也很好。离婚这几年,也有人给我介绍,但别人都容不下我儿子。可是老李很喜欢小家伙,半夜里儿子发烧了,老李把儿子背起来往市区的医院送。儿子过生日,给他买衣服买鞋子。连我前夫都没这么关心他。我儿子特别调皮,但是很听他的话。

老李脾气很温和,什么事你做得不好或者不对,他不直接说,但是又能让你知道。我就不一样,脾气很直也很躁。我有时指责我妈妈不会做家务把东西乱丢,老李总是拦住我,让我别说。他有空了,就搬个凳子跟我妈聊聊。

我不会做饭,老李也不说什么,总是他来做。

交往了大半年,我就知道老李是个能给我温暖的男人,更何况当初是他前妻非要离婚的,肯定没什么后顾之忧,而且他收敛了很多,没怎么打牌了。这样我就跟他结了婚。

没想到,他前妻竟然跳出来了。他前妻跟我说当初离婚是为了吓唬老李,让他懂得珍惜。她劝我离婚,让他们俩复婚。

天平的两端

那次我们三个人见面后,他前妻看来硬的不行,就开始来软的。每天给老李打电话发短信,关心他笼络他,有时会说儿子想爸爸,我需要老公,有时会回忆他们第一次牵手第一次看电影的美好时光。这些短信,老李都给我看了。

同时,她又不断跟我说老李怎么坏,说他不负责任、喜欢打牌,问她要了很多钱,又输了很多钱。我问她:那为什么还要复婚。她说:没办法,谁叫他是我儿子的亲生爸爸。

我慢慢发现,老李的态度起了变化,不再对前妻那么强硬,看到短信反应越来越大,最后班也不想上了,饭也不想吃了。非常痛苦。

看到他痛苦,我心里也不好受。我问老李怎么想,他说他想儿子,为了儿子好,他想回武汉。

我们住在远城区,他前妻住在武汉市区。他说回武汉,就是回前妻那里。他在这边是公务员,也就是说他连工作都不想要了,都要回去。

他刚说完这句话,就哭起来了,哭得很厉害。说对不住我。我们结婚连半个月都不到,难道又要离婚吗,也太快了吧。

我一下懵了,心里揪得疼,喘不过气来。第二天我就一个人坐上了去广州的火车,我想冷静一下,好好想想这些事,看看我能不能接受刚结婚就离婚的局面。他很担心,给我打了很多电话我都没接,后来他爸爸给我打电话,我接了。他爸爸坚决不同意他们复婚,说当初怎么求她,她都要离婚,太伤人了,现在怎么可能再过到一起。还安慰我,说我们俩既然结婚了,就要好好过日子。

我回来后,老李很正式地看着我对我说,他已经想清楚了,只想和我在一起。

其实,我一直对老李很好,他经常说他前妻从没那样对待过他。他还总是说我是个好女人,善良,总是为别人着想。我想我和他前妻,他肯定在心里称过的。

老李说要和我在一起,我原本以为我会很高兴,可是我的心态却起了变化,回不到从前了。以前,我非常信任他。他每周五晚上下了班就到武汉去,接他儿子放学陪他儿子玩。晚上到他朋友那里去打牌,他怕我担心,到了他朋友那里,先给我打个电话。打牌的时候,又给我打个电话。牌打完了,还要给我打个电话。晚上他就在朋友那里睡。星期六星期天送他儿子上补习班。星期天晚上,再赶回我们这里。从认识到结婚,他一直都这样。

我也从没怀疑过他,从不翻他的手机,上他的QQ。可是我根本没想到,他还有想复婚的念头。

从那之后,我开始注意他的一些小事了。比如之前,他跟前妻的交往我从来不问,他也从不避开我,都是当着我的面谈儿子的事。可是我发现他现在有些事在隐瞒我。

前段时间,他跟我说给他儿子买了份3000块的保险。他不太会电脑操作,有一天,他让我把保险的演示书存到他的邮箱里。他一开口,我就知道他是想发给他前妻看,可是他为什么不跟我说实话。

有一天晚上,老李在柚子皮上画了三个人,他指给我看,说中间的小人儿是他儿子,又指着左边的说是他自己。我指着右边的问他:那这个呢。很明显,那是个女人。他顿了一下,说:是你。

我心里一痛。我知道,他画的不是我。

我真的很痛苦,我觉得是因为我,老李没法和他前妻复婚,没法和他儿子生活在一起。如果不是我,可能他们早就团圆了。他前妻一直跟我说:你和老李除了一纸婚书,什么都没有,我和他是有儿子的。她还打电话给老李的哥哥和姐姐,让他们都劝老李复婚。

我这段时间一直在想,我是不是应该成全他们。不成全他们,老李一心挂两头,我也不舒服,他已经开始陪她看电影了。可是,成全了他们,我能承受后果吗。我想不明白。

现在老李仍然每周五的晚上去武汉,星期天晚上回来,好像有两个家。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专栏作家连岳曾说过,架把机枪在外滩上扫射三天,都不会误伤一个好男人。

这话不符合精神文明建设,至少在武汉的江滩,还是会误伤好男人的,比如上文中的老李。遇到这种好男人,怎么也得像遇到了多年未见的欠债人一样,死死抓住。讲述人还在这唧唧歪歪地思考要不要放手,简直浪费了这么渺茫的几率和更渺茫的好男人。

至于前妻问题,心要放宽点。你看詹妮弗·安妮斯顿,可谓举世瞩目的前妻。甭管报纸杂志,只要有布拉德·皮特和安吉丽娜·朱莉的消息,旁边一定会附送一张关于安妮斯顿的照片。电视更绝,拍了皮特和朱莉,镜头马上扫向安妮斯顿,都不带切换的。还有肥肥,离婚后,在电视节目中追问郑少秋当年有没有爱过她。而在她的葬礼上,郑更是备受指责。其实郑少秋也是冤枉,他们已经离婚那么多年了。

潇洒的名人固然如此,普通人家还不是一样。所以,向朱莉和官晶华学学吧,怎么样在前妻如影随形、八卦爱好者天天吐槽的情况下,把自己打扮得美美的,把老公驯服得好好的。

讲述人:林欣欣

性别:女

年龄:30岁

职业:销售员

本期采写:记者刘晓宁

上一篇:走进围城:爱情化为伤心泪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