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钱,我竟“卖”了儿子

【有故事的人:蔡湘 女 26岁 自由职业】

【闻心语】

老婆被有钱的老板强奸了,很快又怀上了孩子。丈夫认为老婆肚子里的一定是有钱老板的种,于是处心积虑想要敲诈一笔。当他发现老婆生的是自己的孩子时,为了得到老板允诺的钱,不惜篡改了孩子的血型。孩子被有钱的老板抱走了,丈夫如愿拿到了钱,却又开始后悔——被他“卖掉”的毕竟是自己的亲骨肉。最后,他又跑到有钱老板家抢走了孩子……

这是电影《苹果》里所讲的故事。

在金钱的诱惑面前,人性的贪婪、鄙俗、丑恶等种种弱点都会暴露无遗,与此同时,对亲情和爱情等美好感情的渴望也往往会被激发出来,由此衍生出人世间的诸多悲喜剧。

钱到底能买来什么?它能买来食物,却买不来食欲;能买来药品,却买不来健康;能买来身体,却买不来爱情;能买来房子,却买不来亲情。凡是钱能买到的其实都不值钱,只有那些买不来的东西才是无价之宝。

可惜,在我们身边,偏偏有那么多人为了些不值钱的身外之物舍弃了自己的无价之宝。到头来,悔之晚矣。

“六一”儿童节已经过去了,可蔡湘的心里还是觉得很失落。每一个和孩子有关的日子对她来说都是一种折磨。

虽说人来到世上就是要受苦的,可有哪一种苦比骨肉分离更残酷呢?蔡湘一想起那个曾在自己肚子里存在过的小生命,心就像被放在油锅里煎一样,生疼。

半年多了,我儿子要是好好的,应该都会爬了。

当初舍弃他我也是没办法。那时我以为,我对他不会有什么感情,不就是个刚出生的孩子吗?他不会说、不会笑,也不会喊妈妈,跟一个小猫小狗差不多,放弃了他,能有什么舍不得的?

后来我才知道,母子连心是天性!孩子没了,我就像被摘走了心肝一样,再也不完整了。

那时我刚出月子,住在我妈家,天天哭,想儿子。尤其胀奶水的时候,我真想抱着肉乎乎的儿子,让他张开小嘴,再吃几口亲妈的奶!可我两手空空,连一件孩子穿过的小衣服都没留下,只有一块尿布,是孩子被抱走那天换下来的,我把它洗干净留起来了。那尿布上有我儿子的味儿。

怀孕的时候,我特别怕自己会生女孩儿,经常求老天保佑一定要让我怀的是男孩儿。可现在,我真希望老天爷没听见我的话,要是我生的是女孩儿的话,也许我和宝宝就不会分开了。

说到底,人就是不知足。没钱的时候想要钱,没儿子的时候又想要儿子,总恨不得什么都占着。可天底下哪有那么好的事儿?老天爷是最公平的,要给你一样的时候就得拿走你的另一样,你想两样都占着,门都没有。除非你不贪心。

我当初就是太贪心了,年轻,以为自己有资本,以为出卖自己不算是错,什么都想要,也什么都敢要。结果呢?想要的东西一样都没得到。

一开始,我只是想要快乐,要快乐就得有钱,有钱就得傍大款——这就是我那时的逻辑。荒唐吧?不过当时我一点儿都不觉得荒唐,当老夏出现在我身边,把大把的钞票花在我身上时,我觉得我就快得到想要的一切了。

回忆暂时冲淡了蔡湘想念孩子的心情。

那些有关青春、享乐和迷醉的记忆仿佛让她回到了3年前。那时的她,还站在路的起始点,还有机会选择。可惜,那时的她,双眼被花花世界蒙蔽,并没有能力做出正确的选择。

老夏是外地人,在天津做生意,算是个大款。

他表面看上去并不坏,细细的眼睛、厚厚的嘴唇,一副老实本分的样子。实际上,他对我也还不错,会心疼人,也肯花钱。而且,在天津,他就有我这么一个女人。

我们认识的时候,他都已经40岁了,比我大17岁。我知道他在外地有老婆、有家,他也没瞒着我,不过我不在乎。我跟他不过是各取所需,我要用他的钱享受,他要用我填补寂寞。就算在一起时间长点儿,也不过三两年的事儿,不定哪天就各奔东西了,谁也不欠谁的。

抱着这种心态,我的日子过得很轻松,跟老夏要钱的时候一点儿都不手软。他也很够意思,从没亏待过我。我们同居了半年多相安无事。

让我对他产生好感的是他对我妈的态度。我妈是个很软弱的人,当年被我爸欺负得走投无路才离婚的,带着我,日子过得很苦。从我18岁起,我就对老天爷发誓,我要照顾我妈,要让她有饭吃、有房住,不再受苦。老夏给我的钱,三分之一被我花掉了,三分之一我存了起来,剩下的都给了我妈。我妈知道那是什么钱,每次拿到钱都偷着掉眼泪。她不愿意女儿糟践自己,但她管不了我。

那年冬天,我妈出门摔了一跤,腿骨折了。邻居给我打电话,我一听就急了,光着脚就往外跑。老夏一把拉住我,说:“我开车送你去。”到了医院,我忙着照顾我妈,他就把住院手续给办了,还买了不少水果和补品送到病房。

那是老夏和我妈第一次见面,他们都有点不自在。但老夏还是好言安慰我妈,说药费他全包了。他真的说到做到,我妈住院的费用都是他出的,出院时也是他开车把我们送回家的,还下厨给我妈煮了一碗面条。我妈吃着面条就哭了,说:“湘湘命苦,你要能一辈子对她好就好了。”我让我妈别胡说,其实自己心里也酸溜溜的。

说实话,在那之前,我从来没觉得老夏有多好,更没想到他能对我妈那样。在我看来,男人和女人的关系就是金钱和肉体的交换关系,什么喜欢呀、爱呀,都是借口。所以我从不让自己爱上别人,我只爱自己、爱我妈、爱钱。

可是,老夏却让我有了一种依赖的感觉。我突然觉得,这个并不高大的男人正是那个能帮我撑起天的男人。女人其实都一样,不管装得多要强,骨子里都渴望得到男人的保护。我从小就缺少父爱,老夏的善良、体贴、大方让我在他身上找到了父亲的影子。

我爱上老夏了。女人一旦动了心,就开始变傻。我不再像以前那么看重钱了,有时还帮老夏省钱,衣服和化妆品能不买就不买。我为他学做饭、学按摩,他是南方人,爱喝汤,我就照着菜谱给他换着样儿煲汤喝。

对我的变化他挺高兴的。两人之间有了感情,彼此都找到了家的感觉。他说他也爱我,但他也说,他不可能离婚。这我都清楚。我根本就没指望过他能娶我,我知道我们早晚得分开,我就想在分开之前能好好享受这种爱的感觉。

湘湘说,自己的经历跟好多电视剧演的一样:一个小三,傻乎乎地爱上了别人的老公,不求名分、不求回报,最后被原配夫人发现,狼狈地败下阵来。

只是,她在退出这份感情的同时,还付出了更大的代价。

其实,老夏的老婆应该早就知道我,不过这个女人特能忍,当着老夏的面一个字都不提。她能容忍这种事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她不能生孩子。

老夏跟我说过,他老婆从嫁给他的那年起就成了药罐子,十几年来不知吃了多少药,中医西医都看过,就是治不好。老夏的家人对传宗接代看得很重,全家逼他离婚再娶,可他受不了老婆寻死觅活地求他,最后只好跑到天津来躲清静。

我对老夏说:“不就想要个孩子吗?我给你生。”

老夏不干,摇头叹气地说:“你给我生?没名没分的,太对不起你了!”

我才不管他说什么呢,女人要想怀孕生孩子,男人怎么也拦不住。没多久,我就怀孕了。我等到孩子怀结实了才告诉老夏。他当时紧紧抱着我半天不放,我从他怀里挣扎出来时,看见他流泪了。

我开始在家精心保胎,老夏像个真正的丈夫一样照顾我,无微不至。那段时间,我忘了我自己是个小三,也忘了我们是没有未来的。

就在我还有两个月就要生的时候,老夏的老婆出现了。这个女人真厉害,不吵也不闹,来了就直接找上我,说要和我谈一笔“生意”。

她说:“你和老夏在一起不就想趁年轻多攒点钱吗?生下这个孩子,老夏也给不了你名分,你一个人带孩子要面对很多问题,将来孩子起名、落户、上学都很麻烦,你想再嫁人也难了。我呢,什么都不缺,就想要个孩子。不如你把孩子交给我,反正他是老夏的亲骨肉,我不会亏待他的。我和老夏会给你足够的钱,让你和你妈后半辈子不愁吃喝。”

不得不承认,这女人句句都说到我心里了。关于养孩子的难处,我妈也说过一样的话。可我受不了这女人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好像算准了我会舍了孩子要钱似的。

我把她撵了出去。可不管我怎么撵她都不生气,过两天还来,还是说那些话,说得一次比一次动听。

最让我寒心的是老夏。要不说当小三的女人都傻呢,傻到家了!说到底,人家是结发夫妻,他跟我再海誓山盟、甜甜蜜蜜,最终还是跟家里的女人一条心。他跟他老婆站在了一起,也劝我多为自己的将来考虑。

他们承诺我,只要我生的是男孩就给我一大笔钱,要是生的女孩就只给一半。他们想儿子都想疯了。

那时我就想:好,既然人我留不住,那就狠狠找他们要一笔钱。我一定要生个儿子!

我真生了个儿子,六斤八两,特别健康。看见他的时候,我心情特别复杂。本来想有了他,我和老夏就会更幸福了,谁知道却适得其反。

我在我和老夏同居的房子里坐月子,我妈伺候的我,我只管喂孩子。那个女人说,孩子吃我的母乳好,将来身体健康。不过一满月他们就会带着孩子走,回他们的老家,再也不来天津了。

那女人给了我一个存折,上面清清楚楚印着我们说好的数字。

孩子被抱走的时候我哭了。我攥住小被子不撒手,我妈也哭,但还是硬把我拉了回来。那女人抱着孩子走了,老夏走到我面前,似乎要说什么,却被我狠狠地扇了一耳光……

【后 话】

孩子没了,老夏没了,青春没了,快乐也没了。蔡湘觉得自己彻底成了一个穷光蛋,虽然她的账户上有了很多钱。

她很想念儿子,一想到孩子今后要管老夏的老婆叫“妈妈”,她就有些受不了。

但是事已至此,她也无法改变,只能为自己和母亲今后的生活多想一想了。

上一篇:婚后才知老公当年强暴了我
下一篇:我愿意给你的孩子当后妈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