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原是“小姐” 冲动之下的罪恶谁买单

2月8日清晨,人们正沉浸在新春佳节的喜庆气氛中,东台市公安局接到报警,该市华联路一出租房内发生一起杀人案。

警方迅速赶往现场,发现一名浑身是血的女青年正躺在一个中年男人的怀里。赶到现场的医护人员抢救后鉴定,女青年已经死亡。房东指认,中年男子就是凶手,该男子对杀害被害人的事实供认不讳,随后该男子被警方控制。

祸起婚外情

警方得知中年男子叫余明,男,38岁,湖北通城县农民。被害人叫陈花花,30岁。二人曾同在一个村,都是进城务工人员。

余明有过一段不幸的婚史。1994年,余明与珍子结婚,后生一儿子。因家庭贫困,珍子外出杭州打工。时间一长,余明渐渐感觉妻子疏远了自己。

2000年4月份,余明突然造访远在杭州的妻子,意外发现妻子所谓的打工其实是在从事“小姐”生意。他既恼且气,与珍子打闹了一场。

这更加剧了两人的矛盾。后来珍子干脆跟一个男人跑了。三年后,余明接到法院传票,珍子起诉离婚。由于分居时间较长,法院调解和好无效后直接判决准予离婚。珍子将儿子丢给余明。余明黯然神伤,独自到广东打工。

就在余明渐渐忘记婚姻伤痛的时候,他意外邂逅了人生中的第二个女人。她叫陈花花,是同村李斌的妻子。

2008年底,余明回家过春节,串门时认识了陈花花,从陈花花异样的眼神和柔和的言语中,余明读懂了什么,二人互留了手机号。

2009年春,余明决定翻盖新房。陈花花得知后悄然前来帮忙,二人感情不断升温。

余明与陈花花的关系被李斌的弟弟发现,去找余明“算账”未遇,就向余的母亲提出“严正警告”。余明得知后很是不爽,反找过去,结果更加惹怒了李家人。李的弟弟砍刀相向,将余明砍成腿部骨折。派出所进行了调查,最后以侵害方赔偿三万元了结。

余明出院后,陈花花来到他家,二人紧紧拥在了一起,逾越了雷池……

情人原是“小姐”

陈花花瞒着丈夫在余明家小住数日,然后外出打工。2010年春,陈花花告诉余明,自己在上海打工。余明只身赶了过去,二人同居生活,居住于陈花花租住的房子中。余明带了点钱过来,但并不够生活开支,而主要依靠陈花花赚的钱生活,

渐渐地,余明感到有些不对劲,陈花花总是白天出去打工,晚上很晚才回来,有时要到下半夜。尽管陈花花解释说是“加班”,但余明还是不信,因为每日出门前陈花花总是打扮得花枝招展楚楚动人,回来时又是那么的筋疲力尽。

“你是不是做小姐的?”余明根据种种迹象追问陈花花,陈予以默认。余明很是不快,劝阻她不要从事这业。

一个月后余明回了老家,但两人仍是电话短信不断。2011年1月,眼看就要过春节了。陈花花来电告诉余明,自己在朋友的介绍下到了江苏东台市。余明耐不住寂寞千里迢迢又赶到东台。陈花花租住在一户人家,在洗头房继续着自己的“小姐”生意。

余明试图说服陈花花一同去广东打工,怎奈陈花花已经深陷其中不能自拔。在她看来,这钱尽管不光彩,但来的还是太容易了。

冲动之下的罪恶

今年正月初一的晚上,陈花花接家人电话,说她的老公多次来“要人”,弄得家里鸡犬不宁,让她无论如何马上回去处理好婚姻问题。陈花花想想也是,总不能连累家人吧,就打算过几天回去一趟。

余明知道后极力反对,并软硬兼施。他有着自私的想法:陈花花回去了婚是很难离的,很可能由此被老公扣住,或者娘家人不让她出来,那么自己怎么办?

但陈花花坚持要回家,而余明不同意。两人为此发生过多次争执,整个春节过得很不安宁。

2月8日凌晨,眼看天已渐亮,余明瞥见房间床头旁有砖块,就悄悄拿起想砸死陈花花,但看看那熟悉而漂亮的脸庞又犹豫了。一段时间后,余明脑海一片空白,操起砖块狠狠地瞄着陈花花的脑袋砸下去,一下,两下……

血案不可避免地发生了,让人扼腕叹息。试想一下,如果当初两人能够洁身自好,而不是恣情纵欲追求婚外激情;如果遇到事情时能够多些法律意识,拿得起放得下;如果发生矛盾出现时,能够正确面对,该放手时就放手……也许悲剧就不会发生了。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上一篇:报复外遇丈夫 一瓶硫酸“泼”毁四个家
下一篇:铁棍重击麻袋活埋 命大村妇爬百米生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