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非处,丈母娘非人

郁闷中,和老婆结婚当晚老婆没见红,各位看客别骂我,本人比较传统,但也知道没见红的不一定非处,婚后追问过老婆几次,一直说自己是处女身,不过结婚时老婆19岁,我也没把这事太放心上,一直到老婆怀孕生孩子,过的也算和谐,就是中间有个插曲,有次老婆从老家回我上班城市的家中后,就在我面前一直说我母亲的这不是那不是,我听了一会说:“过一家人不容易,都担待着点,人非神,谁都难免犯错误,再说母亲年龄大了别跟她计较那么多,我们做儿女的孝为先,懂事点啊老婆”。就这,老婆脾气来了,非让我给她道歉,还让我给她跪下,我也没想到她脾气那么大,不下跪她就不依不饶,我都劝了她几个小时,到凌晨一点了都,我实在忍不住了:“我只跪天。跪地,跪父母,跪长辈,让我给你跪下是不可能的事”。然后她就打的跑出去了,我一个人去酒吧喝闷酒,后来才知道她打的吃宵夜去了。

老婆临盘,不是顺产,也很突然,是前置胎盘,提前住院,丈母娘、我父母、我姐都在围着她忙。当时我不在单位上班,离家有八千里,不夸张确实八千里,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老婆没到预产期就住院,而且是周五晚上,让我立刻回去是不可能的,因为涉及到办请假手续的事,买机票的事,办请假手续要到周一才能办,由于是旅游高峰期,近两天的机票是很难买,后来我在售票处等别人退票,才等到周末的机票,手续就留给同事给办吧,马不停蹄的往老家赶,单位到老家没直达飞机,要转机,而且到我们省会已经是晚上,回家没客车大巴了已经,我花了大几百从省会雇了辆的士冒着大雨奔到了医院,已经凌晨三点左右了,走到妇产科走廊碰到我母亲,看她眼睛是哭肿着的,我也没多问直奔老婆病房,看到老婆她妈在病床旁边坐着,一晚上没睡觉,跟丈母娘还有老婆又说有笑的。但是说笑中我丈母娘没间断的指责我父母还有我姐,其实我父母做的事情旁边病床的人都看在眼里了。当时放心上了但表现的没当回事,

到了第二天晚上,我已经两天没合眼了,而且晚上不用打点滴,我就在外面走廊铁条凳上趟了一会儿,等我醒来回到病房,丈母娘发话了:“让你来是让你伺候的不是让你睡觉的”。她是长辈,我忍了。这个时候孩子已经剖腹产了,至于原因见下文。

第三天我到楼上抱孩子去做CT,CT结果是缺血缺氧,孩子是早产,体质也弱,没力气哭,当时我以为是有什么毛病不会哭,把我急的那个急啊,但当时没办法。到育婴房护士让到外面买纸尿裤之类的东西,就是婴儿用的,初为人父对这些不懂,看客理解啊。我下楼到老婆病房去的时候碰到我妈,我看她眼睛是肿的,而且一直在这照顾老婆,而且当时孩子不用照顾,都是护士管,只有老婆一人需要照顾,我就想让我妈回家休息一下。然后我回老婆病房,问老婆纸尿裤是什么东西,丈母娘在旁边说话了

:“你妈呢?”

我说:“回家了”

丈母娘:“谁让她回家的?”

我说:“我让回的”

丈母娘:“那我也回家”

我急了:“你怎么那么多事,我妈眼睛肿了你没看到啊,再说这里两个人还照顾不了还是怎么的?你走吧,我自己在这照顾”。

丈母娘欲哭无语中

我问老婆是什么东西,丈母娘又开口了:“你问她她问谁去?别问她,问你妈去”

我说:“你都不知道的东西我妈年龄比你大二十岁不到更不会知道”。

此时此刻,我老婆在旁边一句话都没说,不管是谁的错吧,她总要表个态吧。

我一气之下从一楼跑到四楼育婴室问护士去了,

第四天,我父母过来了,听说邻近病床的亲友说我跟丈母娘吵架事,而且邻近病床上的人说我丈母娘自己挣来这顿吵的。

我父母知道这事后跟我说我不在时发生的事情,他们当初不跟我说是怕影响我跟老婆间的感情,听父母说,孩子早产完全是我丈母娘的决定,开始刚住院时我家人在医院找了四个熟人,包括妇产科主任,别人给的建议是在医院里什么都不要怕,守着医生呢,尽量让孩子在母体里多待一天是一天,在母体待一天是在外面待一天的N倍。但是

但是丈母娘不同意,非要剖腹产了才行,我那个傻老婆听她妈的话,不是一般的听,后来熟人主任让把丈母娘叫到办公室,给她讲道理,不剖腹产的好处等等等等,但是她听不进去,跟主任拍桌子说就要剖腹产,现在就做,就这样把主任气了一炮剖腹产了。

至于我母亲眼睛哭肿的原因是丈母娘在医院里找我母亲的差,对我母亲是颐指气使的,我妈嘴笨,而且心地善良,当然不是她的对手。插曲(我买电脑的时候丈母娘在场,讨价还价的过程中,我一句话没说,全是丈母娘一个人说话,硬是把人家卖电脑的老板娘给气的哇哇大哭,老板娘叫人要打群架,相信各位看客已经知道我丈母娘的嘴有多厉害了吧。还有更关键的是她竟然在三三十刚出头的年龄把她老公给气死了,绝无夸张,完全事实,她竟然把她老公给活活的气死在家中)

我刚回医院的时候我在场的话我丈母娘装的跟孙子似地,只要我不在场她就成疯子了,她做的决定导致孩子早产,后来检查还有一身的毛病,当然有的不是跟早产有关。

我一气之下让她滚出了医院,不要她照顾老婆了。

在病房里的房友竟然当着我老婆的面说丈母娘事多,不讲道理。

他们还劝我老婆千万别再听她妈的话了,否则这日子过不成,但是我那个不成器的老婆就是不听别人劝,我也快被她妈给气死了。

应了看客的话,中间确实要离婚的,而且是在和丈母娘争吵的过程中丈母娘提出来的,我说离就离吧。

不过说实话,虽说老婆新婚夜没见红,但是我是深爱她的,还有我确实也不确定她是否非处,结婚时她才十九岁,而且感觉不像是随便的人,我这人不结婚是随便的人,结婚后我就是个负责顾家的男人,不要吐我,没自夸。

中间有次丈母娘把我气的那个傻眼啊,而且丈母娘提出了离婚,我背起我请假回来时带的包就要回单位上班,我确实没辙了,还没出医院大门,被我父亲看到拦住了,当时我哭着、跪着、求着我父亲让我走,我父亲说,孩子你老婆在做月子,正需要你呢,咱不干这下道的事,不干这没良心的事,别管她妈是什么人,咱忍着吧先,我父亲连说带拉把我拉到了病房门口,把我的身份证给没收了,当然我也哪里也去不成了,我没回病房,在走廊铁条凳上座了一个晚上,整整抽了三四包烟,眼里含着泪水。

各位看客说要孩子不要老婆那是不可能的事,孩子不到三周岁会被判给孩子的母亲。

给大家推荐道菜,猪肉罐头炖大白菜粉条。

言归正传。一般做母亲的都会在别人面前夸自己的女儿嫁的多好多好,有多幸福,即使不说过的好但是也不至于在大庭广众之下说自己的女儿过的有多悲哀是吧。但是我那个丈母娘不这样。

当初刚结婚的时候我家是很穷,但那时候我才大学毕业,而且家里有五个大学生,一个研究生,两个一本生,一个二本生,一个大专。看客们想想,谁家养五个大学生是那么容易,所以结婚时我家穷也不奇怪,更何况我们家是农村的,可是我家穷的没人瞧不起,但是现在我们五个全毕业了,国企上班四个,公务员一个,在我们那一带也属于名门了,现在老家房子是新的,空调、冰箱、电视、等家用电器一次性全换完,而且我是拿钱最多的那个,这样的条件你说她女儿会过的差吗?但是那疯丈母娘不这样认为,她在医院里只要谁能和她说上话,她就给别人说她女儿多穷、多不幸福,说当初还不如嫁给一个没文化的农民(本人没有瞧不起农民的意思啊,本人父母皆农民,本人农民出身),各位看客说气人不。

丈母娘家有钱吗?她儿子结婚时我还不认识现在的媳妇,等她儿子有孩子的时候我一次性给了她儿子三千,后来她儿子不知道什么事欠别人钱,给我要钱我又给了他三千,虽说钱不算多,但是他们做的太不地道了,今年我家的事是一件接一件,奶奶去世、房子装修,儿子出生,他们连一句像样的话都没给,哪怕问问我们需要不需要钱?问下我们钱够不够用?有这句话也行啊,但他们没有,其实也不用他们的钱,各位看客说她儿子该给个人话听不?更可气的是,她这个当外婆给外孙的钱都是她女儿我老婆当初赞的钱和后来背着我给她的,(后来我有突然有天关心她女儿的工资,工资去向不明,才知道给了她妈)。

刚结婚的时候我很疼老婆,虽说她新婚夜没落红,但也不确定非处女,当然我也非处男,各位看客不要骂我非处男就要求别人为处女,各位也知道没几个男人不在意自己的老婆是否为处女,当然非处男会看的开些,据说如果老婆非处的话,以后生的你们的孩子的血统都不纯正,带有开发她的那个男人的基因,但有待生物太空高手进一步验证。也很爱我老婆,因为她年龄小我疼她,因为她有点姿色而且从老家大老远跟我到八千里的地方上班,所以她也值得去爱。

后来我发现她脾气很大,而且我又发现大多数女孩都犯这样一个毛病,就是你越疼她爱她她越是跟你耍脾气,直到有一天你很难忍受的地步,所以在此奉劝一句,如果你是个女孩,如果有个男人疼你爱你,你就好好珍惜吧,可以偶尔使一下性子,但是不要太过分,等你失去了这个疼你爱你的男人你会后悔N辈子。

结婚过了一年吧大概有,发现老婆几乎每天都给我耍性子,当然我也承认我并非完美,但我敢承认我的性格还算随和、温和。不至于都是我的错吧。所以我也快到忍受的极限了。

还有就是丈母娘想让我那十九二十岁的老婆掌握我家的大权,什么都想做主,而且我那傻老婆还真听她妈的话。各位看客,我父亲不到六十岁,而且一身好武功(父亲习武出身),究竟沙场走南闯北也是老江湖了,虽说没什么文化,但是综合素质很高,各个方面哪里不比我那还没树立正确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老婆强,我跟我父亲比都感到惭愧,他能养活五个大学生我能吗?开始我那傻老婆有当家做主的意思,当然她不会直说,我也迁就她,把我的工资卡给了她,只要我需要钱的时候她给我钱花就行,后来她休产假回老家,在老家也经常因为当家做主的事跟我父母闹矛盾,我忍不住了。给她打电话:“我告诉你,家里面所有的都是爸说了算,我还不敢当家做主,你就别做梦了,你永远都不会了,明天把我工资卡给我邮过来”。就这样她结束了她当家做主的噩梦。

今天老婆和丈母娘在医院还算消停,就暂时不写她们两个。

污染看客眼睛,写下我的感情经历吧先。

初中不懂感情爱情,所以初中的忽略不计,从高中说起。

初中毕业考取我们县城高中,本人学习偏科,理科不错,文科凑合着过,参加过我们省物理奥林匹克竞赛,当然拿到了N等奖,由于县城偏僻,奥赛的题目几乎都跟时政和当今科学有那么点关系,县城偏僻所以也没接触过什么报纸啊什么的媒体。谈正文,高二开始理科成绩很突出在学校里,也得到了班主任的青睐,对我也格外关注,偏偏在班主任对我格外关注的时候。

同班一女孩理科成绩不行,大家也知道,大多数女生的理科都不是很好,可偏偏她的英语成绩异常的出色。巧合,绝对的巧合,我英语成绩是所有课程中最差的一科。理所当然的我们撮合到一个课桌上学习,优势互补吧,当然不是我给自己开脱什么,当时确实是那女孩要求的,顺理成章的我们恋爱了,当然与本人稍微帅气那么一点也不无关系。

恋爱后就事与愿违,成绩双双下降,班主任也看出了端倪,每次开班会几乎一半时间就是不提名的批判我跟我也算的上是初恋吧,我把头低下,不敢正面瞧班主任,有时候惭愧的汗流一面。

初恋想必各位看客都是记忆深刻的。那一年,春天到了,万物复苏,春天是一个生灵发情的季节,雨刚停,这是一个真正交配的季节。

我在校外租了房子,有天晚自习放学,跟我的生灵去找宵夜吃,转了一圈没看到可口的,当然都是借口,我就提议:“到我房子里自己做饭吃”。

生灵欣然同意,到了房间。。。。。。细节略去,有想看的最后备注给你们。

就这样生灵的第一次开发了被我,当然女孩的第一次都很难,自己回忆自己的第一次吧。

如果生灵的大姨妈没来的话,我们晚上几乎都在寻找快乐,当然白天学习的精力几乎消耗到寻找欢乐的事情上了。我的成绩一直没好转起来。

一直持续到高考,结果她考取了一个大专走了。我决定复读,来个高四。

刚毕业的时候她还一直跟我联系,有时间了还回来跟我寻找欢乐,后来她在大学里找到了高档次的大学生男友,逐渐的我们就冷落了,

高四依旧在校外租房子,初恋追求她的梦想去了,我在为我的梦想在大四打拼,在在青春懵懂期,无性生活过的男孩子会想办法尝试,一旦尝试过了就是性瘾,如洪水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高四的我第一个女友并非爱而在一起,性把我们结合在一起了,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她长一双微蓝的眼睛,至于原因见下文。

很老套的事实,冬天来了,万物不可能复苏,但对于人类这种生灵来说,交配的季节任何时候都可以。

我跟她第一夜她没见红,当然在这方面男人随便问一句也是有可能的,还有就是好奇心驱使,毕竟只为了性,也没太放心上:“以前你就有男朋友是吧?”

:“没有。”

:“哦,怎么没见红?”

对话到这里她啜泣ING,我一直在劝他,感觉当时就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虽说我是为了性,但还是虚伪的说我有多么的不在乎云云,

但我没想到的是她给我说了实话。

那是一个无月风高的夜晚,倾盆大雨,电闪雷鸣,她妈去照顾她那年事已高,体弱多病的外婆去了,家里就有她父亲和她一男一女孤男寡女,大家不要骂我措辞缺德,请看下文。

当时她只有十岁的样子,她父亲知道这样的夜晚她妈是不可能回家的,吃过晚饭父女两个在那个狭小的房间里看电视,ING 她父亲把她抱到了怀里,竟然用手抚摸自己的亲生女儿,她当时还小,不懂得男女之间的嘿咻之事,当然也在害怕她的父亲,接着她父亲就把她抱到了床上,扒她的衣服,不是温柔的,暴力的扒衣服,她害怕了,哇哇大哭,那个禽兽父亲“啪啪”两耳光,她嘴角出血,也不敢哭了,接着禽兽就是把自己的皮扒下来,把她给强暴了。

完事之后,禽兽威胁,谁也不能告诉,否则我毁了这个家。

第二天雨过天晴,平时她是跟她母亲一起睡觉的,除非禽兽需要她母亲时才单独睡,怕母亲回家后看到自己女儿脸上有那么一点伤,到了晚上跟女儿睡觉的时候一直拷问女儿是怎么搞的,年龄小的女儿撒谎非高手,拗不过母亲一遍一遍的询问,就把事实给说了,如晴天霹雳给了母亲一记电闪雷鸣,母亲奔到禽兽的窝里大闹,但也被禽兽毒打一顿。

插曲,禽兽的当兵出身,身体素质优秀,道德文化素质败类、垃圾、一坨、坨、坨、坨、坨。。。。。。

家丑不可外扬,这是绝大多数人的选择。她母亲也软弱了下来,为了这个家她糊涂的忍了,从此以后,只要她母亲不在家,她就是那禽兽的发泄工具,听她说直到她上高中不回家住为止。

那禽兽老家是东北靠近沙俄势力范围的,所以禽兽1/X沙俄血统,形成了她的微蓝的眼球,所以说老毛子不看道德经道德就会如此败类(老毛子朋友不要骂我啊,我乃特指非泛指)。

她姊妹三个,家里没兄弟,可能这也是引起禽兽变态的原因吧,注:在农村儿子是家里的栋梁,即使你不考取个一官半职,即使你在家务农,至少还可以帮家里干农活,女儿就不行了。大姐也曾经遭受过禽兽的性侵,后来出去打工就再也没回过家也没跟家里联系,二姐在读大学,后来听说毕业后为了躲避禽兽远离家乡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参加工作了。

在男女平等的社会,会有这种情况,各位看客也许你应该理解。男女平等只存在于城市里,在农村,是很现实的活生生的农民兄弟,他们靠的是农田,当然也许你会说现在很多农民都到城市务工去了。我曰:那是一时之计,收入只比种田收入多些,绝大多的农民工到年事高的时候还是要回自己的老家,要种那份农田,想要靠到城市务工摆脱自己的那个乔达摩悉达多释迦摩尼给的命运可能性微乎其微。

现在农民也得益于涛哥的政策好,农民没有了税收。我们农民兄弟要感谢涛哥,毕竟我们生在了一个工业反哺农业的时代,但是命运并没有彻底改变。我们毛爷爷时代的农民是最苦的,在世界上也可以拔得头筹了。

再来回顾我的1/X*X老毛子血统的女友吧,从我知道这些事后,我也非常气愤,我说:“你们干嘛不报警?”

她说:“这是家丑,我在这还有亲戚,如果宣扬出去亲戚也会没脸见人,我家里还有农田,给我妈自己会累着她,再说,现在我们上学他也给我们钱花”

在我一个人的时候,我会拿起电话,第一次我确实拨打了110电话,但接话员给我说要有证据才行,我也劝了A几次,让她采取证据,但是都被否定了,最后我这笨脑袋也没想到什么好辙,思来想去我的现实和理智战胜了一切,当我们无法改变命运的时候,就认了耶和华给的命运吧。

我的良心和我给自己定的道德标准告诉我,我不能冷落她,要一如既往卿卿我我,一如既往的做爱,当然可能我们心里都明白,最终走到一起是不可能的。

此时此刻,跟她在一起的是个乖巧的小女生,长的也很可人。跟我也很热乎,每到周末只要我没和老毛血统的A在一起的话,乖巧女B就会跟我回住宿的地方,帮着洗衣服,当然那种事是必不可少的,她的第一次是给了我的,当然很难才攻下最后一道防线。现在我总结:嘿咻之事要找个乖巧、小巧的女孩,会把你爽翻。

各位看个不要骂我什么,说的是事实,虽说详细过程没写那么多,毕竟我不是写言情小说,如果有想知道详细过程的可以给我回复,单独给你们开个言情版。

当时大约在冬季,A在我们大四的班级里有一个死敌C,两个人互看不顺眼,但是C为了达到侮辱A的目的,也许、大概是吧,反正本人感觉C的目的不单纯,中间有一段时间A的母亲去世A请假在家,只要一有机会C就会跟我走高热的路线。

在那个冬季,我的被窝轮流被三个女生暖着,就这样我很憔悴的、很累的、很狼狈的、很萎靡的周旋在三个女人中间,有时间给你们来个周旋三个女生中间的专题言情根据事实改编的小说,期待中吧。

详细叙述A,高四毕业在即,我和A来了一次意味深长的谈话,

我问 :“马上要毕业了,有什么想法?”

答:“对于我这个不幸的农民家庭的女人来说,继续上学是我唯一的出路,否则以后谁还会要我?”

我无语ING,心里想,她要继续上学的费用哪里来,但是我没问出口。

我问:“你妈不在了你在家怎么办?”

她说:“没事,现在他老了,那方面也不行了,所以不用担心,他现在力气也大不如以前,所以放心,她不会把我怎么样了,再说,等开学以后几乎就不用回家了,她也见不到我,我也不会回家看他。”

我再次沉默下来,这些她都能知道,我还有什么话可说,也许我卑鄙的想法不成立,但是我知道,女人一旦有了第一次,以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她开口:“你知道我妈是怎么去世的吗?”

我说:“不知道,你没跟我说过,怕你难过,我也没问。”

她说:“那禽兽---经常对我妈---施暴,家、家里也---穷,三个女儿被他----强暴了两个,我妈也看不到什么----希望了,最后喝、喝农药---逝世在农田里。”

说这段话的同时她几乎是泣不成声了。

过了一会儿,哭泣变成了啜泣又变成了不泣,接着谈话,

我说:“等到禽兽需要人照顾的时候都别管她,让她自生自灭吧。”

她说:“他说了,等我考上大学,他就去新疆,在那边种棉花,我二姐也在那里,到时候二姐估计会照顾他吧,毕竟是他给了我们生命,他创造了我们,如果他把我们给毁灭了虽说在法律上不合法,但按照自然法则也没什么吧。”

愚昧、无知、变态的思维方式。

如果在原始社会,你创造的你可以毁灭,也许可以能行得通,但是现在是社会主义社会,在不久的将来也许会是共产主义社会。

如果自己创造的自己可以毁灭,那么刘伯温推背图中的大同世界将何时可以形成。

就这样我们结束我我们高中的生活,A考取了省会城市的一所师范类学校,B在江苏一所大专学校,C也在省会的另一所学校,而我去了另一省会的二本理科学校。性把我给耽误了。

在此奉劝,如果你有个男孩子在上高中,或即将上高中,或迟早有一天上高中的看客们,奉劝你们的孩子,早恋不是问题,问题是不能早恋,早恋会改变你的命运。高中不是恋爱的时间,除非你的孩子想过一把处女瘾。女孩子将来可以找个有钱有势的老公嫁掉,但男孩子如果做小白脸真的就是不应该了,也许会有别人从骨子里瞧不起你。当然女孩子还是保留自己的那片处女地吧,如果你想增加你将来有个幸福美满家庭的概率的话。

本人志向有限,不是不想有个远大的理想,而是家庭现实不允许我有个远大的理想。各位看客,身为农民子弟,而且家里有五个大学生,当时有四个在读,一个已经毕业。在父母不会造钱,而且父母是本分的挣钱的情况下,父母能有多少RMB攻五个大学生。

所以,大学里生活费我必须要自理才行,否则大学我是不会毕业的。进了大学我给了自己一个多月适应这所大学的时间,到了第二个月,也了解到大学的课程并非高中那样紧迫,我出去找兼职,第一份兼职是跟比我大两届的学哥做生意,卖当地的特产,当然也是挣钱的,第一个月挣了两千,我们平分了。其中,我借我们同学的一辆自行车让他给搞丢了,具体怎么搞丢的他没详细说,既然他说搞丢了肯定就是丢了,他当时说给买一辆,我也没说什么,当然后来他毕业去了非洲工作也没给买自行车,当然我还是要感谢他的,我的大学兼职入门级的师傅就是他了。

在挣钱的同事自己也省吃俭用,身体日渐消瘦,身体的脂肪少后自身免疫力下降了,慢慢的咳嗽不短,记得还有咳出血的时候,当时也不懂,毕竟不是学医的,以为是嗓子发烟出血。一直持续了一两个月,学校体检,我被查出得了肺结核,我的神啊,命运就是命运,到市里面的疾病控制中心就诊,医生给的基本上全是免费的日本捐助的药。有异烟肼、利福平、链霉素、吡嗪酰晦、乙胺丁醇、氨硫脲和维生素C等药,这下可好,天天吃免费药就行不用担心生活费了。

为了照顾大学室友的情绪,我在校外租了间挺便宜的挺简陋的房间住,放学后就直奔房间吃药,由于要每天注射一种药,自己不会注射的话就要到学校医务室让护士给注射,为了丢掉这个麻烦,我自己在房间配药,把短袖往上一拉,用嘴巴咬住衣服一角,裤子往下一退,拿起注射器就往屁股上扎去,很庆幸的是第一次竟然成功了,我太神勇了,敢问有几个看客这样给自己注射的往屁股上,因为药力很大,只能往屁股上注射,屁股上肌肉多,能耐这么大的药力。当然也有那么几次扎的太浅,扎到脂肪上,药推不进去,只有拔出来重新来过了,如果扎的太深就扎到骨头上了,很庆幸的是,用药两个月我的病完全根除,当然这些都没给我父母家里人讲,怕他们担惊受怕。

在此奉劝,如果没学过注射的同志,还是别给自己注射,因为如果你不小心注射到了神经上面那你的麻烦就大了。当然白粉、吗啡和杜冷丁经脉注射的除外。

我的病好后,就继续我的兼职生涯。由于晚上课程都不是必修课,所以我在外面找了个晚上上班的工作。

至于晚上上班就没什么好班可上,我在天上人间夜总会做服务员。

夜总会是个多数男人向往的地方,天上人间夜总会就更是个令人神往的场所了。

刚去夜总会对很多东西都不了解,当时的服务员领班叫杨伟,杨伟对我进行了简单的培训,包括流程、开红酒的姿势等等等等,各位看客,本人非鸭子,也非此地无银三百两,服务员和鸭子不是一个境界的人,服务员挣的是辛苦钱。

当时夜总会有两层楼,楼上是大、中包房,楼下是小包房和小姐们的休息室、化妆间。大、中包房里面都有单独的卫生间和一个小隔间,想必各位也知道隔间的用途。

刚开始让我在楼上看两个中包房,因为经理、领班等都在楼上,仓库也在楼上,他们可以帮着我看中包房,以免出什么差错。

夜总会的DJ师和我是老乡,也是个忠厚老实的人,每次下班我都会和他出去吃宵夜,聊一些自己的基本情况。

得知,DJ师已经离婚,有个女儿在本城上初中,现在DJ师的未婚妻是对面洗头房的老板娘,老板娘也离婚且有个女儿清纯、漂亮,现在我还留着她的照片,由于关系到肖像权的问题就不给各位欣赏了。至于老板娘这个女儿后来我参加工作后发生的事才蹊跷,后话。

在夜总会上班我刚认识的第一个小姐姑且叫叶子吧,大家知道在这种夜场所都不会有自己真实的名字。

至于对于这些小姐们,一般是不出台的,但是出台与否要自己跟小姐商量,价格奇高。如果有客人要吃快餐的话,夜总会对面是一排洗头房,妈咪会跟洗头房的老板娘商量从洗头房弄几个小姐来让客人寻欢。大、中包房里有隔间就是这个目的,所以在打扫包房隔间的时候经常会看到气球、气球包装和被遗弃了的遮羞裤。

至于我对小姐们的态度,我是挺可怜他们的,当然有的可怜人也有可恨处。

那是一个霓虹闪烁的夜晚,我去上班,时间还没到,我坐在一楼过道上的沙发上,由于小姐房就在一楼,小姐们和我坐在沙发上抽烟闲聊天,插曲:我从高中毕业就开始了抽烟史,由于高中毕业等待通知书的时候在天津工地上打工,劳累和我打工的环境是我学会了抽烟。

最喜欢说话的就是叶子小姐,刚来的第一天都知道我是个学生了。

叶子问:“你是个大学生,怎么到这种地方来打工来了?随便找个家教什么的文化活不就行了?”

想必也有人这么疑问。

我说:“体验生活吗,体验各个方面的生活。”

紧接着我就问了一个小姐比较敏感的话题:“你怎么想起干这行了?”

叶子:“我父母离婚了,我被法院判给了我爸,而我爸是建筑工头,很少有时间管我,我花钱要给他要才给,我不要的话,他几乎就会忘记他还有个女儿,我做这个自己花钱还会方便很多。再说来钱也快,也容易。”

叶子说要认我为哥哥,当然我也许比她大。

在夜总会中,男服务生和小姐的关系是互利的,都在尽量把彼此的关系搞好,因为小姐在夜总会如果被人欺负或怎么的,除了包房里的人以外,几乎是服务员看到的第一现场,如果小姐和客人发生什么冲突的话,服务员可以帮小姐解脱。而服务员的工资很少,基本上都是拿酒水的提成,客人一般情况下都是让小姐点酒水小吃,当然你跟小姐的关系搞好了她们就会点你拿提成最多的酒水了。当然这也许在我们那个夜总会是个例,各位不要跟你们的夜总会比较。

后来因为我第二天早上还要去上课,为方便休息就在夜总会对面二楼租了间简陋的仅有一张床的房间,过了两天叶子和一个比她大一轮年龄的人也住在我附近,这种行为就不是出台了,而是想好。

在此奉劝,夫妻们啊,如果你没到非离婚不可的地步你们还是为孩子着想一下吧,那怕你们都各让一步,那怕我们男人退一步。如果你们真的离婚了会让孩子受大苦的。如果你们的孩子是个女儿,也许会跟叶子一个结果没多大的区别,你忍心看到自己的亲生骨肉落得这样一个下场吗?如果你们的是个男孩,他可能就会走到犯罪的道路上,可能会蹲大狱,或者犯人命案,大狱的滋味不好受,当然本人只蹲过拘留所没蹲过大狱,拘留所的滋味已经不是那么好受的了更何况大狱了。备注:本人因为开车撞人被派到拘留所报到去了。

叶子就告一段落,认识第二个印象深的是一个来自四川的叫紫鹃的小姐。

说句话,四川的过客不要骂我,我是听大学一同学总结的:四川和东北都是养鸡场,当然这两个养鸡场养的鸡有那么一点差别,就是四川的鸡走温柔路线,自己在外面做鸡,老公在家里抱孩子,这种鸡有圈养的也有放养的,圈养就是平时没生意就在家里看看孩子打打麻将,只要有生意就随时备战。放养的就是到外地去,逢年过节才回家一次。而且有的是公开的做生意,自己的老公也支持。而东北鸡基本都是放养,而且走的是豪放路线,基本上自己老公家人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做什么。好了,总结到此,东北和四川不是鸡的不要骂我啊,我也只是向你们汇报别人总结的经验。

通过聊天我了解到,紫鹃是离婚过的人,当然年龄不大,有个孩子丢给老家母亲看着,自己出来挣钱给母亲养孩子。

有天晚上,夜总会来了两个马来西亚的外商和本市的合伙人,让妈咪把所有的小姐都喊进包房供他们选,他们选中四个小姐,其中包括紫鹃,进包房他们点的是洋酒杰克丹尼,很烈的一种就,四个人要了四瓶杰克丹尼。平时享用洋酒都会兑着红茶等饮料喝,但这四个不这样喝,倒进酒杯直接喝,酒水、小吃、果拼都上齐把房门关了。大概他们是七点多点进的包房,到十点多的时候有个叫萍儿的小姐出来上厕所,怎么出来上厕所了,包房里就有,我也在纳闷中,只见萍儿进厕所没多久,另一个小姐去厕所,然后脸色发白的跑出来告诉了领班杨伟。

杨伟走向我:“去厕所看看。”

我走向女厕所打开厕所门,被眼前的情况也吓出了一身汗。

只见萍儿躺在洗漱盆下面,嘴里冒着白沫子,等我回过神来我一把抱起了萍儿就向外面冲去,拦住一辆的士就直奔医院去了,当然我没去,妈咪去了,夜总会还有妈咪2负责,我就回去接着上班去了。

等到了凌晨快两点了,

等到快凌晨两点钟的时候,客人喊再要两瓶洋酒芝华士,而且不带要饮料的,我心里也在犯嘀咕,这是喝酒还是在喝水还是在喝人命。

将近三点,三点钟夜总会要关门了,就剩下外商的包房还在依依呀呀的叫。我们总经理耐不住了,由于那个包房是给我看的,我也巴不得他们早点走,我好早点下班,明早还有课要上。经理给领班说,领班给我说让我去包房催客人。

我不犹豫,开门进包房,我的耶和华啊,只见紫鹃躺在沙发上吐的沙发她那边到处都是,地上到处是用过的抽纸。看不出来紫鹃严重与否,直奔客人。

:“先生您好!我们这里三点要准点关门,否则工商和公安会查我们,希望配合一下。”

外商:“我们还有一瓶酒没喝完,不管你们让不让退我们不退,也不带走,要喝完才行,你看你们的天使酒量都是熊,要不你们服务员过来帮我们喝也行。”

我说:“您稍等。”

把情况给杨伟说了,杨伟纠集了几个服务员,进包房把一瓶芝华士给消灭了,外商这才把小费甩给小姐,到柜台结账离开。

剩下我们收拾残局,先要把紫鹃弄走才能做卫生,她趟在沙发上呼吸有点急促,经理发话:“弄到另一个做好卫生的房间让她在那里过夜睡觉。”

我喊:“紫鹃、紫鹃。”手在推她,

紫鹃反应:“呕。。。。。。。。。。。。。。。。。。”

她七舅妈的,这如何是好。

抬吧,几个服务员把她抬到了另一个包房里,刚放倒沙发上就又开始了,她七舅妈的,明天早上再打扫吧这个包房,我管理的那个包房做完卫生,下班。

后来才知道,紫鹃到这个夜总会不久,没有相好的还,所以就把她丢在了包房。当晚相安无事,第二天紫鹃依旧。

有一次我和紫鹃谈话得知,她跟她前夫离婚后,因为自己没什么文化,也没一技之长,才选择的这个行业,当然我自己的理解是这个行业,来钱快,而且在吃喝玩乐中就把钱给挣到了手,如果你说你没一技之长就选择这个行业那我就会怀疑,很多没上学的农村女孩都没一技之长,难道他们都要从事小姐这个行业?个中原因,各位分析。

在此奉劝,如果你结婚了,有老婆,有孩子,在离婚的事情上要慎重,因为你的决定可能会彻底改变两个人的命运,他们也是生灵,上帝给的生命,别人的命运你没权改变。

以上两个实例警醒我们,在离婚率高的时代里,你不要跟潮,一个是为人女儿,一个是为人妻为人母的女人,都走上了悲哀的道路,忍受着她们社会的折磨,如果有一天你到那个夜总会去,你点小姐的时候看到你的女儿在里面、看到你的老婆在里面,你心里会是什么滋味,估计每位看客都不想体会吧?

日期:2011-08-3122:38:43

有一天,夜总会来了几个商人,一般商人和政府官员一眼就可以看出来,商人在外面小费都是一副钻石王老五、暴发户、土财主的态势,在这种场合如果是政府官员表现的都很有素质,温而文雅,表现的也很低调。当然不是所有的都符合这种标准。

来了六个商人,要了个大包房,有隔间的包房,要了六个小姐。其中有个叫婷婷的小姐。刚开始要了六件嘉士伯啤酒。怎么感觉我像是做酒水广告的了,喝完后又点五件嘉士伯。也可以理解,商人应酬一般全是酒缸,但是这可把我们的小姐们给害苦了。如果碰到稍微绅士点的客人还好,如果碰到流氓、地痞式的客人,而且在小姐们喝的晕头转向的情况下,那你只有认了上帝给你的命吧。

今天来的这六个就是地痞流氓式的客人。

当客人出去买单的时候,服务员走进包房检查包房的设备是否有异常。当服务员走进包房看到其中五个小姐在都昏睡在包房沙发上,另一个小姐婷婷呢,当然,每次客人走后几乎包房里都是凌乱的一塌糊涂。中间也没看到另一个小姐婷婷出来啊,服务员打开洗手间的门,没看到,在包房沙发上仔细找,也没看到。当服务员来到了小隔间,他耐不住了:“我靠”。大叫一声。

当服务员疾驰出包房找杨伟的时候,客人已经买完单闪人了。

事情不妙,我也看出来了,跟着杨伟就进了包房,直奔隔间。我的乔达摩悉达多释迦摩尼啊。

只见地下放着几个沙发坐垫,而婷婷赤裸裸的趟在沙发垫上不省人事,但有呼吸,究竟是被轮奸还是强奸只有等那可怜的婷婷醒来后才会知晓,也许她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也许是在被灌的晕头转向的情况下搞的,或者让法医检查她YD里究竟有几种基因在攒动,当然那是不可能的了,看客想啊,时间:晚上,地点:夜总会,事情的经过:只有客人知道,结果:不是轮奸就是强奸。大家分析一下这种发生在特殊时间,特殊地点,特殊的事情经过和结果的情况下,你找谁说理去。

还是处理我们的烂摊子吧,杨伟是没辙的,汇报经理,经理向妈咪求救。其实夜总会的小姐一般不是固定的,都是流动的,注意:是一般的小姐,当然也有少数是固定的。这些小姐的情况妈咪是最了解的,最后妈咪给婷婷的那个相好的男人打了个电话。

过了一会儿那个男人来了,没说一句话,冲进包房的隔间把自己相好的抱了出去上了车,注意:没给她穿衣服,只把衣服搭在了羞耻处。

小姐们的生活是悲哀的是可怜的,当然我做过调查,也有的小姐是自愿加入小姐大军队伍里的,她们只是为了好玩才把自己奉献给了大众。

在此奉劝,小姐们,或即将加入小姐大军队伍的准小姐们,或你有加入小姐大军队伍想法的未来小姐们,请珍惜父母赐予你的生命吧,请尊重上帝给你的命运吧,不要再糟蹋了自己的肉体了灵魂了,哪怕你做个收入低点的工作,哪怕你挣血汗钱,因为你是女人,保持自己那纯洁的天空很重要;因为你是女人,你只要可以养活自己就行了(恬不知耻、生活负担重如泰山、没文化、没素质、没教养、感觉自己是合肥找不到适合自己的老公的除外),将来你们可以找个能养活一家人的老公嫁掉,你的家庭将是幸福的,否则你就给别人生孩子吧(大家注意:一般倒卖掉的婴儿胚子都是一流的,你可以观察你周围买回来的孩子,等他们长大了都是帅哥美女级别的,个中原因自己分析)。

在此奉劝男人们,如果你到夜场所去消费,请尊重一下那里的小姐吧,无论她们是自愿还是被逼加入这个小姐大军的,她们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她们是万能的上帝创造的生灵,她们有尊严,她们不想无限的丢掉自己的尊严,她们不想等有一其中有个叫萍儿的小姐,想必大家还记得,就是晕倒在厕所洗手间冒白沫子的那个。

她被送到医院打了一天的吊针才恢复,后来听妈咪说她到另外一家夜场所上班了,她是摆脱不了这个命运的,她交的男友是一个不良男人,是那个不良男人把她给送到夜场所上班,每到下班后她都会把小费给那个不良男人,至于那个男人是怎么做到的是怎么控制她的,我就没有做详细调查了,毕竟我是一弱书生,一个身在异地的弱书生,我是没能力给她解脱的,虽然我很气愤。

关于小姐发生的事就说这么多吧,多了估计你们会视觉疲劳。

有一次,夜总会来了四个看着四不像的客人,服务员把客人带到二楼最里面一个中包房,然后妈咪带着小姐大军队伍进了包房,等客人点完小姐,要玩小吃一时还算平静,他们是夜总会呆到最后的客人,当夜总会大厅灭灯的时候,我们这个夜总会是有大厅的,大厅也在二楼,大厅周围是大、中包房,大厅的下班时间是凌晨零点,这天生意一般,客人走的也比较早。

在大厅熄灯不久,四不像客人出来直奔总台。到了总台对收银的说:“我们有个钱包不见了,里面有现金六千左右,还有身份证,银行卡。”等等等等,说了一大堆话给收银。

收银:“先生,您稍等,我把我们经理叫来。”

收银给经理打电话,经理疾驰到夜总会,问情况,情况也就是这么个情况,客人钱包不见了。

经理给四不像说:“麻烦你们四个先回包房,我们报警,在警察来之前你们和妹妹们都不要出包房。” 说完四不像也答应回包房去了,经理就在总台拨打110报警。

过了些许片刻,110来了两个警察,经理把事情的经过给警察详细的说了一遍,警察先生就想包房走去,过了两分钟,警察把四不像带到两一个包房单独调查。当警察和四不像走进包房关上门之后,我隔着门上的玻璃向里面看。

只见人民的公仆警察先生和四不像们说了几句话,然后就看到四不像之一拿出自己的钱包掏出几张毛爷爷给两位公仆,之后就是警察走了出来,对经理说:“这事经常发生,我们来也很难调查出来,你们自己协商解决吧。”

麦雷迪嘎嘎的,这事经理就没辙了,怎么办?放人呗,就这样四不像吃了霸王餐,霸王了妹妹们。

在此奉劝,如果你是一个成功男人,如果你想要自己开一家娱乐场所,譬如:夜总会、KTV、酒吧之类的,那么你要把黑白两道上的人都要笼络过来,跟他们的关系搞好,如果你遇到奉公执法的白道那你只有通过关系网来笼络他们,如果是那种徇私枉法的白道或者是黑道的话,那就简单点了,让他们到你的场所白吃白喝白玩几次,给他们一个上档次的妹妹玩,你自己买单给妹妹消费,这就能摆平。否则你就等着吃亏吧。

最后我们经理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也正巧,一个公安上班的公仆的妹妹找工作,经理就把他妹妹弄到我们夜总会干杂活,其实就是养起来、供起来了,干活是次要的,爱干不干。

夜总会的暴力事件也有,暴力事件是在离开夜总会之前的事了。

前面我提到过,我们夜总会有个大厅,当然大厅的消费比较低,而且大厅里的客人一般不要妹妹,当然也不排除特殊的要妹妹的客人。

有一次一位本市的小混混要在大厅里秀一下他那拿不出门、一嗓子能把整个夜总会的人给嚎死的嗓子,DJ师傅知道这事后,就给他准备歌曲,谁知道切换他那首《敖包相会》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出了差错,把这首歌给隔过去了,这个小混混用吃奶的力气发怒,把大厅他点的那个桌子上上烟灰缸、果盘、呼叫都给扔到中间舞池中,搬起桌子就向舞池砸去,DJ师看到后窜出DJ室就赔礼道歉,但是小混混不依不饶的,打DJ师,经理当时在场,给杨伟说让他砸让他打。

这时候经理在打电话,过了一会儿,一辆4500停到我们夜总会门口下来一个身材上级别残废的男人,看着有男人味的男人,走到大厅跟小混混说了几句话,他们就一块走了。

第二天晚上上班前,听杨伟说,那个残废男是本市的老大之一,本人不知道一个城市里面让存在几个老大,姑且就老大之一吧。第二天那个小混混找到经理给经理道歉给DJ师赔不是,他说要赔夜总会的财产费,经理没让赔,具体我就不知道了,我姑且也相信了,不过,过了几天那个小混混又来夜总会消费,跟经理笑眯眯的打招呼,一晚上老实的不能再老实了,那就是真的吧。

启示,老祖宗说的话没错,朋友多了路好走,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一个汉三个帮。所以,朋友们,得罪一个人就一句话的事,笼络一个人那就要使出你吃奶的能耐了,对身边的人尊重些吧,说话客气些吧,还有就是,我们不能说不良的朋友不交,什么人我们也许迟早会用到这种不良的朋友,只是我们跟不良人交朋友自己要有自己的主见,不要受他们蛊惑。所以我们要广交朋友,高低胖瘦,真善恶臭的都要交,只要自己把度把握好你就是个丈夫。

有次,下班晚,也很累了,就没回自己租房去休息,留在包房休息吧,平时没在外面租房子住也不想回夜总会给租的房子里住的服务员或者迎宾可以在夜总会留宿。

可真TM巧,我在夜总会留宿的那一晚上夜总会里的一瓶伏特加酒丢失,当然有七八个人都在那晚留宿了。第二天上班前老总、经理等等都提前来到了夜总会,追查,那就查嘛,本人行的坦荡荡,以本人的素质、文化、教养怎么会是贪财之人。

最后结果,没查出来,由于晚上监控关掉了,还有最要命的就是,一般的服务员都是跟经理、收银、仓库管理员、果拼员有那么点关系的,本人是孤家寡人,也许他们怀疑我,哎!不管那么多吧,只要当时本人是君子就行了。

事件过去两周左右吧,学校里要期末考试,我不想因挣生活费而挂科而拿不到学位证,辞吧。

就这样我结束了我的夜总会之旅。

在我没做兼职的时候也会偶尔上网浏览网页,但本人良民不玩游戏。大学期间我做过的其他兼职就不详说了,其中包括兼职中心、海信空调解说员两次等等。

在我不相信自己会玩网恋的情况下自己玩上了网恋,认识的是某大学的小我一级的女生,照片上看着还过得去吧,其实说我网上搞恋情倒不如说我想寻找发泄处,各位看官别骂我,无论你是男女都会知道性压抑久了对身体没好处,要对自己的身体负责,当然本着对女生负责的情况下我也不盼望她是个处女。

跟这个女生在网上聊了大概有一周时间左右吧,前面我高中有个女友B,也跟我联系上了通过校友网,B让我去到她那里去玩,至于深层原因我就不赤裸裸的说了。

我说:"没钱。"

B:“我给你钱。”

说这事的时候我已经是大四了,她是大专已经毕业参加工作,在X省X市做教师,所以有点积蓄吧。看着她那么诚恳,我就昧着良心勉强答应了,结果她给我卡上打了五百。这个时候已经是年末快放假了,考试已经全部结束,我就提前离开学校吧。

买车票之前我想到我会经过网友那个城市,所以我先到网友那个城市寻乐子吧,我给B说到她那里要推迟几天不就行了。

在网友的学校附近找了家旅社住下了,第一晚我没费多大力气就说服她陪我一晚,当然这个一晚是个约数,也顺应了民意,她非处,我没罪恶感,接着在她那里住了两天我要去找B了。

当我到了X市给她打电话,她让我在YY学校门口等她放学,那就等吧,我在学校对面找了个餐馆喝了碗羊汤,她放学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六点多了,天空才刚开始要暗下来。刚开始表现的还比较绅士,问些客套话关心的话,然后就是找家饭馆吃饭了,点了两个菜,两个人闲聊着。

我问:“怎么想起到这个城市来上班了?”

B说:“我老公这这个市里的乡下,毕业后就跟他来这了。”

我问:“你结婚了?”

B说:“我大学刚毕业就已经是事实婚姻了,结婚证我们前几天才领。”

我说:“哦。”

我在思索着什么,然后开口:“你老公是干嘛的?什么工作?”

B说:“农民工。”

我诧异:“农民工?”

她嘴角稍微翘了一下:“我大学做兼职的时候认识了他,当时还只是认识,普通的认识,后来我检查出了宫颈炎,住院,他一直在我身边照顾我,直到用完他的积蓄,然后借钱给我治病,感动呗。你做个让我感动的事出来。”

我思索再次,然后说:“这离你老公家远么?”

B:“有两个小时的车程吧”

我说:“你几天回家一次。”

B:“课程不紧不需要加班还有我心情好的时候回家。”

我说:“今天心情好怎么样?”

B:“还可以吧。”

我说:“今天你要回家是吧?”

B:“看情况吧。”

就这样我们边吃边聊,当然几年不见了也有很多要了解,同学啊什么的,特别是A和C要特聊了。我也故意拓展话题,尽量拖延时间。

不知不觉到了八点多了,如果外面没路灯的话就是漆黑一团,我估计她也不回去了,当然如果不漆黑一团也不见得她会回去。

我说:“找房子,歇脚。”

就这样我们开始了我们旧情复燃几日游。当时她没让采取安全措施,大概有三个晚上吧,第四天我回学校了,由于离学校比离老家近就先打道回校吧。

过了两个月跟她联系,她说她怀孕了,具体是谁的不得而知,现在我在几千里外上班,估计各位看客会骂B,会骂我做出这种事来,但是这叫旧情复燃几日而已,我不会影响到她跟她老公的感情,现在我们很少几乎不联系了,至于那个孩子就是后话了。

总结:如果你无才无财,你就多行善事吧,心地善良些还是好的,就拿这个实例来说吧,即使他行善的出发点不纯洁给B治病,身为一个农民工做出了这种牺牲最后得到的回报是抱的大学生归,抱得一个教室回老家,这就是回报。如果你有才有财,那你就多行善吧,多发扬你的美德,吉星会高照于你的。

说到教室我就想说几句了。

在此奉劝:如果找老婆的话,教室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工作干净,教室本身的素质就高人一等,不排除极个别的畜生教室。那要你婚前认真考察了。还有如果找老婆的话,护士你要慎重考虑了,具体原因不详细给看官们分析,否则有护士亲友会骂我。如果女人找老公的话,军人你要认真审查了,有句话,秀才遇到兵有理讲不清,而且军人在军队一般都是高强度的体力训练,虽说有个好体魄,就是因为他有个好体魄所以他要时不时的发泄,所以好姑娘们注意了,特别是义务兵,我上面有个实例就很好的说明了这点。当然也有素质高的军人,所以如果你素质高的话就不要对号入座来骂我了,对的上号的可以对我骂两句。

话题转回来,我回到学校收拾点行李,虽说放假但我并没有回家。我去了本市一个水泥制版厂做苦力。刚去的时候,老板不在,老板娘问我:“你以前干啥的?”

我说:“我是学生,还在上学,放假出来挣点生活费。”

老板娘:“前几天来了两个大学生在这干,没过两个小时全走了。”

我说:“你给我把锹,让我试试吧。”

老板娘给我拿来把锹,带我到水泥搅拌机那里让我搅拌机里装石子。本人农民出身,用锹对我来说还是小事,我往搅拌机里装石子,老板娘在旁边看了一会儿,感觉我还是吃苦的料,就让我留下了。

然后老板娘把我安排到一间农民工住的房间,一张板床,床上还有破洞,当然,农民工也不要期望有好的住宿条件,能凑合就行。安顿好后我回去继续往搅拌机里填石子,搅拌机里的沙、石、灰掺水搅拌均匀后就是支模打水泥板。城市里道路下水道上面用的就是这种板子,20公分厚,50公分宽,1.2米长,在这里干活的都喜欢打这种板子,打一块这种板子就是三块钱,至少两个人打,也都想两个人打板,否则分的钱就少,只打这种板的话一个月能拿到一千三百块钱左右,当然也不是上面时候都有,有老板下订单才有的打,本人运气还不错,老板刚下完我就来了。

我跟一个姓刘的三十多对的师傅合伙打,姑且称为刘哥,刘哥常年在外打工做苦力,身体也很壮,开始跟我弱书生合伙他肯定有意见保留了,但毕竟现在打板的只有四个,另外两个是老搭档,现在也是凑合着过吧。

把搅拌好的水泥放出到一种大家路过建筑工地时都会看到的那种两个轮子的小车里,然后推到支好的模板里,模板里放了一个钢筋网,钢筋网都是在下雨打板不成的情况下我们工人制的,模板下面放着一层塑料薄膜,模板两侧要刷上废弃的机油,以免水泥和模板粘连成一体,一个水泥板模架需三车不到的水泥就能填满,我负责送水泥,刘哥就在模板那里用振动器震水泥,如果不震的话水泥板里会存在空气,当然就影响了水泥板的质量了,震完后要用抹子把水泥板上层抹平抹光,然后上面就盖一层塑料薄膜就完成了,过一天左右的时间就可以拆模,一个商品完成。

第一天我是勉强支撑到下午下班,到厨房吃了点厨师大姐给工人准备的饭菜,当然别奢望会丰盛,但是有时候也会弄点腊肉进去。如果你食欲不振的话,建议你做个体力活,或者是锻炼一下身体,只要是能消耗自己的体力就行,相信你的食欲就会好起来。感觉比在学校上课吃的多很多,吃晚饭就是睡觉,那简陋的房定是用石棉瓦盖着的,没到下雨的时候雨水就会从连接有空隙的石棉瓦中间滴下来,有时候半夜能把你滴醒,气温高所以就带一个毛毯就够了,当把我给滴醒后,床是没地方搬,就只能用手指引导雨水向低一点的地方流,直至流过床就可以了。

具体在水泥制板厂的零碎的经过就不写了,不进一步污染你们的眼睛,写正题。

水泥厂还有个小伙子比我大几岁,平时我叫他正哥,没什么文化,就是靠打工养活妻儿,也很精干,他一直在这里打工,而且跟老板的关系也处的差不多,平时跟老板喝个小酒啊什么的还,可有这么一天,具体水泥板是不是叫过桥我已经弄不清了,我们做好的水泥板要给客户送去,就让正哥跟着去,用的是改装成吊车的小货车。

晚上下班后我只看见车和司机回来没见正哥回,听说是卸水泥板的时候钢丝绳断了砸到他腿上把腿给砸断了,现在医院里治疗。

过了两天时间吧有,只见正哥拄着拐杖回厂里来了,我在纳闷:腿断了两天时间他就出院了吗?

后来下班闲来无事时,找他聊天也以示看望,了解到:老板不给钱治,被医院赶了出来。

多黑的老板啊,所以

总结:还是俗话说的好,无毒不丈夫,对于私人企业公司老板来说,他们个个都是真丈夫。所以奉劝在私企或公司或工厂上班的看官,或你有在这些地方上班的亲朋好友,跟这些老板的关系可以处的很好,但你工作的时候要分你的工作性质,老板给你一分钱,你可以干一分半钱的活,总要让老板挣钱吧。多留个心,别把自己的身体搭进去,如果有那么一天,老板认识你是谁?

上一篇:不要以为我还爱你,我爱的是我曾经的岁月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