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翁写"忠诚协议"换爱情 哪知婚离了钱没了

妻子离婚理由

自己不孕丈夫出轨

女主角金叶告诉法庭,她和丈夫刘军经过两年自由恋爱才结婚。到感情彻底拉爆时,他们的婚龄有15年多,“算是老夫老妻了。”但是,因为她曾经多次流产,不能正常生育,所以还没有自己的亲骨肉。这曾经在好多年里都是他们的遗憾。

“对婚姻来说,孩子就像是一根绳子。没有这根绳子拴住夫妻感情,就容易出问题。”承办法官称,二人就是因为没有他们的亲生孩子,感情才越来越差。但他们的感情基础确实也存在。

金叶在诉状中称,导致夫妻感情彻底拉爆,是因为刘军2008年在外面乱搞女人。同时,刘军还因为公司经营方面问题,与她娘家人关系恶化,不但经常与她吵架,还辱骂她娘家人。这种夫妻关系确实是名存实亡。所以,她请求法院判决离婚。

丈夫态度转变

头次说离二次说不

刘军第一次出庭没有请律师。但他辩解称,他没有在外乱搞女人,也没骂妻子的娘家人。只是在公司投资中,因娘家人参股,存在矛盾。如果妻子实在要离,他也同意。

但第二次开庭时,刘军聘请了律师。而这次,刘态度转变很大,坚决不同意离。刘的代理律师称,金叶刚起诉离婚时,对刘打击很大。他当时认为,金只是做个样子来吓唬人。因为在刘的眼里,他们的感情不可能就这样破了。而第一次开庭的态度,是刘说的负气、违心的话。刘当时表示离婚,并不是他真实意思表示,后来在请了律师后才知道那些话的法律意义。

刘军觉得他们夫妻感情来之不易,离婚不仅伤害的是他们双方,还有双方的家人,所以坚决不想离。他的律师也敲边鼓,表示从刘的所作所为来看,根本不存在感情破裂。他对自己的婚姻和妻子是有信心的。不然,刘也不会在去年将他们夫妻共有的8套房屋公证为妻子个人所有。刘是个精明的生意人,他如果不是对婚姻有信心,怎么可能做那样的“傻事”?这只能说明夫妻感情在刘的心目中会天长地久。

丈夫挽救婚姻

给妻子写“忠诚协议”

庭审时,法庭出现了一份公证书。这是2009年3月,由市公证处作出的一份夫妻财产公证。

该公证书称,刘军和金叶在我市主城各区有8套房屋,每套面积从30多平方米到230平方米不等,平均每套面积超100平方米。经双方协商一致,自愿约定这些夫妻共同财产归金叶个人所有,属金叶的个人财产。今后若双方离婚,上述房产不作为夫妻共同财产分割。

同时,法庭还出现了一份保证书。如果不是闹上公堂,这样的证据只会成为家庭的“古董”,永远不会向外人展示。

该保证书写明:如果刘军和郭利(金叶眼中的第三者)继续再交往,以此条为据,刘愿和金叶离婚。保证人:刘军。

这份保证书的字写得不算好,从落款时间看,是写于2009年2月25日。

本报新闻律师团成员、重庆潜卫律师事务所律师何桐雨分析,结合本案的保证书和公证书内容看,其实就相当于夫妻之间的“忠诚协议”。刘军是为了表达自己对妻子的忠心,表达对婚姻的忠诚度而写下的保证。其用部分财产作为筹码下注的目的是为了挽救危机中的婚姻。

刘军和代理律师也表示,刘军确实非常爱他妻子,因为婚姻出现危机后,刘为了证明自己对妻子、婚姻、家庭的忠诚,所以才写下了保证,并将8套房屋进行公证。既然刘敢冒离婚风险和将共同财产指定为个人财产,说明他从内心深处相信和妻子的婚姻会天长地久、白头到老,也相信妻子能够被自己的实际行动打动。他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这场“婚姻保卫战”。

婚姻没能保住

女方获得千万财产

刘军写了保证书,也对8套房屋公证为金叶个人所有。让他措手不及的是,保证书也没能保住他的婚姻。

据这对夫妻给法庭讲,他们曾经恩爱有加,也曾经海誓山盟。自从刘军经商从事摩托配件生意后,金叶则作为全职太太,在家里默默支持着丈夫的事业。然而,当刘的生意做大做强后,金觉得刘变了。所以金叶当着法官指责丈夫与他人同居并导致怀孕,这是她作为女人最不能容忍的。

所以在今年初,刘军就成了这起离婚官司的被告,保证书也被作为“呈堂证供”。在法院分割的夫妻财产中,公证为金叶的8套房屋并未涉案。拿出来分割的另有6套住宅、一个车位共640平方米的房产,还有一辆宝马轿车和一辆宝马越野车、一辆一般品牌轿车,以及三个公司的股权。这部分资产折算下来有五六百万元。

法院认为,从目前证据看,双方感情确已破裂。如果勉强维持婚姻关系,对双方均不利。所以法庭准许离婚。对于起诉分割的共同财产(6套住宅、1个车位、三辆车、3个公司股权),法院本着照顾女方权益,确定女方适当多分一点。最后,女方分了3套房、1个车位,一辆宝马轿车和一半公司股权。

据了解,公证为金叶的8套近1000平方米的住宅,若按7000元/平方米均价计算,价值近700万元。加上分割的共同财产,女方共获得千万元财产。

婚内财产约定

可否反悔

对于庭审出现的8套房屋约定为女方的公证书,男方是否可以提出反悔?

承办法官搬出婚姻法第十九条的规定,夫妻可以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以及婚前财产归各自所有、共同所有或部分各自所有、部分共同所有。约定应当采用书面形式。该法官进一步解释,根据该规定,这对夫妻的约定是有效的。即便不经过公证,同样具有法律效力。但如果有证据证明约定当时是被胁迫、威胁等情况所签,那么就无效。只要没有证据证明约定当时受到胁迫,就不能反悔。

该法官称,现实生活中,夫妻双方很少对夫妻财产进行约定。所以,这样的情况他们还很少遇到。

男方多分财产

可否支持

庭审中,刘军提出,他已经通过公证将他们夫妻财产中的8套房屋给了金叶,如果平均分割其他财产,对他来说肯定吃亏。所以他提出多分财产。

承办法官称,法律规定夫妻财产可以约定。既然作出约定,也没有证据证明被胁迫,所以约定这部分财产并不影响其他财产的分配,也不会计入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分割。刘军提出的多分财产理由没有法律依据,法院无法支持。

(涉及隐私,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记者 罗彬“婚内财产约定”公证在全国悄然兴起,大部分夫妻签订协议其实是为了使自己的婚姻更有保障。但是真的有效吗?上面的新闻似乎在提示我们:“协议我是签了,该出轨时还得出轨。”那么协议还有必要存在吗?让我们来看下面的一则新闻: 

韩子健是叱咤国内的IT界精英,北京某著名高科技公司总经理,妻子朱雁鸿是享誉国内的优秀建筑设计专家。在创下千万基业后,韩子健和红颜知己同居。朱雁鸿在抓住丈夫偷情的证据后,为了留住丈夫,她精心设计了自己的“围城”,与丈夫签订精神损害赔偿高达101万元的《婚内财产约定》,目的是留住丈夫。然而,朱雁鸿这个釜底抽薪的绝招依然未能奏效,丈夫毅然决然弃她而去。在夺夫硝烟中伤痕累累的朱雁鸿,只能望着“净身出户”的韩子健头也不回地离开她。

她最终无奈地走进法庭,向丈夫提出101万元精神损害赔偿,当朱雁鸿如愿以偿拿到法院判决时,不禁潸然泪下。尽管她得到了350余万元的财产,但这却不是她的本意。朱雁鸿从心底里并不想离婚,她期望的结果是法官不要判离,她希望抛弃一切财产,共同回到新婚时那安贫乐道的幸福的二人世界。

那么,朱雁鸿在婚姻保卫战中,尽管签订了《婚内财产约定》把丈夫限制在围城里,为什么却失败呢?

行业精英夫妻关系现危机

两人经过多年打拼经营起来的温馨之家,却被一个女人打破了往昔的平静。

1993年8月18日,韩子健和朱雁鸿登记结婚。两人结婚时同样25岁,同样毕业于中国一流学府,在同龄人中无疑是出类拔萃的。朱雁鸿毕业留在某著名学府工作,成为一位优秀的建筑设计专家,而韩子健却进入刚刚兴起的IT行业,在商海中搏击。

韩子健在婚后不久成为中关村一家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总经理。1997年7月,朱雁鸿生下一个女儿,与此同时,她荣升为助理工程师。

20世纪90年代初期,正当网络科技进入人们生活的时候,韩子健毅然投资10万元与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共同发起成立了一家网络科技公司。这个公司是中国也是中关村最早的网络科技公司之一。

经过几年商海沉浮,由于搜狐、新浪等网站已经确立了各自门户网站的地位,继续做网络公司很难与之抗衡。此时,在商界已经声名鹊起的韩子健毅然放弃自己亲手创办的网络科技公司,转身投入传统的销售流通领域,组织一批精兵强将打拼,以笔记本电脑销售为主,代理了多家名牌笔记本在国内的销售,迅速在中关村的硬件市场站稳了脚跟。

在韩子健冲浪商海的岁月里,朱雁鸿一直坚定地为韩子健营造着一个温暖的港湾。她不但包揽了培养孩子的所有事情,还经常关心丈夫公司的运营情况,成为韩子健的得力助手。熟悉他们的人都说:这一对夫妻真的是珠联璧合。

尽管两人都是各自行业的精英人物,但是韩子健是个独立性很强的人,他最不喜欢的就是别人在他面前说三道四,更不希望朱雁鸿对他的失误加以指责。因为忙于公司的业务,加上两人因为性格不合和处理事情的方式相距甚远,双方的感情日渐冷淡,处于破裂的边缘。

此时,两人经过多年打拼经营起来的温馨之家,却被一个女人打破了往昔的平静。1999年韩子健的公司招聘来一位叫梁亚红的销售主管,她把业务做得风生水起有声有色,得到了总经理韩子健的赏识。韩子健惊奇地发现,梁亚红不但是一位相当出色的业务骨干,而且是一位善解人意的美女。在韩子健眼里,梁亚红比朱雁鸿更漂亮,有着一种真正的女人味。而梁亚红早被韩子健的绅士派头和商界名家的风范所折服。

在韩子健眼里,梁亚红热情奔放又柔情似水,两人在工作中开始出双入对,频频地出现在谈判桌前和高档酒店的宴会厅。他们默契的眼神和亲昵的动作,让很多人误认为韩子健和梁亚红是一对亲密无间的夫妻搭档。对此,韩子健和梁亚红刚开始还不置可否,后来慢慢地开始默认了。

出轨丈夫签下《婚内财产约定》

见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她向韩子健提出,为了防止韩子健再次出轨,必须签订一份协定。此时,韩子健只好满口答应。

梁亚红不但是韩子健情感上的依靠,更是韩子健事业上的得力助手。但是,他们的私情最终被朱雁鸿发现了。2004年1月,朱雁鸿毅然向韩子健提出离婚。而韩子健既舍不得朱雁鸿,又放不下梁亚红。所以在朱雁鸿提出离婚时,他坚决反对。

朱雁鸿严肃地告诉韩子健:“你在还没有与我离婚的情况下,又与梁亚红以夫妻的名义同居,已经构成了重婚罪。现在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你回到家庭,我可以既往不咎;要么你跟梁亚红在一起,我会把你送上法庭1

一旦朱雁鸿真的以重婚罪把自己告到法院,那种结果不但会两败俱伤,而且很可能毁掉自己的一生。在韩子健的哀求下,朱雁鸿心软了。

朱雁鸿其实并不想真的离婚,她只是想从梁亚红身边拉回丈夫。见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她向韩子健提出,为了防止韩子健再次出轨,必须签订一份协定。此时,韩子健只好满口答应。

2004年7月3日,韩子健与朱雁鸿签订了一份《婚内财产约定》。在这份约定中,明确了双方如果离婚,他们所购买的一套价值80余万元的房屋归朱雁鸿;朱雁鸿驾驶的一部轿车是韩子健送给朱雁鸿的生日礼物,归朱雁鸿所有;朱雁鸿名下的个人存款归朱雁鸿所有。

这份协议的最后一条,这样写道:“由于男方在2001年到2004年的3年多的时间,与该公司副总经理梁亚红有不正当男女关系,令外界误认为该二人为夫妻,其行为严重损害女方名誉,背叛了婚姻和家庭,男方为此向女方赔偿精神损失101万元,离婚时还清。”

这份协议不但把家庭财产的归属权全部掌握在朱雁鸿手中,此后家庭的所有支出由韩子健承担,而且更重要的是如果下一步双方离婚,韩子健必将承担101万元的精神损失费。

《婚内财产约定》没有留住丈夫

在起诉书中,朱雁鸿提出9条关于财产分割的要求,想以此吓退韩子剑

在协议签订之后,韩子健有意疏远了梁亚红,梁亚红也心知肚明。她明白韩子健的处境,此时,她不想给韩子健更多的压力。但是,她依然默默承受着压力,努力帮助韩子健打理公司业务。

但是不久,韩子健再次与梁亚红重修旧好,又以工作忙为由,开始夜不归宿了。朱雁鸿再次陷入了苦恼的深渊。虽然已经有了财产协议作为婚姻的一道保障,但梁亚红的阴影始终在朱雁鸿的心底挥之不去。

有一次,朱雁鸿在丈夫的手机上发现了一个非常频繁的可疑号码,朱雁鸿试探着打了过去,果然是梁亚红的。回家后,朱雁鸿又与丈夫激烈地吵了一架。这次韩子健生气地说:“梁亚红是我公司的副总经理,我们现在只是正常的工作关系,你不要把别人赶尽杀绝1

丈夫的婚外情严重地影响着朱雁鸿的生活。在过去的日子里,朱雁鸿控制韩子健的财政大权,本来她以为只要管住男人的钱包就会管住他的脚步,但现在看来,这个想法是大错特错了。

朱雁鸿在思考着对策,她绝不能坐视她的家毁在“插足者”手中。从此,她开始与韩子健吵闹起来,想以此达到让韩子健回归家庭的目的。她抱定自己是无过错方的心理优势。但是,韩子健却变得越来越陌生了,到最后,他不但连一分钱家用都不给,反而还经常不回家了。

此时,朱雁鸿开始检讨自己,这时候她才明白,仅仅靠控制住丈夫的财权,是无法挽回丈夫的心的。梁亚红当初对韩子健说过永远不向他提出非分要求,在她看来,女人依靠一个男人就是想过得更好,一个善解人意的女人比任何金钱都重要,而自己的失误就在这里。

韩子健和朱雁鸿闹离婚的消息,很快在亲友圈里被传得沸沸扬扬,她无奈之下决定背水一战——到法院起诉离婚,这也许是她在保卫婚姻的战斗中最后可能获胜的一线希望了。因为按照《婚内财产约定》,如果离婚,韩子健必须拿出几百万元的家产给她,也许韩子健会因此回归家庭。朱雁鸿想,一个男人不会因为一个女人既放弃家庭又放弃巨额财产的。

于是,朱雁鸿向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提起了离婚诉讼。在起诉书中,朱雁鸿提出9条关于财产分割的要求,想以此吓退韩子剑但是,令朱雁鸿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韩子健居然以两人感情完全破裂为由同意离婚。

此时,两人的感情已经到了覆水难收的境地。由于《婚内财产约定》涉及了财产分配、孩子抚养、精神损害赔偿等多项内容,法院认为这份约定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愿表示,不违反相关法律规定,应为有效,并对双方均有约束力。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作出判决,在准许朱雁鸿与韩子健离婚的同时,判令女儿由朱雁鸿抚养,韩子健每月给付抚养费5000元;除了房产、轿车等财产判归朱雁鸿所有外,还将韩子健公司的股份折价给付朱雁鸿70万元,当然,朱雁鸿还得到了那101万元的精神损害赔偿金。

就这样,这对相恋8年又共同生活了13年的夫妻劳燕分飞了。

突然的感情变故摧毁了朱雁鸿对于幸福家庭的幻想,她甚至萌发过要起诉丈夫重婚罪的念头,但面对忏悔的丈夫和年幼的女儿,朱雁鸿的心又软了下来。在遭受伤害之后,她不自觉地产生了保护自己的想法,但是这种与丈夫签订《婚内财产约定》的做法,却没能留住丈夫出轨的脚步。(新闻来源:民主与法制时报)很显然,这一次,婚内财产协议又没达到本来想要的效果,但毋庸置疑,这是一种很好的形式,这为以后夫妻某一方伤害另一方赔偿罚款带来方便。

上一篇:爱你爱到杀死你 八旬翁钉死久病爱妻后自首
下一篇:满村求娶剩男 农妇以女儿儿媳做诱饵骗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