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岁女孩的死亡日记:夺女大战伤了谁

6月29日,十堰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宣判竹溪县村妇陈桂英杀死养女陈月一案。整个庭审直至宣判无期徒刑,53岁的被告陈桂英的脸上始终不见一丝悔意。庭审后,记者查阅了死者陈月生前的3本日记,发现这场惨剧缘于一场“夺女大战”,而年幼女孩身上承载了太多的恩恩怨怨,其中所反映的问题,发人深思。

13岁女孩累累心伤

事情还得从十几年前说起。那时,竹溪县丰溪镇纸坊沟村村民任正贵,一心想生个儿子,当其妻又一次生下女孩后,夫妻俩把孩子送给了竹溪县丰溪镇的陈桂英夫妇,取名陈月。

因夫妻感情不和,在陈月2岁时,陈桂英带着养女出走四川。2004年,陈桂英回到竹溪嫁给了同县桃园乡的任克明。陈桂英和几任丈夫都未能生育,对陈月视如己出。

这些年,任正贵却越来越放不下已经送人的亲生女儿。他打听到女儿随陈桂英回到了竹溪,便到学校找到陈月,将实情和盘托出。当时,11岁的陈月得知自己被亲生父母遗弃后,很痛苦,写下了日记。

【2008年9月15日日记】你们生我不养我

从一生下来,你们抛弃了我。是他们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当知道我是被抱养的时候,我的内心充满了怨恨。当我看到一个陌生的人,她说她是妈妈时,我充满了疑惑。一个我没有见过的人,怎么能说是我的妈呢?但事实就是如此,我被她这突如其来的到来吓坏了,我不想承认我是被人遗弃的。你们是不负责任的父母,我恨你们,不愿再看到你们。

我发誓,我要努力学习。不管怎么艰难,我要向你们证明,当年被你们遗弃的那个孩子,没有你们的呵护,同样有出息,同样能考上大学。

生父养母争女之战

此后一段时间,任正贵多次给陈月送钱送物,试图修补与孩子之间的感情,希望孩子回家。一边是遗弃自己的亲生父母,一边是辛苦养育自己的养母,该如何抉择,陈月陷入了深深的矛盾中。

【2009年12月1日日记】该做的还都没做

他们又来接我了。同学们在挽留我。我也亲口答应过尤老师和蒋老师,要好好学习,留在这里。为了对老师的承诺,我不能走。

养母对我十多年的教育,我更不会忘记。我应该尽做儿女的责任,让她安度晚年。更重要的是,我内心不会留下遗憾,为了忙碌的养母,我不能走。

太多的事等着我去做,需要我去做,但我还没做。为了那些事情,我必须留下。

亲生父母找到学校的事,尽管陈月没说,陈桂英还是知道了,这给她打击很大,她对陈月的态度有了很大的变化,无端指责和谩骂成了家常便饭。

在亲生父母多次忏悔后,陈月的抵触情绪逐渐消失,她的情感天平不自觉地产生了倾斜。陈桂英慌了,2010年暑假,为了修补与养女的关系,她破天荒地带陈月出去旅游了半个月,花光了仅有的850元钱。回来后,邻居发现陈月的一头长发也剪了,因为钱花完了,只好用头发换了120元钱才回了家。

扭曲情感萌生邪念

2010年8月,任正贵找到陈桂英,要将陈月接回去。陈桂英称,陈月就是她的未来,如果将陈月带走,她将一无所有。若任正贵要将陈月接回去,按每年1万元计价,要给她13万元才行。任正贵没有同意。

此后,陈桂英每天守在学校接陈月。一天,母女一同步行回家,走到柳林乡白河村附近。陈月走累了,在路边的刺槐树旁倒地睡着了。陈桂英看着陈月,为自己鸣不平:我养她到13岁,她父亲却想将她带回去,还不如把她杀了。

陈桂英从刺槐树上折了一根树刺,抓起陈月的右脚使劲刺下去。陈月被剧烈的疼痛痛醒了,她疑惑地望着养母,希望从她眼里看到什么,可陈桂英却低头说,继续赶路回家。陈月的脚痛走不了,陈桂英提议抱着陈月走,单纯的陈月答应了。当陈桂英抱着陈月走到白河口平桥上时,一把将陈月扔到河里。幸运的是,陈月落水处水不深,随后又被冲回到岸边。第二天陈月自己回到了家。

见陈月没有被淹死,陈桂英又激动又后悔。而陈月似乎感觉到继母的仇恨,她开始警惕起来。

【2010年10月6日日记】这次差点要了我的命

(10月)4号,我如实告诉孙阿姨(麦田计划志愿者,孙等一批志愿者曾资助陈月7年学费,编者注)我落水的事情。没想到这次竟然差一点要了我的命。

孙阿姨的批评,让她想不开,于是她又一次对我实施报复。她从学校回来,说下午带我走走。本来目的地是三河,她却将我带上向顶。我不解,她将我引上大森林,她的报复实施了。用绳子勒住我的脖子,并告诉我有两条路可走:一、自己让她勒死;二、自废双眼和她到四川。

两条路我一条都不会走。我也深知自己不能硬来,我得改变战术,来打心理战。我跟着走,一路上说了许多关于珍惜生命的事,用甜言蜜语哄她。真是天助我也,她带错路了,我们又回到了原点。

面对她,我害怕,也可怜她,我不恨她。但如果一直这样,我的生命得不到保障。

女孩终遭养母毒手

2010年10月15日,陈月告诉了任正贵她与养母之间的事。任正贵一气之下,给陈桂英打电话威胁道:要是再对陈月不好的话,随时过来将她接走,若是对她好的话,等这学期学业完了,再接她走。任正贵的话,让陈桂英决定尽快杀死陈月。而陈月似乎感觉到了死亡的临近,10月16日,她写下了短暂人生中的最后一篇日记。

【2010年10月15日日记】不祥的预兆

今天还是放假了,这可怕的时候还是到来了。上个星期的承诺,陪妈去桃源,这对我来说是不祥的预兆。上一次险些送命,这次又要我跟她去桃源,不可能事情有再三再四。我再傻,也不会傻到这种程度,也不会再入虎口。

今天同学来我家,吃了一顿饭,便被我妈轰走了,难道今天又要上演上星期那一幕吗?如果我发生不幸,请速与我爸联系。

2010年10月16日凌晨2时许,辗转反侧的陈桂英隐约听到陈月喊她,说口渴。陈桂英起床穿裤子,发现裤子左侧口袋有一根麻绳。一想到任正贵要将陈月接走,自己将孩子从小养大一点儿好处没有,陈桂英就想将陈月杀死,让双方都一场空。

随后,陈桂英对陈月说想上厕所,让陈月陪她去。在柳林乡老车站的女厕所内,方便完的陈桂英乘陈月不备,掏出麻绳勒住了陈月的脖子,将孩子拉倒在地。可怜的陈月还未来得及呼叫,很快停止了挣扎。丧心病狂的陈桂英担心陈月还没死,将勒紧的麻绳打了一个结,将陈月拖到厕所旁一间杂物间,用杂物进行了掩盖。

17日上午,当陈桂英逃到重庆市巫山县当阳乡附近时,被十堰警方抓获归案。

■ 庭外声音

陈桂英的弟弟:陈桂英10岁时,其母改嫁。从小到大,她几乎无人照顾。她至少有过两次以上的婚姻,从未通知过家人。每次婚姻都不长,离婚除了性格原因外,更重要的是,她没有生育能力。在农村,女人不能生孩子,是很大的问题。

陈桂英的邻居:多次受到陈桂英虐待后,陈月曾向当地派出所报过案。

陈月的班主任:陈月很争气,在学校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颇受老师喜爱。

陈月的同学:在学校里,陈月是一个优秀的学生。她总是表现得很快乐,她在家里的遭遇,从来不对我们说。

■ 编后

不该发生的悲剧

一个13岁的孩子在日记里,如此冷静地面对自己遭遇的一次又一次伤害,甚至准确地预言了自己的被害。编完此稿,心绪难平。

这是一个多么聪明的孩子!她有理想,希望让曾抛弃自己的父母看到,她不靠他们,也能考上大学。她的优秀,有很多人可以证明。她的死,令人扼腕叹息。

如果,她的生父母能与养母好好协商孩子的归宿,兴许结果不是这样;如果,在孩子向派出所报案后,在向生父倾诉不幸遭遇后,有人及时采取措施,将会是另一种结果。

但这些“如果”没有出现,这孩子走了,在如花的年华里。

上一篇:惨!15岁保姆被虐待狂雇主疯狂殴打5年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