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大妈纠缠不休 另类忘年恋闹剧一场

小赵和小唐,都出生于1985年。他们一个是合肥人,一个是南京人,素不相识。巧的是,他们在已有同龄恋爱对象的情况下,竟然又都和可以当自己长辈的异性在一起了……

小赵的故事:和大妈网恋

女友愤然离去

4月16日晚10时许,合肥市黄山路一网吧里,“啪”,只见一名年近60岁的大妈冲到一名小伙子身前,给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小伙火冒三丈,一把推开她,还踢上几脚,众人见状,拉架的拉架,报警的报警。

稻香村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时,小伙子已逃离现场,大妈受轻微伤。5月27日,民警将小伙擒获。令民警诧异的是,小伙宁愿被拘留也不愿接受调解,而大妈却口口声声地要和小伙重归于好。“我从警十余年了,也没遇到过这样的事”,办案民警说道。

两个人的“故事”还得从几年前说起。1985年出生的小赵2004年考入北京一所大学。2007年,在一次网聊中,小赵认识了于芬。小赵在说到这段经历时十分感慨:“她在网上特别会说,把我侃晕了,把她想象的特别美,和她见面后我失望至极,发现她已经55岁了。 ”

既然接受不了,为何还走到一起?小赵沉默很久后回答:“其实我也说不清楚,就和她交往了。”双方认识后,感情迅速升温,于芬经常给小赵买衣服,小赵也经常陪她聊天。最终,两人没能守住最后的防线。纸是包不住火的,跟小赵处了6年的女朋友知道此事后,愤然离去。

大妈大闹单位

2008 年7月,小赵毕业,回到家乡合肥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结识现在的女朋友。“我以为回到合肥,时间一长,和她慢慢会失去联系,我也可以重新开始生活”,然而小赵失算了。于芬不久后也跟到合肥,要和小赵结婚。小赵自然不愿意,以种种理由敷衍着她。此后两年多的时间里,小赵和于芬断断续续交往,一会儿她来合肥,一会他去北京。其间,于芬多次提到结婚,都被小赵推脱。

一次,于芬得知小赵在合肥有女友时,她十分恼怒,不停地责骂小赵,要求小赵只许和她好。“我觉得于芬简直不可理喻,便断绝和她来往”。陷入疯狂的于芬竟然找到小赵的单位,当着小赵同事的面大嚷:“我和小赵已处了几年的朋友,现在他又背着我交往其他女孩子,他思想品质败坏!”

于芬这么一闹,小赵在单位再也呆不下去了。“其实这份工作真的很好,收入也很不错,但我实在是没脸继续干了,只能主动辞职。”小赵对办案民警大倒苦水。

辞职后,小赵下定决心要和于芬分手,断绝与于芬的一切联系。可于芬却对小赵死心塌地,4月16日晚,当得知小赵在网吧上网时,于芬又赶到网吧苦苦纠缠,惹出开头这场闹剧。现在,小赵十分后悔,自己怎么就惹了这场情债呢?

小唐的故事:嫁同学舅舅

红娘陷入情网

小唐,南京人,1985年出生。她高中毕业就踏入社会,先后干过促销员、超市理货员等工作。工作又苦又累,还挣不到什么钱。看着身边的同学过得好的,月入几千,背着名牌包,小唐很是羡慕,越发对自己的生活不满。

在一次同学聚会时,小唐认识了同学的舅舅秦某。秦某50多岁,在西藏生活了22年,一直做虫草藏药的生意。他皮肤很黑,但人很健硕,又很健谈。他喜欢户外运动,总是跟人说自己的各种探险经历。

秦某的财富也不容小觑,在国内几个城市都有房产,近年来他定居南京,同样置办了房和车,生活无忧。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秦某的爱人患重病去世,而他们的儿子早年到国外留学定居,秦某孤身一人在国内。热心的人就开始张罗着给钻石王老五秦某介绍对象。

可秦某每年有七八个月的时间去西藏,而且都是去不毛之地驴行,而跟他同龄的女人都想过安稳日子,接受不了这种生活,所以朋友给他介绍的几个对象都没谈成。

小唐倒是对秦某的生活充满了向往,从热心地帮他介绍对象,渐渐发展到两人之间有了情愫。

款爷慷慨解囊

其实,小唐已经有个谈了两年的男朋友,男友小汪是她的高中同学,现在大学刚毕业,一切都还在起步阶段。小唐和小汪两家父母都见过面,也都同意两个人的交往。

小汪发现女友和秦某异乎寻常的密切联系后,要求小唐避嫌。小唐却依然故我,时常和秦某相聚。就这样,小唐和小汪之间不可避免地出现了裂痕。

终于,双方大吵一架,小唐提出分手。她说,小汪不能在物质上满足她,不能给她想要的,长痛不如短痛,还是分手好。小汪心痛,小唐的父母也是极力反对,可小唐已经铁了心要跟秦某在一起。

因为秦某曾许诺她,只要小唐愿意嫁,他的房、车、钱,一切都给小唐。小唐说,她出身于普通家庭,要是有了秦某给她的一切,她至少可以少奋斗20年。可要是跟着小汪,她可能一辈子都要在辛苦中度过。

小汪见无法挽回,又伤心又恼怒。为了出口恶气,他提出:这两年花在小唐身上的钱少说也有6000元,要是分手,小唐要给予补偿。秦某听说后慷慨地说:“才6000元啊,我送你6万!这事儿就算结了。”

小汪当然不愿意接受这一笔令他没有尊严的钱。

家人难以相劝

近日,小唐找到南京新街口商圈联合调委会,她想来咨询公证的事。第一件要公证的事是,秦某愿意将自己名下的财产都给小唐。第二件是,一次性补偿6万给小汪,两人就此分手,再无瓜葛。

调解律师告诉小唐,这样的公证没有意义。要是秦某愿意将名下财产赠与小唐,根本不需要办公证,直接去办相关手续就行。何况秦某名下的财产还涉及他儿子的一份,弄得不好就会有纠纷。

小唐的家人随后赶到了新街口商圈联合调委会,他们力劝小唐放弃秦某,毕竟这样的关系来得太快,也太不寻常,长辈们担心到底可靠不可靠。可小唐的态度很干脆,宁愿去赌一把,也要过上她希望的幸福生活。(文中人物为化名)(据中新社、《金陵晚报》报道)

编后:两个80后,不约而同选择“忘年恋”,在他们的人生横切面上留下了类似的印记。不过,前者小赵为这事已经焦头烂额,正处于为错误情感的“埋单期”;而后者小唐,一切都还刚刚展开,前路究竟如何尚不得而知。只是,如此赤裸裸地追求“少奋斗20年”,她的内心深处,真的会感到幸福吗?

上一篇:8年死亡两次:为房产儿子把母亲公证死
下一篇:美女硕士不堪噩梦:三年被逼脱衣网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