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无良 与娇妻失之交臂

  倾诉人:子栋 性别:男 年龄:44岁 职业:业务员 时间:3月15日 地点:环球雅思(金地店VIP会所) 记录整理:灯火阑珊

远远地,看到子栋大步朝我走来。 

子栋个头不高,有些瘦弱,彬彬有礼,满是憔悴的脸上写着痛与忧。

窗上的雨点声更大了,是怎样的心情使得他一刻不能等的冒雨而来?随着他的叙述,我慢慢地走近了他跌宕的人生轨迹。

不到10年,

我成了有房一族

我出生在徐州所属的县区。几辈人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我却不甘心再踏着祖辈们走过的田埂,重复着他们的老路。中学毕业,只有15岁的我,来到徐州开始打拼。

那是1983年,我初来徐州,在一家餐饮店做小工。那份苦、那种超出我体力的劳动强度,常常令我苦不堪言。但是我知道必须咬牙坚持,才能走进我想过的城里人的生活,所以我牢记自己的目标。有了美好生活的召唤,眼前的困难也不算什么了。平日里,我除了认真做好自己的工作外,还留心着经营过程中的每个环节。

在我看来,幸运不仅是机会,还是你是否有抓住机会的那双手。不几年,我便等到了命运中的机会。我接手了一家小店,也用光了自己及我家人的积蓄,才使得我的夙愿得以实现。

仅仅几个春夏秋冬,我的餐饮事业做得风生水起,还结交了一帮这个城市的朋友。凯南是我这帮朋友之一,我常常去他家坐坐,一来二去与其家人也逐渐熟络。凯南的母亲是位很善良又性情的老人,知道我是农村的苦孩子,不免对我多了一份关心。在接触中,她老人家对我又有了比较深入的了解,对我的人品、能力有了肯定的认识。那时候她感觉我是个可靠的人,便要将宝贝女儿秀秀介绍给我。

秀秀与我同岁,她可是土生土长的城里人,且有着一份稳定的工作。她能相中我这个土里刨食的穷小子?我心中不免忐忑了几日。意外的是秀秀竟然对我一见钟情,她那温暖的眼神和羞涩的笑容让我一生难忘。

如花似玉的城市姑娘将嫁给我,我这是哪辈子修来的福哟。从此,我的干劲更大了,我要对得起秀秀、对得起无比信任我的丈母娘。经过一段时间的了解,1989年,在众亲友的祝福声中,我和秀秀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秀秀贤惠又能干,全力支持我的工作,她上班之余包揽了全部的家务。我们的一对儿女先后来到了我们的身边,她的辛苦不言而喻,可是秀秀却无怨无悔地抚育着孩子照顾着家庭。

俗话说,家和万事兴。有秀秀的支持,我更加全力以赴地投入到我的事业中去,我的餐饮事业做得如日中天。1990年,我已经在这个城市买了房子,一家人过上了较为优越又幸福的生活。当生活规划都一一得以实现,我将资本转入了建筑行业。之后一切又是意料之外的好,手里的钱袋子更加鼓了起来。

事业高峰,我却跌入生命的低谷

都说“男人有钱就变坏”,这话正是指我这样的人,我是这类人中的典型。当我的事业渐渐地走上了良性循环的高峰,钱赚的盆满钵满,我开始飘飘然。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认识了小我9岁的阿米。

阿米年轻、温柔、漂亮,并且是单身。阿米和我一起吃饭时看我的眼神都充满了欢喜和崇拜,我的虚荣心得到满足。而秀秀,整天对我拉个脸,还唠唠叨叨个没完没了,是个彻头彻尾的“管家婆”。

和阿米在一起简直是换了一个天地。没多久我便陷入情网,爱得昏天黑地。我的生命仿佛开始起跑,我和阿米须臾不可分开。这时我将家庭抛得远远的,什么责任、结发妻、儿女、父母统统抛到九霄云外去了。让秀秀的唠叨见鬼去吧,我终于可以冲破“樊篱”逍遥自在了。 与阿米认识几个月,我便在父母、儿女的极力反对声中,和着秀秀长流的泪水与之离了婚。不久与阿米同居,日子过得挺好,只要我给阿米花钱,她便会露出惊喜的笑容。我不懂,这种笑容有多么的虚幻,没有真心,它是建立在金钱的基础之上的,那时的我却很贪恋。

认识阿米大约有一年的时间,我为她购了车、买了房,差不多用了近百万,我没那么多的钱,就挖空心思地到处“筹”。终于动用了不该动用的钱,锒铛入狱也是在所难免,获刑十余年。

法庭宣判的时候,秀秀坐在旁听席上,我再一次看到她泪水涟涟。那一刻,我有了悔意,深感对不起她,也对不起老老少少一家人。带着冰凉的手铐,面对漫长的刑期,我哭了。临行前,我对家人说一定好好改造,力争减刑,争取重新做人。

我说到做到,在服刑期间,我静下心来接受改造。我的表现得到狱警和政府的肯定,我的刑期一减再减,于几个月前提前出狱。

几年的时间,我的眼前又换了一个天地。我的一对儿女都已长大成人,儿子考上了军官学院,如花似玉的女儿也成了一名公职人员。在某种程度上,我是为阿米坐了大牢,我以为她会等我出来和我结婚。然而她不但没有等我,还早已嫁为他人妇。

我脚下的路在何方?哪里是我的栖身之地?我迷惘,我悔不该当初。这个时候,依然单身的秀秀接受了我,她和已经长大了的儿女,把我接回了家。一双儿女对我尊敬又孝顺,这让我更加羞愧难当。秀秀在生活上仍然照顾着我,吃穿用上从不缺。而我是一个闲不住的人,很快在朋友的公司谋到了一份业务员的工作。

不久,我收到了一条短信,打开一看竟是刚刚出去接电话的阿茹发来的:我打算帮你走出昨天,是下了决心的。本想用我的善良仁爱打动你,使你从此过上新的生活,让父母孩子安静地生活。从我与你约定之日起,我没有懈怠,也没有食言。而你却违背诺言,仍然继续你的骗人游戏,所以约定就此解除,没有下不为例。

隐瞒真相与天使结识

原本打算重新起跑,弥补对秀秀对一家老小的亏欠。再大的苦和累我都不怕,都会将之踩在脚下。但谁知秀秀开始爱唠叨,一不高兴了就数落我,说我有钱了就在外面养女人。服刑期间,她一个人既要挣钱又要带孩子,自己多么多么的不容易……开始我怀着愧疚的心理,对她的唠叨忍受着,可是有谁能够一直忍受着无尽的唠叨呢?反正我是不能,没多久我就受不了了。

开始,我是为了躲开秀秀烦人的唠叨,对她说公司太远,往返太浪费时间,就搬到公司住,每周休息日回家。

也许我是一个耐不住寂寞的人吧,白天业务忙起来还好,一个人独处时,我常常会想入非非,于是,我不顾秀秀对我的好,又一次背叛了她。拿着离婚证,到一家婚恋机构登记征婚,且隐瞒了我曾经坐牢的历史。

经过那里的工作人员的牵线搭桥,我认识了小我8岁的阿茹,她是南方一名牌大学的毕业生,供职于一机关单位,有过一段不幸的婚史,自己带着一个上小学的女儿。第一次见面,阿茹让我眼前一亮,高雅的气质、白皙的皮肤、天使般的模样。但是,我只有片刻的欣喜,心就开始往下沉。自己的条件与她有天壤之别,她怎么可能看上我,我心里不免埋怨那里的工作人员乱点鸳鸯谱。

匆匆见了一面,我就沮丧地回公司了。可是出乎意料的是,婚介所的工作人员打电话告诉我,阿茹愿意与我交往!听到这消息,我既高兴又惶惶然,我这不是骗到的芳心吗?

我怀着忐忑的心情走近了她,交往不久我们便双双坠入爱河。阿茹看我公司居住条件差,便让我住进了她的家。平日里,阿茹工作紧张,还有孩子要照顾,但是无论她多么繁忙,对我的生活一点不懈怠,说我太瘦,计划着怎样给我增加营养。阿茹越是对我好,我越是不自在,我很怕事情败露。真相败露以后

唉,真是怕什么,偏偏来什么。而让我这么快就败露的不是别人,而是最疼爱我的爹娘。他们首先是想让我回到秀秀身边,觉得我回去了,那里才是一个完整的家。而且我出狱后,秀秀是接受我的。再一点,他们感觉我配不上优秀的阿茹。于是,上个月月底的一天晚上,我妈给阿茹打了电话,原原本本地将我的情况告诉了她。这一切如惊雷响起一般,令她震惊得无以复加,阿茹几乎哭了一夜。

我以为她会就此将我扫地出门,可是没有想到,第二天一早她对我一如往常。吃过早饭,她认认真真地对我说:“子栋,我和你虽然认识时间不长,却有与你相识了一生一世的感觉。昨天你妈说的一切,我的确意外,更是震惊,但那只能说明你的过去。现在谁都可以抛弃你,我却不能,我觉得自己有能力把你变成一个好人(说这话时,她似乎信心满满)。我如果把你推出去,你有可能会再走到老路上去。我和你在一起,就是要让你焕然一新。我会对你的生活做出规划,咱们脚踏实地地走,如果你愿意,就按我说的做。不过,你不能再对我撒谎,一次也不行,不论大小事。如若不然,就绝对没有机会了。我说到做到。”我一下愣住了,感动得泪水涟涟。我当即对她保证,一切按她的规划做,更不撒谎。

之后,阿茹给我从里到外买了好多衣服,饮食也尽量给我搭配好。不仅如此,还把她银行工资卡的副卡交给了我,让我自己支配使用,又抽空陪我去医院做了全面体检,她还提出用她的公积金买房子。

我是男人,用女人的钱,心里不舒服,还是想自己做生意。而阿茹的规划之一是让我近期只给公司打工,不做别的,我答应了。只过了两天,有朋友告诉我闹市区有一间要转让的门面,我按捺不住就想去看看。我知道阿茹有个重要会议,估计她没有时间出来。于是,我跑出公司。刚刚到了市里,阿茹的电话打过来了,问我在什么地方,我说在公司里,我想她也就是随便问问,哪里知道,她跑到公司去找我扑了个空。

阿茹却不动声色,晚上按早上约好的,我下班后去她单位找她,然后一起到外面吃饭。饭还没有吃完,她的电话响了,阿茹站起身出去接电话。不久,我收到了一条短信,打开一看竟是刚刚出去接电话的阿茹发来的:“我打算帮你走出昨天,是下了决心的。本想用我的善良仁爱打动你,使你从此过上新的生活,让父母孩子安静地生活。从我与你约定之日起,我没有懈怠,也没有食言。而你却违背诺言,仍然继续你的骗人游戏,所以约定就此解除,没有下不为例。”

之后,阿茹又用短信告诉我,将我所有的衣物放在了一个我方便取的地方。我立刻赶了过去,希望见到她,可惜她已经离开。我悻悻地拿回来自己的行李,里面除了我的衣物和生活用品外,还有几百元零用钱。

之后这许多天里,我无数次地给阿茹打电话、发短信,可她都不理。我费尽周折找到她,她也是绝决相对。我知道自己从此失去了她,这是罪有应得。

我今天把自己的事情说出来,就是想告诉世人,做人一定要诚实守信、有责任心,要珍惜自己的拥有。不然也会如我一样,与幸福失之交臂,人不人鬼不鬼的,无处栖身。我谁都对不起,这沉重的十字架是我给自己背负上的。(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通过子栋的叙述,我们感受到历经了生活坎坷的两个女人阿茹和阿秀,无论遇到什么这两个女人始终保持着一颗善良和积极的生活态度。或许阿秀的唠叨并没有恶意,毕竟她经历过无夫独自养子的过程。而阿茹原本与子栋也是有距离的,而阿茹的包容与爱却没能使子栋改变。当一个人把不良的行为,变成了习惯时,一切就比较棘手。

倘若阿茹再次原谅子栋,他难道就不会故伎重演了吗?但事情常常没有假如,或许阿菇是出于这方面考虑,才选择离开子栋。珍惜当下的生活,的确,子栋需要好好从心底并从行为上反思自己。

上一篇:他越错越嚣张我越过越委屈(图) 天津网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