瘫痪妻“捉奸” 清白丈夫为名誉要离婚

一年前,郭燕妮突然患上了动脉炎,双腿瘫痪,丈夫何全悉心照料了近一年后突然提出了离婚。

最困难的时刻都挺了过来,如今,相濡以沫18年的夫妻却要离婚了,是什么原因?这里牵扯到一场莫须有的捉奸事件。

突生怪病不能站立

2006年6月16日,对于40岁不到的郭燕妮来说是一个未知灾难的开始,那天正在上班的她只感觉双腿发软,起身站立的时候十分费力。回想起那种感觉,郭燕妮用“走路就像踩在棉花上”来形容。当天下午,她就去大厂医院做了检查,拍片后没查出什么病因。因为郭燕妮的工作需要长时间站立,她猜想自己的腿不疼不痒,就是没力气,是不是自己站久了累的,于是请了两天假,想在家休息好了再上班。

6月18日晚上,在家休息了两天的郭燕妮发现自己的双腿并没有好转的迹象,依旧软弱无力。恰巧当晚自己10多岁的儿子眼睫毛倒毛,直喊眼睛疼,不住地流眼泪。她就和丈夫何全一起带儿子去南化医院检查,想顺便查一下自己的腿。

儿子的眼睛刚看好,何全去拿药时,郭燕妮突然双腿一软瘫坐在地上站不起身。儿子吓得连忙去叫父亲,周围的人帮忙把她扶了起来,不久后她便昏迷不醒。在南化医院住了5天后,何全决定将妻子转到大医院治疗。南京军区南京总院的血造影结果显示,郭燕妮患上的是动脉炎。

“医生说这种病比较少见,目前没有好的治疗药物,要靠自己慢慢恢复。”郭燕妮说在住院11天后她就被接回家休养了。

丈夫不离不弃让她感动

没有收入,生活也不能完全自理,出院后的郭燕妮只能完全依赖何全生活。

毕竟有着17年的感情基础,何全对妻子的照顾也是真心的。因为家住在5楼,他怕郭燕妮上下不方便,就跑了当地居委会、民政局,给他们在附近安排了套低楼层的房子租住;为了让妻子早日康复,他去康复医院请了名专业人员回家照顾郭燕妮;为了郭燕妮能有份稳定收入,在她40岁生日的第二天,何全就跑去相关部门帮她办病退手续……

这一切,妻子郭燕妮看在眼里,也感激在心里,但她还是感觉到丈夫对她并没有以前那样热情。

“生病后我们便分床而睡,丈夫和我说的话也不像以前那么多了,后来吃饭也不在一个桌上。”郭燕妮说到这儿,声音有些哽咽。“我一直在想,现在自己残疾了,又没工作,生活全得靠他,挺自卑的。所以只要他能维持这个家,就算在外面找女人只要不带回家我都接受。”

虽然事情没有苗头,可郭燕妮早已在心中给自己设定了这个底线。然而就在5月初的一天晚上,她认为自己的底线被冲破了,她的情绪彻底失去了控制。

丈夫带女人回家了?

5月5日晚上9点多,儿子回到家对母亲郭燕妮说晚上和爸爸、姑姑去吃饭,干妈也去了,走的时候爸爸和干妈一起回他们原来的房子。

本身的自卑加上女人极度的敏感让郭燕妮觉得大事不妙,叫上妹妹就往原来的家奔,妹妹又通知了父母和弟弟,众人赶往同一地点。敲开门后,郭燕妮没有找到“干妈”的身影,但她觉得人一定是藏起来了。情绪激动的双方争执不下,引起了周围群众的围观,深夜12点110出动后才平息了这场风波。

儿子口中的“干妈”究竟是谁,为什么会引起郭燕妮如此激动的反应?郭燕妮说:“这个女人是我丈夫原来的同学,我以前也认识,当时在我看病时她也出面帮了不少忙。后来丈夫家里有什么人生病她都去看望,两人关系挺近的。”

5月5日晚何全是不是带这个“干妈”回家了呢?

在采访中,何全倒出了他的苦水:“当晚,是我妹妹一家请我同学吃饭,因为他们儿子前不久开刀我同学去看望过。那天我喝多了点,结束的时候妹妹把我同学送走,我一个人骑摩托车回到原住处。过一会儿,妹妹因为不放心我喝酒骑车就过来看看,哪知道这个时候郭燕妮一家就冲过来了,不问情况就追着我和我妹妹两个人打,从五楼追到一楼。”

名声被毁丈夫要离婚

身为老师的何全觉得老婆的猜忌让他丢尽了面子,“宿舍楼里多少同事看到我被打,不知道内情的人一定以为我抛弃瘫痪老婆,带情人回家,这让我如何去面对同事面对学生。”那天后,何全再也没有回到租的房子里住,他提出离婚。

前天,当地居委会对他们夫妻进行了调解。居委会张主任告诉记者,郭燕妮并没有承认打了何全和他妹妹,她也知道自己当天情绪有些激动,现在她盼望着丈夫回家住,每天帮她烧顿饭就行。

“现在都是儿子给我烧饭,他毕竟是十几岁的孩子。我希望何全给我3年时间,如果我能恢复到80%,完全可以照顾自己,他想离就离吧!”郭燕妮说出了她唯一的愿望。

而何全铁定了心要离这个婚,他对记者说:“她这一闹对我名声造成了极大的损害,我妹妹无辜被打,我同学也被连累,现在我已经准备递交诉状给六合法院。”何全同时说他只要求离婚,房产3个人平分,郭燕妮拥有永久居住权。“家里所有的东西归她,外债和贷款我来还,孩子的抚养费用我一个人出。她今后生活有困难我依旧会帮她,并且我负责交2万多元把她的病退办下来,这样她每月也有700多元固定收入。”

面对丈夫的坚决,郭燕妮有些无助,她打进法援热线询问如果真到法院,法院会支持丈夫的离婚请求吗?南京金路律师事务所的徐军律师分析说,法院判不判离婚的依据是看夫妻感情是否完全破裂,这个案例中郭燕妮的猜忌从另一方面可以看出她对丈夫的在乎,但是行为有些过激。作为夫妻,双方有扶助义务,郭燕妮是病人,何全应该对她倾注更多的关心。(文中当事人为化名)

上一篇:铁棍重击麻袋活埋 命大村妇爬百米生还
下一篇: